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想了旧仇
    试想,水灵珠可是天地灵珠,谁得了不自己留着,会脑残到拿来换灵石?修真界可是看实力的,修为涨上去了,想得到灵石还不容易?

    再说,一千年里都不见得出现一个天地灵珠,还指定水灵珠?

    布悬赏的人不是钱多闲的了是什么?

    腾二不服气,“老大,你的御雷魔杖怎么没上黑色悬赏令?哼哼,水灵珠哪有老大的御雷魔杖厉害。┡』ΩΔ』『Δ学迷ww%w.ㄟ.”

    林千蓝没管腾二奇特的脑回路,在悬赏区没多停留,穿过搁架,拐过一个通道,进了后面的其中一个房间。

    接待她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女修,面容和善,“仙子是想做悬赏,还是布召集令?”

    “都不是。”林千蓝拿出一面黑色的玉牌来,放在桌子上,“我是想打听些消息。”

    大多数普通修士不知道,悬赏阁也做贩卖消息的生意,只是他们只卖消息给拥有悬赏阁贵宾令牌的修士。

    与七宝阁的贵宾令牌一样,悬赏阁的贵宾玉牌也是从素镯内找到的。

    女修灵识一扫,便知是真的,面容更多了三分笑意,“可以。不知仙子可知道了悬赏阁的规矩?”

    “知道。”林千蓝拿出一个储物袋给女修。在问消息之前,需先付一万灵石。

    女修用灵识清点无误,问道,“仙子想问的是什么消息?”

    “我想查找一个叫董敬之的人的下落,他有个儿子叫董天骐,是冰灵根。”是时候该了结这宗仇怨了。

    女修慢慢皱起了眉,“仙子想要的消息,看似简单,却是最难的。”

    修真界太大,林千蓝每次出宗,都少不了顺便打听一下,可没得到一点有用的。“我知道,费用不成问题。”

    “仙子是否还能多提供些线索?”

    林千蓝想了想,“董敬之的修为应在金丹之上,董天骐的年纪跟我相仿。”她被送回琉瑛界时,似乎有一瞬清醒了下,记得有个模糊不清的画面,画面中有董敬之的长靴,下方却不是实地。

    能不借助任何法宝御空飞行的,只有金丹以上的修为。

    女修记录了下来,并另付了五万下品灵石,只需回去等悬赏阁的消息了。

    出了房间的门,却是撞见了两个认识的人。

    南宫泠上下打量了她几眼,“林芸妹子是什么时候回来的?都还好吧?”

    “还好。我没在里面呆多久。”

    “林芸妹子是来接悬赏,还是布悬赏的?若是布召集令的话,我跟星澜最近正好无事,林芸妹的召集令一定要接。”

    林千蓝不方便说,只对两人笑笑,说了句“那我可付不起二位的费用”便转移了话题,“二位是来?”

    “布悬赏。”司星澜道,“悬赏一份鬼石塔。”

    一份是指鬼石塔的一层。

    事情真是巧了,她正好得了个鬼石塔,林千蓝问道,“你们进洧渊鬼洞就是去去寻找鬼石塔的?”

    鬼石塔对她来说,暂时用不着,可她与两人的交情并不深,便犹豫着要不要让出一份去。

    “是。”南宫泠失望道,“可惜我们寻找了四天都没找到,所以来悬赏,若是悬赏不到,等过几天,我们还会去洧渊鬼洞内寻找。”

    林千蓝犹豫片刻便拿定了主意,扫了眼四周,对两人说道,“南宫兄,司兄,能否先到酒楼一叙?”

    二人脑子转的都快,司星澜当即接道,“我也正好有事要询问林芸。”

    三人心照不宣离开了悬赏阁,进了附近酒楼的二层雅间。

    布下禁制,林千蓝拿出了鬼石塔。

    司星澜抑制不住喜悦之色,拿出一件中品灵器及一粒结金丹,任林千蓝挑选,来换取一份。

    价给的比店铺略高,可鬼石塔属有价无市的,所以价位的高低,并不恒定。

    因进洧渊鬼洞时,司星澜和南宫泠送给她的传讯玉符和阳火符的事,林千蓝本打算白送两人一份,见司星澜拿出了报酬,转了念头。

    她取走了那件梭子状的灵器,从鬼石塔上取下两层,另放在一个乌木盒时,推到司星澜面前,“司兄是有急用吧,还是两份保险点。”

    司星澜起身郑重道了谢,小心地收起了盛放鬼石塔的乌木盒,对林千蓝说道,“实不相瞒,是我家有位长辈受了伤,需炼制一枚固魂丹,寻了多年,其他的主药都已找到,只有鬼石塔一直没有下落。”

    “哈哈,能遇到林芸妹子,真是我跟星澜的运气。”南宫泠大笑道,“来来来,林芸妹子,正好尝尝我酿的灵酒,今天我们不醉不休!”

    桌上多了一个酒坛。

    林千蓝一看,自己的酒坛都不太好意思拿出来了。她的酒坛都是在摊子上买的大路货,以前只想着好用就行,没考虑好看的问题,可没对比就没伤害。

    南宫泠的酒坛,一看炼制用料就不凡,处处透着精致。跟南宫泠的一比,人家是官窑御用品,而她的就是民窑日用品。

    南宫泠不知道啊,还说道,“林芸妹子,你酿的灵酒也拿出来品品。”

    那就拿吧,坛子难看,酒是好的。

    南宫泠一见,说道,“林芸妹子的灵酒坛,还真是质朴。”

    林千蓝一向不是个讲究细节的,就见到南宫泠的酒坛时,对自家酒坛不好意思了一会,拿出来后,不觉着有什么了。

    南宫泠刚要揭开酒坛的封印,却是停下了,对林千蓝说道,“有件事,需跟林芸妹子说清楚,若是林芸妹子不喜,可转身离去,若是林芸妹子不介意,便再留下。”

    “南宫兄请说。”

    南宫泠身上的气息一变,“我与星澜都来自于恶煞海以南的苍穹海,是道修口中所说的魔修。”

    林千蓝闻言用灵识探去,只见南宫泠的周身环绕着淡金色的光晕,又看往司星澜,他的也是。

    这便是顺天修行者被主流的逆天修行者称为魔修的主要依据。

    恶煞海以南是无边无际的海域,被称为苍穹海,苍穹海上有着众多的岛屿,大小不一,最大的堪比一个大6。

    苍穹海与大6之间有常人难渡的恶煞海相隔,岛屿上修士的修行自成体系,是为顺天修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