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明抢
    腾二修为涨了,可因为没有肉身,灵体内能储存的灵力有限,仍然是腾氏三板斧。』Ω』学迷ww w.ㄟ.林千蓝顺毛道,“放心,到关键时刻你再出手。”

    腾二能治瞬移的风障相当有用。

    老大是为它着想啊,腾二开心了。

    一会,冥尘把一个用暗色绳索捆着的灰衣小厮扔在了林千蓝脚下。

    暗色绳索消失,原来是冥尘用灵力变幻出来的。

    灰衣小厮重获自由,看到林千蓝,吓得跌坐在地上,浑身抖,“你,你……是什么人,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仙,仙子饶,饶命!”

    林千蓝笑吟吟地看着他,“啧啧,沈丛,你这演技,去凡间唱戏绝对够了。”

    林千蓝的声音没有变换,易容成灰衣小厮的沈丛听出来了,立马身子也不抖了,声音也不颤了,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不存在的土,冲着林千蓝叫委屈,“林师姐,不带这样的,我混进董家容易吗我?”

    “你混进去几天了?有什么收获说来听听。”

    沈丛顶着张瘦猴脸,对着林千蓝行了个大礼,“谢林师姐的大恩,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丛说的大恩是指那粒淬灵丹,他洗灵根成功,淬去了一条资质最差的水灵根,从四灵根变成了三灵根。

    行完礼,觉着顶着别人的脸行礼不够有诚意,往脸上一抹,除掉了易容面具,恢复了本尊的样子,再次朝林千蓝行了个大礼。

    林千蓝摆摆手,“用不着这样。要谢就谢你哥,送你的淬灵丹多半是看在他的份上。”

    言无不尽的沈丛是一个多月前混进董家的灵茶园的,灵茶园对外做出的样子就是管理不严,让他得以趁空混了进去。

    本来一切顺利,可半个多月前,董家的主家突然来人,然后‘无意’中现了灵茶园里的芙苓塑骨木,最后顺理成章地接管了灵茶园,并升级了灵茶园外的禁制。

    灵茶园里除了留下几个日常打理的小厮外,其他的人都被遣了出去,现在灵茶园主事的人是主家派来的人。

    “你说那人叫董彧?”林千蓝面色收冷。

    沈丛对危险的感知一向敏感,从林千蓝身上散出的极为危险的气息来,他收起了嘻笑脸,“是,林师姐,董彧是淆阳董家家主的二弟,金丹初期。”

    终于听到个熟悉的名字,董彧,董天骐的叔父,夺取她的灵根的人中,有他一份。

    “他们打算什么时候取走芙苓塑骨木?”

    “三天后。”

    跟董至所说的日期一致。

    沈丛以一个小厮的身份,打听的这么清楚,要是在平日,林千蓝可能会有兴趣问问他怎么做到的,可她现在埋藏在心底的怒火燃起来了,哪有空再理会沈丛?

    “你回去吧。”

    “别介!”沈丛急得扬眉头,“我跟林师姐的目的一样,不如一起合作,我只要一个分枝就行。原本我也没想着能弄到主枝。”

    “你倒不贪心。”

    沈丛掰着手点算道,“一个分枝就能炼制五粒锻骨丹,我跟我哥一人两粒就够了,剩下的一粒还能换件上好的法宝。”

    明知沈丛是故意引她笑,林千蓝莫名的笑了下,“随你。”

    转身御剑离开。

    冥尘跟了过去。

    留下沈丛站在原地眼珠转了转,换掉了短打的小厮服,也追了过去。

    ※※※※

    “什么!”

    当沈丛知道林师姐不打算暗中偷,而是明着抢芙苓塑骨木时,差点惊坐在地上。

    “为什么啊林师姐?”沈丛听说的林师姐是个比较明智的人,怎么会有这么不明智的打算呢。

    林千蓝冷静地用剑拨了拨前面的烧着正旺的柴火,上面烤架上的肉排正滋溜溜地往外冒油光。

    听到沈丛的问话,她轻吐了两个字,“有仇”。

    沈丛想起那会林师姐听到董彧的名字时的反应,就知道是大仇。

    可报仇的方法多了,明着打上门是最不明智的一种,特别是对方比自己的修为要高出不少的情况下。

    “林师姐,你不考虑考虑用其他方法报仇?”沈丛试着说服林千蓝。

    “不考虑。”林千蓝手一扬,火上那块肉排被一个无形的手翻了个面。

    她在听到董彧的名字后,就打算明抢了。

    她从沈丛的描述中,差不多可以断定,此董彧是她所记得的那个董彧的概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

    在知道自己既是林千蓝也是乔芸后,林千蓝仍然不能把两个身份完全合二为一,占主导的记忆还是林千蓝的。

    但乔芸只有一个记忆对她影响至深,就是那段对所谓的未婚夫的期待,以及见面后的青涩涩的喜欢,到最后悟到被骗的怒恨。

    要是她单单被人捉去夺了灵根,恨意也没那么浓烈,董家人可恶就可恶在,让她从五岁起就生活在一个精心编造的骗局内,并为之付出了近十年的感情,可以说成功被董家洗脑。

    不然也不会明知成亲的仪式太奇奇怪怪,却一点都没起疑,心甘情愿地为了所谓的对生子有益,忍受了常人所不能忍受的强烈的痛楚。

    多年来,这份滔天怒恨都被她埋在心底深处,现在,她有了报仇的可能,这份怒恨便尽数上浮,直冲脑际。

    她满可以让冥尘暗中替她杀了董彧,可这样做的话,却不解恨。

    为了不给以后留下心魔,林千蓝选择了最不明智的明抢的方式。

    什么董家分家主家,谁让他们姓董?不跟他们找点事,她心里不舒服!

    林师姐冷静面容,却让沈丛生出些心悸,他明白林师姐心意已定,不再劝说,他蹲在了林千蓝旁边,向柴堆里扔了块灵木块。

    林千蓝说道,“沈丛,要想不被波及,到时就走远点。”

    “林师姐这可看不起人了,我沈丛哪会是临阵退缩的人。”沈丛状似生气般地站起,然后又蹲了下来,查看了下林千蓝的脸色,问道,“林师姐,你就打算一个人去抢啊?”

    林千蓝手一顿,“你是说……把消息散布出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