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到手
    听到冥尘开口说话,沈丛双眼瞪得更直,心里却是有种合该如此的感觉,就黑豹这能力,不会说话才奇怪。┡』ΩΔ』『Δ学迷ww%w.ㄟ.

    林千蓝收起了剑,问道,“我中的什么毒?”

    “我知道了!”腾二从传送阵旁边卷来一朵淡黄的花,“老大,是玉露盏!”

    玉露盏是一种不起眼的灵花,它的花香味很淡很普通,让人闻见也容易忽略,以为是普通灵草。

    中了玉露盏的毒,会放大人的负面情绪,但毒性不大,一般就像刚才的林千蓝的一样,情绪略有失控。

    但若是中毒的修士原就有心魔的话,便有可能会因此而入魔。

    “那我也中毒了?”沈丛已经不瞪眼了,看着周围的一片片灵草灵花,问道。林千蓝都中毒了,他不认为自己就能逃过。

    “你能比我老大厉害?”腾二丢给他一个那还用问的眼神。

    林千蓝道,“也就是说,我们一出传送阵就中毒了。”

    冥尘点头,“是。我早有察觉,但因毒性不大,中毒对你反而有好处,所以才没有提醒你。”

    林千蓝顿时明了,冥尘是在说她的心境有问题了。

    冥尘不仅百毒不侵,而且一闻便知大多数毒的毒性。

    他虽没不认得玉露盏,但识得出了它的毒性,知道是种能影响人的情绪的毒,且毒性小,便没说出来。

    冥尘所说的对她有好处,是指她最近一段时间对董家的仇太过于执著,心境产生了不小的波动,展下去,便会滋生出心魔来,

    “刚才董彧激怒我,是为了让我产生心魔。”董彧知道今天是无法善了,就想拉她当垫背的。

    林千蓝自己又否定,“不,他认为我已经有了心魔,想借此引我入魔。”修士一旦入魔,轻则重伤,重则丧命。

    沈丛一旁评道,“啧!怪不得人都说老奸巨滑,这老家伙就是又奸又滑。”

    此时不便细想心魔入魔的事,林千蓝扔给沈丛一粒解毒丹,“吃了。”玉露盏的毒很容易解,服用一粒中级的解毒丹就行。

    沈丛的修为低倒有好处,对心境的要求不高,所以受玉露盏的影响没林千蓝大,另一方面也说明,沈丛的心境没有出现大问题,所以情绪上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一个目的达到,赶紧去完成另一个,省得夜长梦多。

    洞府很大,除了董彧外,再没有什么人跳出来。

    董至也没进来过,所以不知道洞府内的情形,搜寻了董彧记忆的冥尘带路,很快找到了芙苓塑骨木所在的地方——洞府后面的一个带禁制的园子。

    “谁?”

    林千蓝沈丛两人没有收敛气息,一出现在园外,就被人觉。

    是两个筑基修士。

    沈丛认出,“董家主家的……”他还没说完,冥尘和腾二一人一下,两人被灭。

    “……人。”沈丛一脸懵相之后便是羡慕,“以后我就跟着林师姐混了。”

    有腾二读取的其中一人的记忆,园子的禁制很快打开,一股浓烈的木香味扑面而来。

    芙苓塑骨木高约三米,赤干紫叶,可以说并不起眼。

    他们来的正是时候,芙苓塑骨木树梢上的最后一朵白色花朵在他们面前枯萎,标志着芙苓塑骨木进入成熟期,可以取用了。

    除了主干外,共生了三个侧枝,选了最大的一个侧会给了沈丛,其他的林千蓝尽数收起。

    虽说是古修洞府,但被董家占了多年,里面的宝物早就被拿空了,仅剩下不能移动的灵植而已。

    剩下的有用的灵草灵花也没留下,两人都分了分。

    林千蓝在离开之前,把传送阵改动了一下,变成了谁都可进,后续怎么样,她就不管了。

    得了林千蓝的大好处,沈丛在得知林千蓝要去淆阳城找董家家主报仇时,非要跟着帮忙不可。

    沈丛自知以他的修为,跟着林千蓝反而是个拖累,便说会跟她分开走,到了淆阳城打听到消息,传讯给她。

    林千蓝本不想让他参与进来,沈丛却说现在弃她而去,他心里过不去,便答应了,说好了不久后便分开走,省得被人现他是她的同伙。

    ※※※※

    淆阳城董家。

    一个小厮看了下四周,问另一个,“哎!听说家主昨晚了好大脾气。你知道是为啥吗?”

    另一个谨慎点,用灵识扫了下没看到有人偷听,低声道,“是二爷没了。”

    “啊?真没了?我听人说二爷的魂灯熄了,以为是传言呢。二爷可是金丹真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二爷不是去溧阳分家了吗,然后分家那边被散修围了,不止是二爷,分家那边也折了个金丹。”

    先说话的小厮缩了下脖子,“不会是有人针对我们董家吧?金丹都折了,那我们……”

    后搭话的小厮“嗤”了一声,“你小子瞎担心什么?过来。”一招手,见先前的小厮靠过来,低低地说道,“听说是为了抢分家藏着的一个灵草,二爷是去守灵草的,这才被杀,跟董家不董家没关系。”

    “噢……”那小厮拍拍胸口,“那就好。”

    两人自以为隐秘的谈话,被路过的管家董长顺听了个清楚,他只脚下顿了顿,却没空教训乱议主人的仆从,匆匆赶往家主的宅院。

    刚到院外,就从院内正厅传来家主的声音,“进来!”

    董长顺脚步加快进了正厅,冲上座的董绪行礼,然后道,“回家主,是有人在溧阳附近的散修中散布了谣言,说是董家的灵茶园里有个古修洞府,里面宝物无数,引去了数百人。

    分家那边也折损了一个董明合,有人就用董明合的身份牌进了洞府,一直守着芙苓塑骨木的二爷……不幸折了。”

    董绪面色不佳,“那东西呢?”

    “溧阳那边说是没查到下落。家主,分家那边会不会有什么不满,隐瞒下消息……”

    “哼!”董绪抬手想拍桌子,却在半道放下了,“他们敢有什么不满?他们早知道骐儿需要塑骨木,却妄图瞒下来,若不是不宜移植,那东西在二十年前就不在溧阳了。一群蠢货!走露了消息,东西丢了,也带累了二弟!”(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