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张家有麻烦
    当张旭看到林千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

    而张蝶哪里知道两人结识的经过,她要去见家里长辈,便把安排参观、住宿等事宜都塞给了张旭。

    张旭没办法,硬挤出点笑容,陪着林千蓝参观了一番张家大宅。

    宅子内的院落有相连的有单独的,园子穿过一个还有一个,院子一进套一进,进了宅子一般不允许御剑,要靠走的。

    路途上遇到的仆从无数,见了张旭都立在一旁喊一声“大少爷”。

    在避人处,张旭咬牙低声问道,“林道友,你来张家到底有什么目的?”

    林千蓝摊手道,“这次可不是我自己要来的,是张蝶邀请我来的。”

    “你最好没有其他目的。”

    “当然。”

    张旭把林千蓝安排在了一个偏院,即在张家大宅内,又有单独的禁制隔开,可谓用了心了。

    张家是个传承了许多代的世家,但人口并不多,大概有五十多人,其他人都是家中护院仆从,上有金丹族老坐镇。

    修仙家族与凡人大家族有不少区别,除非年节,平时各自修炼,并不会每天聚在一起。

    张旭和张蝶两人是双胞兄妹,才会如此相像,父亲是张家家主,两人的辈分居中,属同辈中的佼佼者,都是张家家主的继任人选。

    修仙家族中,以实力和能力为尊,并不在意家主为女为男。

    打走收拾房屋的仆从,林千蓝在屋里多加了个禁制,便进了浮音宫,把腾二放了出来。

    “老大……”腾二蓝眼汪汪地看着她。

    林千蓝道,“你让我太失望了。我从没逼迫你说什么不能说的话,你可以不说,但不能骗我。”

    “老大……不是我想骗老大,是我脑子里一会出现一点东西,一会又出现一点。我以前不知道我不需要重塑肉身,是后来才知道的。”

    “后来知道了什么?”

    “知道……我的肉身没毁,就在某个地方。”

    “是在上界?”

    “应该是吧。”腾二不确定。

    林千蓝相信了腾二不是故意骗她的,“这事就过去了。以后你的事不想说就不说,但不能再乱编。”

    以腾二所说,它的记忆应是受了某种限制,而那个限制正在减弱中,它所说的一会出现一点东西,应是记忆在慢慢恢复中的表现,这对腾二和她都是一个好消息。

    她也弄清了,不是腾二为了骗她才说需要重塑肉身,而是它以常识推论出来的,比如穆昶,肉身毁了就需要重塑肉身。

    腾二根据它现在只剩下灵体的现状,在没有有关的记忆时,就想当然地认为自己一定也需要重塑一个肉身才行。

    所以林千蓝告诫它说,可以不说但不能乱编。

    见老大不再生它的气,腾二顿时保证道,“老大,以后我绝不乱说了。”

    一夜修炼。

    次日,张旭过来,说是家中长辈有请。

    “好。”礼节问题,林千蓝自是同意。

    按说林千蓝是张旭和张蝶私下结交的‘友人’,本不用拜见家中长辈,但张旭出于各方的考虑,跟家里长辈说了有林千蓝这样一个人来做客的事。

    两人还没走出林千蓝住的偏院,一团绿风冲进了院子,差一点就扑进了张旭的怀里去。

    等绿风定住了,才让人看清是穿了一身绿色衣袍的张蝶。

    看到张旭,张蝶“咦”了一声,问“你怎么在这里?”

    张旭对张蝶很有耐心,“父亲要见林芸,我是来相请的。”

    张蝶一挥手,“那就不用去了,父亲那里来了几个客人。”又对林千蓝说道,“你不说想逛逛镇子吗?我们现在就去。”

    张旭皱了下眉,“你说的是真的?来人是谁?”他是昨晚跟他的父亲说的,今天直接就来林千蓝这里,不知道父亲那边生的事。

    “我哪能骗你?我今天有事找父亲,从父亲院里出来时,管家正好带着那几个人进去。来的人不认识,应该是哪个宗门的,都穿着一样的衣服。”

    林千蓝道,“那就改日再去拜见张家长辈了。”

    张旭拱手道,“多有得罪。”

    “行了行了,林芸不在意这些。”张蝶拉着林千蓝就走。

    张家镇不大,但该有的一应俱全,因张家镇上的修士修什么的都有,店铺里的东西相应种类比其他地方的要多。

    因靠近妖兽山脉,镇上有许多家出售处理过的兽皮、兽骨、兽丹的铺子。

    这也是张家收入的主要来源,镇上有一多半的铺子是张家开的。

    林千蓝买了不少的新奇的东西,还在腾二的指点下捡了个小漏。

    张家镇的饮食也颇有特色,在其他地方很少见到以妖虫入菜的,而在这里很平常。林千蓝自己对妖虫菜敬谢不敏,但给小墨买了不少,收进了储物袋里。

    回去时,看到有一行人从张家大宅里走出来,张旭送的客。

    那行人走出大门后,为的回头冲着张旭低声说道,“那件事,张家还是认真考虑一下的好!”带着些威胁之意。

    张蝶和林千蓝离大门不远,都听了个清楚,见张蝶脸上变了色,怕她冲动,林千蓝拍了拍她的肩,意思是稍安勿躁。

    张蝶性子直爽,但不鲁莽,有冲动,被林千蓝一提醒,便没急着上前去。

    那行人都穿着南华宗的衣袍,为的那人林千蓝认识,是在朔轮秘境里曾围攻过她的南华宗的大师兄莫铭灏。

    听意思是莫铭灏向张家提出某种要求,张家不同意。

    看样子张家有麻烦了,莫铭灏公开带着南华宗的弟子来到张家,所提出的事张家若不同意,以莫铭灏在南华宗的地位,得罪了他,等于得罪了南华宗。

    两人看到了莫铭灏,莫铭灏也看到了两人,显然认识张蝶,眼光扫过她,在林千蓝身上多停了一会,对手下说道,“我们走!”

    竟没有理会出来送客的张旭。

    一行人走远了,林千蓝和张蝶两人才走过来。

    张蝶问道,“大哥,他们来做什么的?”

    张旭眼里的隐怒还没消,看了眼大门外,说道,“回去再说。”

    谁是谁非,估计张旭不会想跟她这个外人说,那她就不便趟混水,林千蓝跟张家兄妹说道,“你们慢谈,我先回去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