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洛启的剑
    真是巧了,断魔刃也带个魔字,可林千蓝不在乎,“谁爱说说去。”想起司星澜身上有幽冥阴火的事,“我说不定真是魔修的后人呢。”

    等她结丹后一定去一趟苍穹海。

    “等等,芷音!”林千蓝眼角扫见芷音正把一把剑往装着可卖物品的储物袋里放,“把剑给我看看。”

    芷音听话地递过来。

    林千蓝仔细看过后仍然不是太确定,“是洛启的剑?”

    加上琥珀界的十一年,几十年过去了,当年她并没有拿在手里仔细看过,许多细节的东西记不清了。

    修真界的修士人手一把或几把剑类法宝,有的炼器师同样的剑会炼制许多把,修士跟别人撞剑的情况不少。

    她不久前因度淮真人的缘故,才又想起洛启和他的剑的事来,洛启的剑就拿在她手里了?

    冥尘搜了下度淮的记忆,眼睛睁开了,“是洛启的剑,度淮在六年前从御剑门洛启的手里得来的。”

    林千蓝面色一凛,“洛启被度淮杀了?”

    她刚从琥珀界里出来后,遇到几个御剑门的人,顺口问了句洛启的近况,一个叫庄汀然的女修说五年前有个叫洛启的因闯禁地废了丹田,后来离开了御剑门不知去向。

    她还想着彼洛启不会是她认识的洛启,可现在洛启的剑在度淮真人的储物戒里,那洛启真是凶多吉少。

    “没有。剑不是度淮直接从洛启手里得到的。”

    洛启进了御剑门之后,修炼得十分刻苦,一直没有出宗门。

    度淮是南华宗的金丹长老,他再厉害也不敢轻易到御剑门里面去夺洛启的剑去。

    何况他一个金丹初期在大宗门里并没有多厉害。

    御剑门是剑修的大本营,剑修的越阶杀敌不是世人故意抬高剑修的,而是事实。度淮敢在御剑门内动手被人现,一个筑基后期的剑修都可能拦下他,甚至杀了他。他可不敢捅那个蚂蜂窝。

    可他偏极想得到那把剑,便买通了御剑门的两个弟子,陷害洛启进了禁地,丹田被毁,剑被那两个弟子夺走给了度淮。

    至于洛启的结局怎么样,度淮没空理。

    林千蓝疑惑道,“为什么?这把剑有什么特殊的?”手握着剑柄轻轻一拔,剑出了鞘,是把好剑,寒光闪闪。

    可正如腾二所说,只是把极品法器,度淮一个金丹真人不至少想要一把不是灵器的剑想要到这个份上。

    冥尘向前伸了伸前爪,收了懒洋洋的劲坐了起来,“不是因为剑的本身,而是因为剑的前主人是云洛真君。”

    “我娘亲!”林千蓝震惊之余,嗔怪地瞪了冥尘一眼,“现在才说!你不是腹黑,你这是憋着坏!”刚说了好一阵度淮得到剑的经过,一句没提到她的娘亲,“快说度淮真人与我娘亲有什么关联?”

    林千蓝对度淮真人的印象可以说很不好,她不相信能让她感觉很不好的人,娘亲会跟他是友人,所以才用了‘关联’这个中性词。

    “嗯。”冥尘声色不改,“度淮喜欢你娘亲。”

    那是一个爱而不得,并不狗血的故事。

    说不狗血,是因为只是度淮单方面的暗中迷恋,他从没跟林洛冰表白过,甚至跟林洛冰说过的话都没几句,还都是在比斗台上说的。

    度淮跟林洛冰是同一个时期的修士,年龄差不多。

    度淮是在八大宗门五十年一度的大比上见到林洛冰的,顿时惊为天人,但林洛冰太耀眼,围在她身边的优秀的修士太多,度淮本就是个阴沉性子,心里还存着傲气,便没与其他人一样围上去。

    大比之后,林洛冰回了虚天宗,度淮真人再见到她是三十多年后,林洛冰无论是相貌还是实力,都更为出色,打照面时,林洛冰的眼光一刻都没在他身上停留,心气高的度淮便打消了跟林洛冰搭讪的打算。

    可矛盾的是,度淮心里对林洛冰更为迷恋。主要表现为,他开始对所知道的喜欢林洛冰的男修下暗手。

    在仙缘峰时,他认出洛启腰上的佩剑是林千蓝早年常用的长剑,便指使杜金浩去把剑弄过来,可杜金浩用的方式太蠢,没能成功。

    随后洛启拜入御剑门,一直呆在御剑门驻地没有出来,躲过了一灾。

    林千蓝对度淮暗恋娘亲的事,只是替娘亲后怕,有那么一个人,暗中窥视着娘亲,幸好娘亲的修为甩度淮一大截去,实力强悍,让度淮不敢接近她,怕自己龌龊的心思露了馅。

    否则,以度淮的阴沉性子,不定会对娘亲干出什么事来。他暗中除掉的喜欢娘亲的男修可不是一个两个,甚至有一个是清虚宗的亲传弟子。

    “丑人多作怪!”其实度淮真人并不丑,可以称得上英俊,但在林千蓝看来,度淮的那双阴鸷眼就完全丑化了他。

    “很丑。”小墨力挺林千蓝。

    冥尘又读取了一个度淮前段时间做的,与林千蓝有关的事,“你师父结婴前收到的传讯符,是度淮提供给南华宗的广严真君,由广严真君出去的,为的是让你师父起心魔。”

    林千蓝神情严肃起来,“传讯符上的内容是什么?”师父没告诉她,大师兄只说有她失踪的消息,其他的内容不知道。

    “说云洛真君身中剧毒后被迫离开的宗门,其中有殷宁啸的手笔,云洛真君为了解毒,与多个男子交合才多活了几十年。”

    林千蓝气得随手抓起地上的一件法宝,“咯……吱吱!”捏了个粉碎!

    “无耻!卑鄙小人!”度淮要是没死,她绝对会亲手把他一节节地弄死!

    她娘亲中毒的事可能是真的,离开宗门与殷宁啸有关的事可能也是真的,但她娘亲绝不会做出为了解毒与多个男子在一起的事!

    度淮纯粹是为了扰乱她师父的心境胡编的!

    师父不是相信了那通胡编的话,而是因为林洛冰被人污蔑成这个样子怒极攻心,又有她失踪一年多的消息被证实,乱了心境,才会在渡雷劫时没能渡过心魔劫。

    只有度淮这种心理扭曲的人,才会对自己喜欢的人做出拨脏水的事来!

    不,说喜欢都侮辱了这两个字,是占有欲才对!只不过娘亲实力强,他没敢付出行动!

    冥尘查证了,“是度淮编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