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孽缘运
    心思稚嫩的小墨不懂侍君代表的含义,看到冥尘都很高兴,它也跟着笑了。

    林千蓝后悔没屏蔽掉浮音宫四个小伙伴的窥视窥听权。

    别让她逮着是谁造的谣,要是让她逮着了,十大酷刑不够用,她再创造出十个来!

    好在两人转而猜测她是不是魔修的事了,没再八卦她的‘风流’事。

    林千蓝自在的心(情qg)全都破坏掉了,抿完手里的灵茶,站起了(身shen)。

    大厅上层是她上次曾经住过的(套tao)房,上楼的楼梯就在大厅的一角,她离开需经过。

    林千蓝没闲心往四处看,只隐约感觉有两人从楼梯下来了,走在前边那人走到一半,忽然转(身shen)一闪,不见了。

    这事要搁平常引不起林千蓝的注意,可偏发生在她刚听了一通有关她的谣言,总觉着自己有被人识破的可能,心思就敏感了些,猛一抬头,另一个正在遁走的被她看了个清。

    张常,张旭的贴(身shen)小厮,她进淆阳城冒充的就是他的(身shen)份。

    不用想,那个楼下了一半,倏地一下不见的,是张旭。

    她离开之后,曾在丹仙城侧面打听过张家镇,没有听到有与洞天有关的消息,表明张家把洞天的事捂得很紧,没传出去。

    想着不会再与张家有交集,她后来就没再打听了。

    谁想着在这里又遇到了,缘分不浅啊。

    可张旭看到她就躲是几个意思?她可是帮了张家的大忙了,不过来感谢她这个恩人倒也罢了,还敢躲她?

    林千蓝用右手使劲握了握左拳,听着骨缝中“咯吱”地轻响声,觉着她应该用拳头试试筑基中期修士的骨头硬度了!

    ※※※※

    张旭回到了房间,愁云乍起。

    他行的是什么孽缘运,怎么又碰到了自称林芸的女修?

    而且,他有九成把握判定林芸就是林千蓝。

    对于林芸,

    最早是恨她的,抓他,喂毒,可实力不如人,他恨也白恨。

    在董家的事了了以后,他以为再不会见到林芸了,谁知就那么寸,出城没多久就遇上了,他没得选择,只得与她结伴同行。

    在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对她的仇怨慢慢平消,心里有那么一会还庆幸自己碰到的是林芸,不然就该跟坤竹宗的六个弟子被叶家人全杀了的结局一样了。

    在洞天里,他一个不慎,眼看着就要死于莫铭灏的青刃之下,却被人救了,死的人成了莫铭灏。

    救了张家的人并没有现(身shen),但他心里明白除了林芸和她的黑豹灵兽,不可能有他人。

    那之后,林芸不知去向,他又以为再也不会见到她了,可在不防备间又遇上了。

    他下意识地就逃开了。

    林……千蓝,应该没注意到他吧?客栈里进进出出的人那么多……

    “张常,林芸没看到你吧?”他问推门进来的张常。

    张常咧咧嘴,挤出一个苦笑,“回大少爷,看到了。”

    “……”轮到张旭挤出苦笑了。以林千蓝喜怒无常的(性xg)子,她会不会对他做出点什么来?

    张旭惴惴了两天,什么事都没发生,他怀疑张常看错了,林千蓝并没有看到他。

    哪个修士也不会时时放出灵识去,张常说他在转(身shen)的那一刻,看到林芸往楼梯方向扭头了,那就有可能林千蓝只是随意一瞥,并没注意到张常。

    当时逃开是出于他的本能,之后想想,他为什么见了林千蓝就跑呢?不提前面相识的过程,后来林千蓝对他可是有救命之恩的。

    他不知道林芸为什么会救他,而不是杀了他。

    有关林千蓝的传闻上个月传到了张家镇,变异的火鸦灵兽,姓林,很容易对上号。

    她是林千蓝的话,那救的原因……

    可林千蓝离开后就没再回去过,他不认为是林千蓝怕张家对她灭口,她不灭张家的口张家已经要给她烧高香了。

    猛一见到她,下意识就避开,应该是心里怕了她了,直觉遇到她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林千蓝没找来,不是没看到他,就是看到了并不想与他再打交道,不管是哪种,张旭都是松了口气。

    有点特意地躲着林千蓝的意思,他这两天都在修炼,没有出房间。

    今天是贺城主大婚的吉(日ri),他早早起来了,还特地沐了浴。

    虽然弄个清洁法术(身shen)上就干干净净,可大多数修士都没放弃享受泡浴带来的愉悦。

    张旭也不例外。

    换了件喜气点的衣袍,看还有些时间,想着不如在城里走走,比呆在房间里等要好。

    当他打开房间(禁j)制,拉开房门时,松的那口气又给倒吸了回来。

    林千蓝似笑非笑地抱臂站在门外。

    张旭头皮发麻,硬挤出点笑来,抱拳道,“林道友,又见面了。”

    林千蓝放慢着语速道,“是啊,又见面了。”

    “林道友在此,是?”

    “找你。”

    张旭有现成的借口,“实在是不凑巧,林道友,你看,我正有事要出去,只能等明天我去找林道友相叙了。”

    等他参加完婚礼就直接,到时找个人传个讯给林千蓝说有急事离开,容后再见,既脱了(身shen),又让林千蓝找不到错处怪罪他。

    “是正巧,我找张公子有事,跟张公子有的事应当是一回事。”

    张旭眼皮一跳,“林道友是想?”

    林千蓝看了眼四周,“张公子打算在这里说?而且我知道张公子要办的事,时辰还早。”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张旭没得推托,做了个请的手势,“林道友,请进。”

    林千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迈进了房间。

    张旭陪坐。

    林千蓝没说什么客(套tao)话,问道,“你是要去参加贺城主婚礼的?”

    前天看到张旭见她就躲开了,是想找他麻烦来着,可一转念,张旭出现在这里,应当与贺城主娶亲有关,不然就冲着不久前张家家主(身shen)死道消的事,张旭也不会轻易离开张家镇。

    那就好办了,一回生二回熟,她正巧刚出关没什么事,不如还是扮成张常,混到到城主府里旁观一下修士娶亲的盛景。

    至于为什么在大婚当天来堵张旭,就是不给他推托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