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她风流
    林千蓝不能说穆昶先下手为强做的不对。那些人跟过去,不会是瞧热闹的,若是穆昶与三头夔兽打个两败俱伤,那些人肯定会上前补刀。

    她没跟穆昶说的是,在冥尘跟过去之前,她跟冥尘说了,若是穆昶出了意外,就让他帮着穆昶。怎么说她与穆昶都有着不浅的交情。

    而且是较为复杂的交情。

    她与穆昶属于某些时候互为过客,某些时候为友,还能共患难,但下一刻就可能翻脸为敌的关系。

    没说是没必要,只是她凭着本心想那么做了就做了,无需拿出来让穆昶知道。

    穆昶猜出来猜不出来都无所谓。

    关于黑蛟龙和三头夔兽在万仞城外出现的事,不仅成了万仞城很长一段时间的话题,此事很快传播开去,随后一波又一波的修士到了万仞城和万仞山,去寻找昙花一现般的黑蛟龙和三头夔兽。

    因穆昶扫尾扫的成功,没人知道那只三头夔兽已经死了,也没人知道黑蛟龙没死。

    黑蛟龙和三头夔兽的去向成了悬案。

    黑蛟龙还好说,是个妖修,不惹着他人修不会有麻烦,而三头夔兽就不行了。

    凶兽到哪都是祸害,所以许多凶兽都没有成长的机会,一经现,不管是人修还是妖修,对凶兽的做法一致,都是当即把它杀了。

    现在有只已经成长起来的凶兽不知藏在哪里,弄得不少修士人心慌慌,都把精力放在如何及时现和提防三头夔兽上了,没几人再关注黑蛟龙了。

    穆昶在跟林千蓝交易完就离开了万仞城,而林千蓝在两天后也闭关了。

    等两个多月后林千蓝闭关出来,出了客栈门,看到街道两侧到处悬挂着大红的灯笼,客栈门外也不例外,特别的喜气。

    不年不节的,林千蓝叫住了门前迎客的小年,示意地瞟了下客栈门外的那两盏大红灯笼,“万仞城有什么大事要生?”

    小年笑着答道,“林前辈闭关是不知道,万仞城是出了件大事,还是件大喜事,我们城主近日要娶亲了。这几天万仞城比过节的时候还热闹,来了许多贺喜的宾客,我们客栈没剩下一间空房。”

    修真界,特别是大宗门修士,多是结成道侣,成为道侣的两人在家中的地位是平等的。

    而修真界所说的娶亲,跟凡人娶亲是一个意思,与凡人不同的是,娶亲的一方不一定是男子。

    娶一字,决定了两人成亲后在家中的地位。

    娶的那一方的地位要高于被娶的那一方,被娶的一方的地位仅比侍妾侍君的地位强些。

    自甘人下的修士还是不多的,所以,修士间结成道侣的较多,仪式简单或不举行仪式,只要两情相悦,昭告几位亲朋好友即可。

    收个侍妾侍君的也不鲜见,相比之下,娶亲反而不常见。

    “你们城主娶的是凡人女子?”修士与凡人通婚,多会选择娶亲的方式。

    “不是,是个修士,听说还是个单水灵根。其中还有一段佳话,说是前段时间城主外出时,从妖兽口中救了一对散修兄妹,两人无以回报,妹妹愿对城主以身相许,其兄也赞同,就有了此次的大婚。”

    小年说的眉飞色舞。

    万仞城的贺峮山当了两百多年的城主,城中治理的不错,繁华安定,受到了城内民众的尊敬,小年话里话外透着贺峮山的崇拜。

    林千蓝不置可否,从荼白的事上可知,所谓佳话有多不靠谱了。

    单水灵根,到哪个大宗门都是亲传弟子的人选,成为散修的很少。再则,修士不兴凡人那一套,救命之恩少有听说用以身相许报的。

    自愿以身相许?其中没有猫腻才怪。

    但愿是她想多了。万一是那女修就喜欢贺城主这样老成大叔型的,又有救命之恩的光环在,真的一见倾心也不好说。

    听小年说城里人多,林千蓝不想出去逛了,便留在了客栈的大厅里,让小年上了些点心灵茶,听着周围的人讲着最近出的大事小事趣事,很是自在。

    客栈里来来往往的人是比她闭关前多了不少,听到的八卦的也五花八门,哪里的都有。

    ……

    “听说了吗,孔宣城的城主换了,听说新城主是个半妖,有孔雀血脉。”

    “换换呗,孔宣城本来就是上古的妖修建的,近万年才成了人修的地盘,半妖当城主也没啥。”

    “谁说不是?谁打得赢谁当。”

    ……

    “……有人在混乱域见到一个手持着木杖法宝的女修,有人猜她就是易了容的虚天宗的林千蓝。”

    哦?还有她的八卦?林千蓝一手捏着茶盏,一边支耳听。

    “有御雷魔杖的那个?”听的人顿足搓手,“我怎么就没那么好的运气,能得着个先天灵宝,还是别人抢不走的那种。”

    “就是她。”

    “既然是易了容的,怎么知道就是她,是有谁见到她用御雷魔杖了?”

    “那倒不是,是有人见血罗门的掌门亲自把那个女修迎进的血罗门的山门。血罗门的邢掌门可是金丹大圆满,想想看,除了那位,有哪个筑基期的女修会让邢掌门亲自相迎?”

    听的不住点头,“有道理。哎,我还听说那个林千蓝在外面收了不少侍君,真的假的?”

    林千蓝差点没把手里的茶盏给打了,这是谁造的谣?

    “是真的。前段时间有个侍君就找上了虚天宗,本来守门的不给通报的,可那个侍君在虚天宗的山门外坐地不起,哭诉她始乱终弃,后来被林千蓝的师父青梨真人知道了,接到了落烟峰上……”

    始乱终弃……原来她还是个渣女……说得真是有鼻子有眼,林千蓝自己都要信了。

    “啧啧,小小年纪就风|流不羁,说她是魔修的传闻非空穴来风啊!”

    她……风|流……林千蓝捂脸,不忍再听。

    “哈哈哈……”腾二笑得灵体都快散了。

    “嘻嘻……”芷音的头上的双螺髻一颤一颤的。

    冥尘没笑出来,可他眼里的笑意一波一波的,都快堆出眼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