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水灵珠的下落
    就在此时,林千蓝的上方半空突然显出一个人来,衣着狼狈,林千蓝刚看清来人是谁,不远处的半空又出现一个人。

    后来那人人一现身,喝了一声“把东西交出来!”,就对先现身的人出了手。

    巨大的刀影以裂空之势斩来。

    三道剑光迎上,其中一道反守为攻,向后来那人刺去!

    两人交上了手!

    与此同时,寸长的冰针迅布满了天上地下,先现身的人包括林千蓝都被罩在其中!

    她成了池鱼!

    林千蓝可不认为这是普通的冰针,因为后来这人是淆阳城郑家的家主郑霍!

    先现身的人则是叶家的叶云城。

    叶云城受了伤,身上有几道尺长的血道。

    叶云城不敢大意,层层火盾护在周身,这还不算,另一把长剑环着周身,划出一个紧密的剑幕,来防御冰针。

    林千蓝身上的暗月法衣已开启全面防御,随时准备在万不得已时遁入浮音宫内。

    “老大!有毒!”腾二及时使出了风障,为林千蓝挡下了带毒的冰针。

    趁这当口,林千蓝快纵进了前方的孔洞里。

    郑霍跟叶云城一交手就是大招,都看到了林千蓝,却没空理会她,她才得以顺利躲进了孔洞内。

    不然两个金丹后谁随便对她出次手,都够她应付的,她又不想在人前暴露浮音宫的存在。

    进了孔洞后的林千蓝往里滑了好远,直到她觉着相对安全了,才放出飞剑踩着,才止住了下滑的趋势。

    不滑不行,孔洞倾斜向下,洞壁虽大大小的突起鳞次栉比,但那些突起都圆圆润润泛着光,如同抹了油一样滑溜,林千蓝一进去就滑了下去。

    林千蓝放出灵识,却被前方的孔壁弹了回来。

    灵识被隔绝,但孔洞是没门的,声音没被隔绝。

    从外面不时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可见交战有多激烈!

    “交出水灵珠,我可放你一马!搜魂的滋味你不想尝试吧!”只听郑霍威胁道。

    换来叶云城一声不屑,“嗤!”

    放一马的说法,旁听的林千蓝都不会信,何况当事人叶云城。

    “原来水灵珠是被叶云城得了。叶怜琴是叶家人,叶云城得了也应该。”林千蓝叹道,“没想到都离淆阳城这么远了,还能看到水灵珠后续。”

    “轰!轰!”

    震天响的爆炸声!

    爆炸的声波都传到了林千蓝这里,周边的热气乱了流向。

    上方孔洞溜滑的孔壁上也有圆突起被震落,坠向林千蓝的头顶,被暗月法衣上的防御弹开后,坠下孔洞极深处,林千蓝却没到落地的声音,可见孔洞有多深。

    等爆炸了余波平息之后,外面陷入了一片寂静中。

    难道两人同归于尽了?

    这个可能不是没有,但较小,哪个修炼到金丹后的修士是好相与的?各有各的保命绝招,或许会受伤,却不会轻易死掉。

    “老大,我出去看看。”

    林千蓝没让腾二去,“你先别出来,我去。”

    灵体状态是腾二的短板,火、风、雷都是它的克星,刚才它为救她放出风障而出了魂玉空间,因罡风太强,一下子耗光了它灵体所能储存的灵力,这会还蔫着。

    下来是滑下来的,上去就得御剑,孔洞较窄,林千蓝御剑的度放得较慢,也有静待外面生变化的原因在。

    外面静得不寻常。

    出了孔洞口,林千蓝眼前陡然开阔。

    她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十丈深,两到三丈宽的沟壑底,沟壑的走向不是直的,她走了一路,前方总是被两边的或石或硬土的壑壁挡住视线。

    而此时,前方的壑壁不见了,留下的是一个宽阔的深坑!

    在她不远处,叶云城盘坐在地上,道袍破烂,身上有不少伤口,其中有几道伤口还在流血,而那血却是泛着黑光。

    郑霍不知去向。

    她一出现在孔洞口,叶云城就朝她看来,“是你?”

    林千蓝一下子懂了,腾二曾在董家的演武场使出过风障,刚才腾二又使了一次,被叶云城认出来了。

    她站在孔洞口处没有再往前,说了句不咸不淡的话,“叶前辈。”

    叶云城道,“道友既已现了水灵珠,想必不会错过吧。我与道友做个交易如何?”

    林千蓝这回不懂了,她什么时候现水灵珠了?灵光一闪,记起她一开始往这个孔洞来,是因为看到一个蓝光点闪进了孔洞内。

    那个蓝光点就是水灵珠?

    所以,这两个人是追着水灵珠过来的?

    她想说自己对水灵珠没兴趣,她过来纯粹是个意外,可叶云城也得信,不如承认自己想要水灵珠更让人信服。

    而且叶云城的客气不是对她,而是对冥尘,既然认出她来,那叶云城不难猜出她与杀了董绪的黑衣男子是一伙的,所以才会对她用了相商的口气。

    “请讲。”

    叶云城舒一口气,“道友想必看出我身中剧毒,已是强弩之末。我用收服水灵珠的秘法,换得道友出手帮我压制修为,推迟雷劫。”

    这话还是对冥尘说的,林千蓝可不认为叶云城会让她一个筑基帮他压制修为。冥尘不现身,他只能跟她说。

    “咦,老大,刚才这人还是金丹后,怎么一转眼就快要渡劫了?”

    是蹊跷的很。

    林千蓝问道,“既然叶前辈有秘法,为何这么多天都没能让水灵珠认主?”

    叶云城坦言,“当日在董家演武场,不妨中了郑霍暗中下的毒,此后一直被郑家修士追杀,无安定之日,而用秘法契约水灵珠,需三至五天时间。”言外之意,是他没有时间契约。

    “那刚才……”

    叶云城眼光快闪烁了下,“我自爆了本命法宝,郑霍重伤逃走,不足为惧。”

    呵!这才有惧吧!郑霍之前可是看到她的,重伤又不是死了,那之后郑家人满世界找的,还要加上了一个她!

    叶云城是在告诉她,她与他已是被郑家人绑定了,两人合作才是最好的选择。

    林千蓝冷了眼,“我大可以杀了你得到秘法,郑家若是敢来找我,那就灭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