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相看相厌
    冥尘回来的很快,手里捏着个晶莹透亮的蓝色珠子。

    因腾二给她来了这一着,本就对水灵珠没什么期待的林千蓝,在看到水灵珠后提不起什么兴头来。

    水灵珠在冥尘手里一点都不安分,可就是无法逃脱。

    除了一个是蓝色,一个是绿色外,跟她的木灵珠极为相似。

    “对你有用吗?”林千蓝问冥尘。她有了木灵珠,肯定不会契约水灵珠的。

    “用处不大。”冥尘也没有契约的意思,“把它收进浮音宫吧。”

    “芷音。”

    水灵珠是由灵气聚合成的,虽生出些灵智,但不是真正的生灵,跟霞云精华一样,让芷音在上面打个标记,就可以收进浮音宫了。

    芷音出来,接过水灵珠,往上面打了个标记,等于是在水灵珠上贴个外标签,并不是契约,水灵珠没怎么反抗。

    等芷音拿着水灵珠回了浮音宫,林千蓝朝叶云城那里呶了下嘴,“他怎么办?”

    冥尘已变回原形,他看了眼叶云城,“他毒了。”灰色的弯刀鬼魅般到了叶云城身上,刀尖没入他的伤口处,只见那处伤口处尚在流的黑血慢慢变成了红色。

    “噬魂能解毒?”林千蓝之前不知道,她只知道噬魂带有非常厉害的阴寒之毒。

    “不能,是以毒攻毒。他身上的毒较弱,无需我出手。”冥尘不仅百毒不侵,还能解毒。上次林千蓝中了玉露盏的毒,吃粒解毒丹就行的事,她就没让冥尘出手。

    林千蓝不好说叶云城是赚了呢,还是要受罪了。交易的是保叶云城渡雷劫时不死,没说包他毒不死,冥尘帮他解毒,叶云城是赚大了。

    可以毒攻毒的话,两种毒在身体里打架,那种滋味应该不大好受吧?

    等血色由黑红变成了鲜红中带了少量的黑丝时,冥尘招回了噬魂。

    冥尘自是没有把叶云城身上的毒全解了,全解了毒,万一叶云城改主意跑了呢,那她上哪找个能引劫雷的去?

    以毒攻毒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叶云城身子卷了起来,出断续的闷哼,人也随之醒来。

    冥尘没有折磨人的爱好,彻骨的疼一会就过去,飘逸的感觉重新回归身体,自己的毒被人解了大半,叶云城对着空抱拳道,“多谢前辈。”

    “呜呜!”

    因这一带被炸成了开阔地带,少了壑壁的阻力,罡风比之前要强劲。

    时时撑着暗月法衣上的防御,林千蓝的灵力消耗了一大半了,要是叶云城这会没醒,她也要往外走了。

    “叶前辈,我们最好马上离开。”

    叶云城与她想法一致,站起,问道,“尚不知道友名讳。”

    林千蓝没说,斜眉笑笑,“我姓林,至于名,叶前辈会知道的。”

    叶云城是看在那位黑衣男子的面上才对林千蓝客气的,对林千蓝卖的关子兴致缺缺,说道,“还是我带林小友离开吧。”

    毒无大碍了,身上虽然还有伤,但带个人瞬移出去还勉强能做到。他不止是为了卖个好给林千蓝,他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他多吹罡风,需尽快出涅风壑。

    有人出力,林千蓝不会不愿意。

    叶云城两个瞬移就到了涅风壑之外。

    得知林千蓝最近一段时间都会在涅风壑内历练,叶云城没有什么异议,问道,“林小友现住在何处?”

    林千蓝指了指一处石壁,因她是来修炼体术的,不是在这里住个一天两天,便在附近开了个临时洞府。

    叶云城当下在林千蓝的临时洞府旁边开了一个洞府,住了进去。

    从叶云城三下两下开了个临时洞府,到他住进去,半柱香的功夫都不到,颇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

    从头到尾注视着这一切的林千蓝问冥尘,“我怎么觉着叶云城是怕我们丢下他不管?”

    冥尘一语道破,“他的雷劫也就在半个月之内。”

    伤是好不了,毒还没全解,半个月的时间就要渡劫,抓住了冥尘这根真能救命的稻草,让叶云城走他都不会。

    林千蓝遗憾道,“我们亏了,应该问他要解毒的酬金。”

    “……”冥尘在想,从一个连本命法宝都不得不自爆的人身上,能索取到什么报酬。

    找回小墨回到临时洞府后,林千蓝进了浮音宫。

    “嗖!”一见她,水灵珠唯恐躲不及的样子,飞到了宫殿一角,停了会,又嗖的一下飞到了另一边。

    水灵珠对她的嫌恶表现太明显,林千蓝能高兴才怪。

    “看给它惯的,一个啥都不会的破珠子,被人抢来抢去就以为自己多了不得了?”是哪个不靠谱的,说什么水灵珠性情温和,她哪只眼都没看出水灵珠有半点温和相。

    水灵珠听不懂林千蓝说什么,但能感知出她对它的不喜,水灵珠的小情绪爆,在宫殿内横冲直撞起来,一不小心撞到了一朵锦云上,把锦云蹭到一个小角。

    林千蓝起了气,一念生,把水灵珠扔进了浮音宫的一个空房间里内。

    芷音在浮音宫能做到的事,她这个主人能做到同样的掌控,只是她认为芷音的存在就是为她分忧做这些杂事的,一般不亲自动手抢芷音的活。

    她是真嫌弃水灵珠了,没交待给芷音,顺手抽出了那间房子里的所有灵气,看饿不死它!

    “真是闹心!”进了她的地盘,就由不得它了,她就不信,关它一段时间,治不了水灵珠这被惯出的傲骄脾气。

    天地灵珠又怎样?她还真不稀罕,比她的木灵珠差远了。

    她的寝宫安静了,整个浮音宫都安静了。

    她与水灵珠相看相厌的时候,冥尘就卧坐在一旁的榻上看着。

    “冥尘。”林千蓝过来靠在冥尘身上。她觉着能遇到冥尘,并抓住机会跟他签了契约,是她遇到的非常幸运的一件事。

    摸着冥尘的毛,问道,“你这几天去哪了?走的很远?”

    冥尘道,“我说过,涅风壑下方是凤火熔岩,我去了那里。下方的凤火是朱雀炎,可惜还没生成异火火种,无法收取。”(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