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过路的恶客
    董天骐!

    虽不再是林千蓝见过的少年时的样子,但董天骐的大模样没变,林千蓝在董家那批人里辨认了一会就认出他来了。

    看着那个衣冠楚楚的人,端着世家子弟的笑脸,在主观台前跟其他三家的公子小姐拱手施礼,谈笑风生,林千蓝就犯恶心。

    因董天骐是少见的冰灵根,修行度快,现在已经筑基,在淆阳城内颇有些名气,还是外围赌局的热门人物。

    抢别人的冰灵根很风光?唔,若是找着了机会,她就先把他的丹田毁了,看他还会不会谈笑风生了。

    四大家族的家主最后到场。

    董绪就是董敬之!

    她一眼认出。

    当年他就是用这张威严中带着和善之气的笑脸,让她对他的话几乎是言听计从。

    每两年董敬之就去一次乔家,除了给她送些衣着手饰外,还每次都会单独给她一份糕点,说是董天骐亲手做的,让她当着面吃下。

    她现在怀疑,那些糕点里一定掺着什么东西,有利于夺取她的灵根。

    因比试在董家举行,董绪落座后,说了一番鼓励之语,宣布了此次比试头名的奖励物品,无论法宝还是灵丹,都是难得的东西,引来四大家族子弟的一阵摩拳擦掌声,都想把奖励收入囊中。

    林千蓝看着董绪,琢磨着在杀了他之前,怎么能问出当年事情的始末,让腾二吞了他的神魂倒是行,可修为越高,腾二能得到的记忆越少。

    那次腾二吞了董明合神魂,只得到了少许记忆,董绪的修为更高,就是能得到些记忆,也不一定是她想要的那些。

    她的着力点已经不在对董家的恨上了,报仇成了她必做的一件事,怒恨的情绪都还有,没有了各种各样的情绪,她不就成了石心人了?

    但这些负面情绪再也影响不到她的心境罢了。

    “你可以做到。”冥尘在浮音宫向她传音。得知林千蓝想知道当年的事,冥尘应诺了她。

    对啊,她怎么忘了冥尘有域呢。“那我们的计划要改变一下了。晚上我们再商量。”

    “并非需要事事亲为。”

    林千蓝听懂,“我知道。现在董绪董天骐两人对于我,只是过路的恶客,不管怎么死的,我都会举双手欢呼一下,再多就抬举他们了。”是客,就不会有太多的交集,她记恨了他们那么多年,够久了。

    比试开始的喧闹声把林千蓝的眼光引到比试台来。

    “第一场,董家的董天浩对战秦家的秦剑……”

    董天浩胜。

    “第二场,秦家的秦月对战郑家的……”

    ……

    如若不是林千蓝没心思在看比试上,凭心而论,比试还是很有看头的。

    四家出战的子弟都是家族里的精英,秦家有一位雷灵根的练气期,两下就把郑家出战的子弟劈出了比试台,引来一阵的叫好声。

    观战台上也很热闹,多数人都压了不少外围赌局的筹码,当然希望自己压赢的那个家族胜。

    张旭也压了不少灵石,是林千蓝让他压的,压的是董家输,董家大少爷董骐输的那几局。

    在董绪到来之后,他回头飞快扫了林千蓝,看她眼光平静,让他心里犯了嘀咕,难道这位女修不是来找董家麻烦,仅是为了混进来看比试?

    随即想到,进到淆阳城之后,女修除了上她压了几局筹码外,还让他打听了不少有关董绪的事,听到他人提到董绪,多是宽厚、处事公道等话语时,女修眼里露出的可是不屑之色。

    他不禁多回了两次头。

    林千蓝笑着问道,“三少爷有何吩咐。”同时传音给张旭,“张公子,你若是想成为我的同伙,欢迎之至。”

    张旭皮一紧,却是拿出少爷架子,“无事,你别乱走就是,省得惹出乱子。”

    “我不会乱走的,三少爷。”

    张旭不敢再看了,可心里对林千蓝想做的事充满了好奇,若不是他怕连累到张家,还真想当会女修的同伙。

    比试赛程一共为十天,三天过去了,一切顺利。

    第三天的夜里,林千蓝隐了身形,出了院子。

    叶家那五人计划着明天行动,她得暗中出些力。

    别院与董家主宅之间是个单独的禁制,林千蓝在第一天跟着张旭围着别院围悠时就认出来了,还是阴阳衍生阵,但比溧阳董家灵茶园的要完善的多。

    有洧渊鬼洞腾二无意中把浮音簪扎在阵眼里,现了一个隐藏的禁制的乌龙,林千蓝找到一个破阵的省时省力好方法。

    她现在要破阵简单了,只要找到阵眼,用浮音簪划开阵眼就行。

    可今天她不是来破阵的,而是来给禁制加固的。

    董家有元婴坐镇,叶家那五人她不清楚,反正她只找董绪和董骐算帐,她已经没了以前那种把董家全家灭了的恨意。

    她真想灭了董家的话,全灭不敢说,灭一半还有能做到的,只需把她素镯里的两个破阵雷珠砸向董家主宅,就能来个死伤无数。

    董家是个大家族,老老少少都有,正值五年的四大家族比试,所有董家出色的子弟都集中在了主宅,她两个雷珠下去,估计这些年龄修为尚浅的子弟就死的七七八八了。

    以冥尘的能力,再加个腾二,大杀一气,董家人的精英就剩不下几个了。

    若她真的这样做了,跟当年董绪对她做的有什么区别?甚至比董绪所做还要狠绝,令人唾弃。

    怨有头债有主,当年参与夺她灵根的人是董绪、董彧和董骐,她只找这三人算帐,跟董家其他人无关。

    夺人灵根,在修真界是人人喊打的邪修行径,董绪不可能告诉太多人,董明合的记忆也证实了这一点。

    在董家人的眼里,董骐天生的冰灵根,只可惜自小体弱,直到十五岁以后,身体养好了,才开始修炼。修炼的虽晚,修炼度却非常快,早早筑了基。

    所以,她只圈定了三个仇人。

    她今晚在禁制上做手脚,为的是在她报仇时,把董家主宅人拦在演武场之外,主要是拦下那位元婴真君一阵子,不要求多,能拦住小半个时辰就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