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地下拍卖会
    周围山峦起伏,中间最高的山的山顶是个湖泊,水面平如镜,倒映着上方的沁蓝的天空上,团花般的云朵一簇簇飘过。

    湖泊一侧的岸边,两人面湖而坐,眼睛看的却是远处的天空。

    叶云城服用石黄精后,去了新伤,旧伤也好了三成。

    他在三天前再次感应到了雷劫,两人便找到了这个偏静的地点。

    叶云城看了眼坐在不远处的林千蓝,总感觉这次的雷劫不会太顺。

    林千蓝转头对伤势转好后,由沧桑的大叔脸变成了玉面大叔脸的叶云城一笑,“叶前辈,不用担心,这回我不先出手。”

    呵呵,叶云城怎么觉着他更担心了呢……

    他的旧伤伤在经脉和丹田上,经脉和丹田有多处隐裂,要不是他曾得了一粒归厄丹,在碎丹成婴时暂时封住了隐裂处,将将过了那道险关,都不会有后续雷劫的事。

    以他现在经脉和丹田的状况,没有林千蓝相助,他成功渡劫的把握只有两成。

    他与林千蓝两人各取所需,林千蓝也需用他引来的雷劫淬练法宝。

    没让两人等得太久,沁蓝的天空变得乌黑,劫云笼罩。

    劫雷都是由弱到强,前几道是最弱的,有的修士会用肉身直接抗。

    当第一重第一道雷落下来时,林千蓝是处在劫云之外的。

    叶云城无法做到硬抗,一件木碗状的法宝倒扣在他的头顶上空,把他罩在了里面。

    五道雷过去,那只木碗法宝的表面黯淡了许多。

    看雷势越来越威重,在第六道落下之前,林千蓝持着御雷魔杖进了劫云之下,接下了后四道。

    然后,他们就再没等来第二重劫雷。

    “……”

    “……”

    两人相对无语了好一阵。

    叶云城默默把身边预备的防雷法宝一一收回了储物戒内,说道,“林道友的御雷魔杖怕不简单。”

    御雷魔杖一出,劫云都被吓散,真是闻所未闻过的事。

    林千蓝含糊了一句,“有那么一点吧。”

    “看来我在伤好之前只要跟林道友呆在一处,可不必担心劫雷的事。”听不出叶云城是庆幸还是无奈。

    基本证实了劫雷怕她的雷元力这个事实,林千蓝反倒平静了,心里没了之前的愁绪,“这样也好。等到了万仞城,叶前辈尽管闭关疗伤,我会等前辈伤好了再走。”

    “先谢过林道友。”

    “前辈客气。”

    重新达成协议,两人乘了各自的法宝朝万仞城赶去。

    ※※※※

    万仞城除了城里的人比林千蓝上次来时少了,没什么变化,城主还是贺峮山。

    人少客栈的空房就多,林千蓝和叶云城各租了一个小院。

    离万仞山出现浓雾的日期还有四个多月,林千蓝准备闭个小关,其他时间好好整修一下。

    叶云城一住进来就闭关疗伤了。

    在来的路上,绕了点路,到丹道门驻地附近的丹仙城去了一趟,叶云城疗伤用的灵丹就是在那里买来的。

    林千蓝素镯里有的是疗伤的灵丹灵药,可她不会再拿出来白给叶云城了。

    她送叶云城一块石黄精是为了让他早些引来劫雷,没理由再白送他什么。

    林千蓝没想着马上闭关,便去了坊市转了转。

    没有找到天衍雷诀的下部分功法。

    在七宝阁问了问,说是拍卖会要等到一个月后才有,并送了她一个有关拍卖会所拍物品的玉简。

    没看到上面有自己需要的东西,林千蓝有些失望。

    她需要一份万年冰玉髓。

    那会她问朱雀蛋能吃不能时,成功地让冥尘变了脸。

    冥尘弄清她是想知道朱雀蛋能不能让小墨进阶时,他的脸才变回来。

    冥尘答,能。

    但朱雀蛋的火灵力太盛,小墨虽是火属性妖兽,可它与朱雀的等阶差别太大,若是直接吃了朱雀蛋,可能会从身体内部就把自己烧死了。

    唯一的方法是用冰属性的东西来中和火灵力。

    林千蓝一下子就想到了万年冰玉髓,不仅是冰属性,而且性质温和。

    她与小墨误吞了含有瑶葵玉芝的进阶灵液,如果里面不是有冰玉髓的中和,那她与小墨别说受益,可能当时两人都被瑶葵玉芝里的火毒烧死了。

    她在丹仙城的店铺转过问过了,没有得到万年冰玉髓消息。

    现在七宝阁的拍卖会上也没有,林千蓝考虑是不是到悬赏阁去做个悬赏。

    出了七宝阁不久,后面有人轻步追了过来,低喊道,“前辈请留步。”

    林千蓝停了下来。

    来人是位年轻修士,练气七层的修为,穿着七宝阁的衣袍,脸上带着笑容,向林千蓝施了个礼,说明了来意,“还请前辈不嫌我冒昧。

    我叫徐桢,在七宝阁听到前辈询问管事冰玉髓的事,若是前辈真心想要的话,我知道哪里可能有。不好在七宝阁里问前辈,只能冒昧的追来了。”

    林千蓝眼光犀利,“哦?我既然问了,就是想要。哪里会有?”

    徐桢眼光没一丝躲闪,“是万仞城的地下拍卖会。”

    这么说来,徐桢是个揽私活的,也难怪说不好在七宝阁里问了。但,是真有地下拍卖会,还是想给她下陷阱,一时不好分辨。

    林千蓝问道,“既然是地下拍卖会,不该是熟人才允许参加吗?”

    这种不公开的拍卖会,为了安全起见,一般都是由熟人带着才能参加,没有熟人引领,连门都找不到。

    徐桢笑容不变,“前辈说的是那种私人举办的小型交易会,基本都是熟人参加,大都是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交易的。万仞城的地下拍卖会跟七宝阁的拍卖会和私人的交易会都不一样。

    里面交易的东西有拍卖会自己上拍的,也有客人寄拍的,若是客人愿意,可当场拍。客人寄拍和当场拍的东西,还可指定某种东西来换,只需给拍卖会一定的抽成就行。”

    听上去让人心动。

    徐桢又说,“前辈稍后可以打听一下,常住万仞城的修士都知道。因地下拍卖会的时间不固定,地点有时也会改,靠的便是跟我一样的中人带去客人。”

    林千蓝点头,“我自会去查证你所说的。不过,你怎么知道可能会有冰玉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