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冥尘的腹黑
    叶云城想到那位黑衣男子一招间就杀了董绪,面前筑基女修说此话并不是妄言,当即涩笑一下,说道,“道友可不必担心郑家,逃走的郑霍金丹已碎,活不了多时。道友若想杀我得秘法,只能凭道友的运气。”

    “冥尘,你说呢?”林千蓝传音问。冥尘在叶云城说做个交易时,就已回来了,只是没有现身。

    冥尘只道,“你不是正想让你的法宝再淬一次劫雷吗?”

    “……”林千蓝一时无语,好一会才传音过去,“冥尘,我以前错看你了,没想到你是这么个腹黑的家伙。”

    契约了之后,冥尘便知道了她有御雷魔杖,御雷魔杖能吞劫雷的事不是秘密,她自然告诉了他,说是御雷魔杖可吞劫雷进行锻淬,只没说紫气珠的事。

    冥尘的意思,叶云城既然要渡雷劫,那就用他引来的劫雷淬炼御雷魔杖。修真界这么大,可不是随便就能遇到要渡劫的修士或妖兽,现在既然遇到一个,哪有错过的道理。

    她心目中冥尘谦谦君子的形象已倒塌得只剩下几个碎片了。“叶云城不会同意吧?”

    “你又不是真想得到水灵珠,他同不同意都无区别,我们只等着劫雷来就是。”

    以叶云城现在的状态渡雷劫等于找死,他都向她这个陌生人求救了,就是说他雷劫的到来迫在眼前,他是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

    林千蓝没看到冥尘,却可以想象说着如此腹黑话的冥尘,此刻必定还是那副面瘫脸,“啧!冥尘,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

    冥尘习惯了林千蓝的说话方式,知道她所说的喜欢是个赞美的词汇,“嗯。”

    一定还是面瘫脸,林千蓝很没成就感,但眼下还有个叶云城等着与她交易呢,不适宜进行让冥尘变脸的尝试,便说道,“你来吧,你说的话他会信。”

    冥尘化成人形,站在了林千蓝身边。

    冥尘的突然现身,让叶云城一喜,赶紧拱手叫了声“前辈”,在冥尘面前,他不敢有任何不敬。

    面无表情的冥尘道,“我只能帮你压制半年的修为,但以你的伤势,半年内不可能全部恢复,到时引来劫雷跟现在是一样的结局。”

    比叶云城自己估计的还要好,他原本想着只能压制四个月,他面色灰败却坚定,“能拖得半年时间,或许能有个转机。”

    冥尘看了眼他身上流着黑血的伤口,“我说能帮,没说一定帮。给你个选择,水灵珠的秘法换我帮你渡劫,只保不死,不保成败。”

    几句话把叶云城说蒙了,他从没听说过有帮人渡劫的,劫雷可是六亲不认,谁进到劫雷范围内劈谁,加倍劈。

    这帮他渡劫,是个怎么帮法?

    “前辈是说借给我能渡劫的法宝?”真有这样的法宝?叶云城不大相信。

    “不借。”冥尘的面瘫脸连眼皮都不眨,“怎么帮你你不用问。你若不同意,我亦能有办法带走水灵珠,收服也是早晚的事。”

    叶云城信,这位前辈能与他交易,而不是挥手杀了他,已是他赌对了庄,再多说些什么,惹恼了这位前辈,杀了他不会费什么力。

    想了这里,叶云城忙拱手施礼,“全仰仗前辈了。”

    冥尘身形隐去。

    前辈走了,小辈还在。叶云城爽快地把收取水灵珠的秘法给了林千蓝,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林千蓝过去,探了探,还活着,就是活得不大好,应该是服了疗伤的药了,伤口在慢慢愈合中。

    此时的叶云城,身上一点防御都没有,她要是想杀了他,动动手指的事。

    拳头有些痒,据说结丹后,修士的身体强度会有一个大的飞跃,她很想对比一下跟四阶妖兽相比,谁强谁弱,可哪个金丹那么傻,会纯用抗她的拳头?

    再看叶云城,半死不活,全不设防,她就只是在脑子里过过。

    林千蓝倒是佩服起叶云城来,在强弩之末也能为自己找出一线生机来,他是在赌她不会杀了他,若真是赌错了,跟他不赌的结果一样,死。

    但若是赌对了,那他就有了活命的机会。

    林千蓝怀疑他之所以狠下心来自爆本命法宝,是因腾二的风障露了底,让他想出了这样一个赌命的主意。

    他早就中了毒,受了伤,就是这次从郑霍手里逃脱,下次就不一定了,落到郑霍手里,下场不如当场死了。

    听了林千蓝的分析,腾二睁大了眼,“真是老奸巨滑!老大,你还救他吗?”

    “救。怎么不救?我还等着他引来劫雷让紫气珠进阶呢。”腾二和芷音是知道她身具元气的事的。

    “老大,我们去找水灵珠。”腾二因顶着罡风使出风障,灵力消耗一空,便没有往孔洞内探察,没及时现水灵珠这件事,让它心有不甘。

    “冥尘去了。”

    “哦。”果然老大最依赖的人变成了冥尘。腾二有气无力地趴在了玉魂空间内,“老大,你有事都不找我商量了……我都帮不上老大什么忙……”

    腾二的心思一猜就着,林千蓝安抚道,“怎么会呢?你这不是还没重塑肉身吗,等你有了肉身,神兽的气势一出,谁能比得过你?

    你老大从没忘了你重塑肉身的事,喏,那株芙苓塑骨木就是为你抢的。”林千蓝一直没有告诉腾二这事,就想着不经意间给它个惊喜。

    腾二呆住了,随后却不是林千蓝预料中的惊喜,而是躲闪及愧疚,“老大,我不想重塑肉身……我不用重塑肉身……那个,那个芙苓,谢老大了……”

    林千蓝骤然心凉了一半,“是不想还是不用?芙苓是谁,谢我干嘛!”她万万没想到,腾二竟然骗了她。如果腾二算是个人的话,她最不防备的人就是它。

    腾二有的事说不出,可以不说,但绝不接受它骗她。

    屏蔽了腾二的传音,把它出入魂玉空间的权利也收了回来,算是关了腾二的禁闭。

    她此时不想听腾二的任何辩解。(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