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来者不善
    銮车上端坐的红衣女子,分明是长大后的洛灵!

    除了脸上少了点婴儿肥外,与十一二岁时的洛灵几乎一模一样!

    洛灵、洛启和程梓霖三人,是林千蓝来到修真界后,最早结识的朋友,她对他们的相貌记忆犹新。

    她所站的位置正好在銮车的右侧,看到了銮车上女子右脸上的有一颗黑痣。

    洛灵的右眼角到太阳(穴xue)之间,有一颗绿豆大小的黑痣,是胎里带来的,在洗筋伐髓时,只要不是特地去除,黑痣便会一直存在。

    而銮车上女子脸上的黑痣,跟洛灵的黑痣长的位置一样!

    新城主夫人是单水灵根,洛灵正是!

    长得一模一样,还能说人有相似,但单水灵根在修真界可是万里挑一,连灵根都相同,那是相似的女修的可能(性xg)太小了。

    “冥尘,銮车上的女修易容了没有?”

    “是真容。”

    那九成九是洛灵了。但事无绝对,还有她认错的小概率。

    洛灵不是被碧仙宗的飞玉真人收为亲传弟子了吗,怎么又变成了散修,还以低一等(身shen)份的方式嫁给了贺峮山了?

    林千蓝面色越发凝重。

    贺峮山看着是中年人的模样,但他在万仞山当城主都当了两百多年,在当成为城主时就已是金丹后期,那他的年龄少说也有五六百岁了。

    若真是洛灵的话,她不相信洛灵会是自愿嫁给老得掉渣的贺峮山。

    不行!

    她得弄清她到底是不是洛灵。

    如果是洛灵的话,那她得弄清她到底是不是自愿!

    从度淮真人那里得到了洛启的剑的来历,是她娘亲曾用过的。她记起当年洛启说过,他的剑是几百年前洛家的一个姻亲送给洛家的定亲之物。

    两相印证,送给洛家这把剑的人,可能就是她的娘亲。

    而她娘亲名为林洛冰,中间有个洛字,跟洛启的一样,可能来自于娘亲的母族。

    林千蓝推断,在洛家与林家再次结亲时,正好被娘亲遇上,便把这把剑当定亲之物送与了洛家,并在剑上施了秘法,只能是有洛家血脉的人才能拔出剑鞘。

    而她也能,说明她拥有洛家的血脉。

    从辈份上算,洛灵和洛启是她隔了好几代的小辈。

    总之,她与洛灵和洛启不仅是朋友,还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戚。

    从哪方面论,她都不能眼看着洛灵被迫嫁人而袖手旁观!

    銮车稳稳地停在了主(殿dian)前的烛心草红毯上。

    贺峮山先下的车,朝着车内伸出一只手,车上的红衣女子扶着贺峮山的手走下了銮车。

    红衣女子美的空灵。

    “贺城主,好福气!”

    “就是,福气啊!”

    贺峮山向众人颌首,带着新夫人踏上了主(殿dian)外的台阶。

    又一阵的喧闹。

    林千蓝没跟上去,传音冥尘,“你看那个新城主夫人有没有中毒,或被(禁j)锢住了灵力?”

    冥尘道,“灵力没被(禁j)锢。中毒与否不确定,离得太远,有些毒需近(身shen)才能探到。”

    林千蓝要确定洛灵的(身shen)份,也要接近新城主夫人才行。方法简单,看红衣女子能不能拔出那把剑的剑鞘。

    以她扮成的小厮(身shen)份是不可能做到的,那她就换一个。

    “你想做什么?”张旭略带怒意的传音。他从进来后一直关注的不是城主和新城主夫人,而是林千蓝,深怕她真的做出什么来。

    可怕什么来什么,从銮车一来,林千蓝就盯着那銮车上的女子,脸色越来越难看,眼里还浮上了怒气。

    张旭眼前一黑,怕过劲了就不怕了,才有这句质问。

    林千蓝清冷地望了他一眼,

    回过(身shen)往城主府外走去,同时回传音给张旭,“不用担心,我不会连累到张家。”终归不是朋友。

    张旭愣住了,脸上爬了丝愧疚,看着林千蓝飞快地消失在照壁后。

    照壁到门很安静。

    城主府外有着森严的(禁j)制,看着大门是敞着的,可从外面是看不进城主府内的。

    主(殿dian)那边仪式正在进行中,城主府里的管事仆从等都被吸引到主(殿dian)那边,所以照壁这块一时成了僻静处。

    林千蓝瞅准时机一念进了浮音宫里。

    很快,林千蓝从浮音宫里出来,恢复了林千蓝的原貌。

    不是洛灵的话,被人发现她是混进城主府的,报上虚天宗的名号,估计贺城主不会为难她。

    要真是洛灵,她要带洛灵走,洛灵不会相信她的。

    因有了殷宁啸在悟心崖对她出手的事后,她担心虚天宗还有其他人出于她不清楚的原因对她不利,才会易容。

    当然,她也怕有人眼馋她的御雷魔杖。

    自从有了冥尘当帮手之后,她做事时的顾及少多了,不然也不会在让小墨自由地呆在外面,在张旭的面前也没让小墨进浮音宫,不怕他认出来。

    所以说,能力大了,胆也就大了。

    她不惧于用林千蓝的(身shen)份与贺城主翻脸,真到了那一步的话。

    再转过照壁,灯心草红毯两侧只剩下几个城主府的仆从,其他人重新回到了主(殿dian)去了。

    同她一起从浮音宫里出来的还有冥尘,腾二自不会被落下,现在缠在她的手腕上。

    她与冥尘两人俱都衣着不俗,几个仆从虽对两人进来时没人引领而奇怪,但也都没上前盘问,唯恐得罪了贵客。

    “共拜天地!”

    主(殿dian)里传来一声唱喝。

    林千蓝跟冥尘并肩踏进(殿dian)内。

    拜了天地就算礼成了吧?林千蓝哪能让他们礼成?清喝一声,“且慢!”

    林千蓝用上了灵力,清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dian)。

    主(殿dian)内一静。

    林千蓝和冥尘两人太过显眼。

    两人是从主(殿dian)正中的门进来的,而因举行仪式的缘故,从正门到举行拜天地仪式的云台,铺着一丈多宽,十丈多长的云毯,观礼的宾客都安置在云毯以外的地方,云毯那里是空的。

    而且,除了正对着大(殿dian)门的云台上的贺峮山和未来的城主夫人,以及云台外站着的贺喜等((操cao)cao)持仪式的四个外,整个主(殿dian)内百十号人中,站着的只有林千蓝和冥尘了。

    两人都穿着一(身shen)黑,怎么看两人都有些不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