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 朱雀蛋
    冥尘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了看小墨,又看了看林千蓝,“不出意外的话,这就是那枚朱雀蛋。”

    “啥!”林千蓝手一抖,差点把手里的裂纹蛋给扔了,“不会吧?几万年都没人找着,我们运气这么好,一下就找着了。”

    一会林千蓝兴奋起来。她不会特意去找什么神兽蛋,可当一个神兽朱雀蛋放在眼前,她也免不了俗。

    想着要是孵出来,当个吉祥物看着也挺好的,还能跟小墨做个伴。

    小墨瞅瞅冥尘,又瞅瞅林千蓝,不明所以。

    冥尘继续他的奇怪眼光,“要说运气,应当是朱雀蛋的不幸。它的神魂不在了。”

    “啥?”林千蓝把裂纹蛋举到眼前,“神魂不在的意思是说它死了吗?不是说朱雀能涅槃吗,怎么还会死?”

    “朱雀涅槃失败后保留下的是血脉及神魂,现在神魂消失了,即是死了。”

    这好理解,没了神魂,剩下的是个躯壳,等于死了。“是因为蛋壳破了?”林千蓝突然现蛋壳上残留的气息很熟,是幽冥阴火的。

    结合到小墨说的,它是让小幽做事时被那两个修士现的,林千蓝脸上的表情变得跟冥尘一样奇怪,“朱雀的神魂是被小幽烧没的。”

    冥尘道,“应当是。”

    因林千蓝不是传音给它,小墨听了半懂,感觉不大妙,拔脚就要溜,被林千蓝叫住,“小墨,你让小幽做的事,就是烧这枚蛋?”

    小墨转着眼珠往冥尘那里挪了挪,答非所问,“我在学做蛋羹给大主人吃。”

    “小墨。”

    小墨见不说实话不行就说了。

    它又不知道哪种兽蛋能吃哪种不能吃。

    这枚蛋是前段时间小墨在一个石头缝里现的。

    蛋的外面原本应是包裹着一层岩石,小墨现的时候,外边的那层岩石壳裂开了,透出红光来,被喜欢漂亮石头的小墨看到了。

    小墨弄掉外层的岩石,现是一枚兽蛋,想起林千蓝做的蛋羹,就想着自己也做一回。

    可它用了好多方法都没能把蛋壳打破,就找了小幽帮忙,连烧了好几天,才把蛋壳烧裂。

    “大主人,蛋是我捡的,不是我抢的偷的。”小墨知道抢和偷都是不好的行为。

    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小墨从储物袋里又拿出了两块外皮是黑色、里面是碧绿色的石头,两块石头上各有一半蛋形的凹槽,合起来正好是裂纹蛋大小,“蛋就是从这里面捡的。”

    冥尘已收了奇怪的眼光,辨认了下,“此石能掩盖朱雀的气息。应是朱雀涅槃失败后受伤太重,在此地养了几万年方回复了生气,便被小墨现。朱雀蛋藏在了涅风壑的边缘地带,也难怪没被人找到。”

    一只神兽,就这样乌龙地出‘生’未捷,被小墨给烤死了。

    “噗!”

    看着不认为自己做错了、怕她说它做错事、直溜眼珠的小墨,林千蓝忍不住笑了起来。

    尽管她对这只枉死的朱雀充满着深深的同情,可架不住这事太诡异,好像朱雀蛋等了几万年,就为了等着给小墨留着做蛋羹一样。

    林千蓝感觉最近生的与她有关的事,都充满着诡异的尴尬及趣味性,劫雷的事,这只朱雀蛋的事都是。

    林千蓝一笑,小墨放心了,一扭一扭地走到林千蓝的身边,被林千蓝抱在了怀里。

    笑完了,林千蓝问冥尘,“朱雀不是不怕火吗?怎么会被小墨轻易的就烤死了?”

    冥尘道,“朱雀的火属阳火,幽冥阴火属阴火,二者是相克的,如同水与火。若是朱雀是成年体,这点幽冥阴火伤不了它半分,只是它现在是最弱的蛋形幼生状态,无法充分保护神魂,抵抗不了幽冥阴火的不断烧灼,得到了这样的结局。”

    一切明了。

    林千蓝略遗憾没能再得一只神兽,对朱雀报以十二万分的同情。

    然后,林千蓝问了个让冥尘维持不住面瘫脸的问题,“这枚没了神魂的朱雀蛋能吃不?”

    ※※※※

    张家镇的主要建筑就是张家大宅,占了几乎半个镇子,不是张家势大占了镇子,而是整个镇子都是因为张家的存在而慢慢聚集而成的。

    张家镇上无论是修士还是凡人,基本上都是依附张家讨生活。

    林千蓝入乡随俗,在镇外收了槿花台,张蝶扛着荡云棍领路进了镇。

    进了镇之后,林千蓝一眼看出张家镇与其他小镇的不同来。

    她以为张蝶扛着个大铁棍是很另类的,原来不是,张家镇上或提着或扛着法宝在路上走的修士比比皆是。

    有几个腰间别着大葫芦的,还有一个袒露着双臂的。

    张蝶卖关子成功,得意道,“我们张家镇跟别的地方不一样吧?喏,那个别葫芦的是虫修,跟我胞兄一样。那个人——”

    张蝶的荡云棍一指路边坐着的一个肩头趴一只妖兽的修士,“他是个兽修。”

    林千蓝接道,“是很不一样。”她从没在同一个地方见到过如此多的修炼小道的修士,除了虫修、兽修外,张家镇更多的是跟张蝶一样的体修,提着法宝的不乏女修。

    边走边看,张蝶口中没停,为她一路介绍过来。

    镇子不大,一会就走到了镇子中央的张家大宅的大门前。

    抬头瞧,大门上有块朴实的黑底暗金的匾额,上书‘张府’两字,猛一看,字写的笔力不错,再看下去,字的每笔每画都有着说不出的和谐,无论哪一笔都不可歪上一丝一毫。

    再盯着看一会,就会现那两个字似乎不是固定的,而是流动着的,恍然中勾勒出一幅田园怡然的画卷来,让人心绪宁远。

    从这两个字就可看出修仙世家的底蕴来,若是一般的人家,有这么一个有着宁心作用的匾额,不会象张家这样就挂在门外,同利于外人。

    张蝶见林千蓝看门楣上的匾额,颇为自豪地说道,“不错吧?那是我们张家的一位老祖写的,让挂在大门前。”

    招呼道,“林芸快进来,我带你去找我胞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