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两个小幽
    修行体系不同,功法不同。ΩΔww w.*.

    在周身有光芒环绕,便是顺天修行功法的附带特征。

    黑色为练气期,随修为增长,渐渐从浓黑转为浅灰,等筑基后,化成红色,而金色为金丹期,元婴则为紫色,化神是为白色。

    也因此,被自称道修的逆天修行者诟病,特别是练气期的黑色,被认为与妖魔无异,所以称他们为魔修。

    南宫泠和司星澜之前是用秘法收敛了周身的光晕,现在撤去秘法,灵识一扫,便可知两人是魔修。

    虽说大多数道修对魔修并没多少恶感,但仍然有一些自恃正道,把魔修视为邪道修士,甚至更有些人视魔修为妖魔。

    林千蓝对两人轻轻一笑,“在我看来,道修魔修没什么区别,所修功法不同而己。”

    南宫泠爽快地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林芸妹子,来来,这回可真要一醉方休了!”说着打开酒坛上的封印。

    ※※※※

    林千蓝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如愿摸到了冥尘身上的毛,拿来当抱枕的想法也实现了,跟她想的一样手感枕感都良好,她终于有了一个跟小九一样温顺听话的灵兽。

    眼在似睁非睁之间,掌心下温顺温暖,还有些软刺刺的痒,她伸开手掌,在软刺刺上来回摩了摩,掌心处被毛刺刺按摩的很舒服。

    过一会,大脑转过圈,她记得她的床上铺的不是兽毯……

    眼皮缓缓打开,看到的是黑色油亮的黑色兽毯,只是这兽毯不大平。

    一个带着一撮黑毛的黑脑袋伸到了她的眼前,“大主人,你怎么才醒。”

    “嗯,是小墨啊。”林千蓝说完了,才彻底醒过来,一下子坐了起来。

    这一醒,她现之前记得的那个梦不是梦,而是真的。

    她是真摸了冥尘了毛了,真把冥尘当抱枕了睡了一夜。

    她一起,冥尘也坐了起来,轻轻抖了抖,身上毛就又变得一丝不乱。

    看看四周,是她租住的小院的房间,想起来之前生了什么事了。

    她与南宫泠、司星澜一起喝灵酒,说好了一醉方休,便都没有用灵力来解酒。

    开始三人还是交浅言浅,后来交谈多了,现三人对许多事情的看法上都非常一致,渐渐越谈越深。

    话一投机,酒也越喝越多。

    有冥尘、腾二他们在,林千蓝不怕醉了。

    与两人告辞,回到自己的小院时,林千蓝还觉着很清醒,等回到自己的房间,一放松下来,醉意便涌上来,然后就真摸了冥尘的毛,把冥尘当抱枕了。

    而冥尘不躲不闪,任由她枕着。

    想到冥尘已经化形,林千蓝略有尴尬,可又好奇冥尘的态度,“冥尘,你不生气?”

    冥尘道,“我为何要生气?”

    是她想多了,林千蓝浮起的那丢丢羞耻感飞走,再一想,冥尘现在是黑豹状态,就只是自家灵兽而已,“我是说,把你当枕头你不会生气?”

    “不会,你我已达成协议,在这期间,便是共生的伙伴,你所做都在伙伴关系之内。”

    不生气?林千蓝忍不住伸手又摸了摸冥尘,冥尘看着她,没有动。

    林千蓝忍不住又问了一次,“为什么?”

    冥尘却是低声笑了,“因为你心思纯正,不带着任何别意。”

    林千蓝从冥尘的笑声里听出些别意,冥尘开始从心里接受她当他的契约伙伴了。

    知道这么容易,她早就上手了,又使点劲在冥尘的背上揉了揉毛,手感真的好。

    可能是感知到她带了点恶作剧的心思,林千蓝揉第三把时,手一空,冥尘躲开了,回瞪了她一眼,意思是不要太过分。

    林千蓝悻悻地收回手,凡事适可而止。

    不过这也让她现,原来冥尘还是有其他表情的。

    另一边,腾二与小墨暗中相互瞪完眼,卷了个传讯符过来,“老大,这是一早收到的。”

    打开来,是南宫泠和司星澜传来的,大意是说他们来乌柳城就是来找鬼石塔的,现在得到了,需到他处取另一样灵药,然后会立即赶回苍穹海,后会有期。

    此事两人跟她说过,除了鬼石塔以外,其他三种炼制固魂丹所需主药已到手两种,另一种也已有眉目。

    “大主人,那个长得好看的人身上有个小幽。”小墨飞到了林千蓝肩上。

    长得好看的是指司星澜,他穿着一身黑色法衣,有个小幽的话,林千蓝没明白,“小墨,什么叫有个小幽?”

    “切!话都说不明白。老大,是姓司的身上有幽冥阴火的气息。”

    “腾二,你什么时候现的?”她都没现,是小墨现的可能性不大。

    “啾!叽!吱吱!”小墨一着急,都忘了传音,冲着林千蓝叫了起来。

    林千蓝没听懂小墨的话,腾二可是听懂了,不服气地反驳小墨,“那是我不在外面,没注意。要是我在外面,一定能现。”

    算了,还是问个明白人吧,林千蓝问冥尘,“司星澜身上的是幽冥阴火?”阴火类的异火不只有幽冥阴火一种。

    冥尘答道,“是,跟你身上的阴火气息同根同源。”

    “你什么时候现的?”

    “我们离开之后,司星澜应是召出过幽冥阴火,露出了气息。”

    昨天是林千蓝先行告辞的,两人相送到楼下,便又回到了雅间内。

    小墨这回记得传音了,“大主人,冥四说是小幽。”小墨认为冥尘比他契约的晚,他排第三,冥尘就排第四,执意叫冥尘为冥四,冥尘不在意,默认了它乱认的排行。

    “嗯,知道了。”

    林千蓝回应着小墨,脑子里生出了一个想法。

    “……司星澜来自恶煞海以南的苍穹海,身上有幽冥阴火……慢着……”幽冥阴火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

    听晏誉说,小虚境的鬼蝠洞生出了两个火种,大的那个被他的主人,也就是她的娘亲林洛冰契约了,小的这个被晏誉补偿给了她。

    而娘亲留给她诸多东西,却没有提到幽冥阴火,说明幽冥阴火早就不再娘亲的手里了,难道是送给了她没谋面的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