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先礼后兵
    因着举行大婚仪式,主(殿dian)内外的(禁j)制大开,才有了林千蓝顺顺当当地就进了大(殿dian)。

    贺峮山倒是沉着住气,对中断他娶亲仪式的不速之客没有立即出手。

    主要是他看不出冥尘的修为,不敢轻易出手。

    “什么人!”贺喜朝贺峮山看了眼,懂得贺峮山是让他先出头,随即斥喝道。

    云毯是件法宝,五彩色,取五彩祥云的好意头。

    林千蓝纵是正有事做,也忍不住在心里诽议了下贺峮山,他是有多喜欢祥云?她记得贺峮山的飞行法宝也是个祥云状的。

    安全起见,林千蓝自是不会往上踏。

    让冥尘跟她一起出现,打的就是起个震慑的作用。万一是她弄错了,只要没打起来,事(情qg)就有回旋的余地,她也不想凭白无故地竖个敌人。

    在没弄清未来城主夫人的(身shen)份前,她打算先礼后兵。

    林千蓝对着贺峮山虚抱了下拳,淡淡道,“虚天宗林千蓝,路过万仞城,听闻城主大喜,特来沾些喜气。”

    她不能白出名不是?就看她出的这个名好不好用了。

    “林千蓝!”

    贺峮山还没说什么,主(殿dian)内的宾客中有低喊出声的。

    万仞城城主邀请的客人,不是一方城主就是一家家主,要么是某宗门的长老,消息灵通,御雷魔杖现世的事,没有不知道的,林千蓝的大名自然入耳。

    可林千蓝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身shen)边的黑衣男子是谁?这修为……看不透啊,不是修为太高就是没有修为……

    没人会作没有修为之想。

    林千蓝一直关注着红衣女子,在她说出自己是林千蓝时,红衣女子依然是冷清的表(情qg),没有一丝动容。

    难道真是她弄错了?真是洛灵的话,听到她的名字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哈哈哈……”贺峮山大笑了几声,当作没看到林千蓝敷衍的礼数,“林道友到访,

    贺某岂有不欢迎之理?林道友,请进。”看了眼冥尘,“不知这位……”

    “叶兄。”林千蓝让冥尘变幻成了叶云城的模样。

    叶云城在董家杀董骐时顶着的坤竹宗弟子的脸,唯一认得他的真脸的郑家家主郑霍也死了,所以不会有人认出叶云城。

    至于为什么让冥尘冒充叶云城,她是出于善后的考虑,而且这个善后并不是拿叶云城顶锅。

    贺峮山放开了未来城主夫人的手臂,朝冥尘拱了个手,“叶兄。”

    林千蓝名声再响也只是个筑基期,贺峮山怎么也不会回她个平礼,对冥尘则不同了,他看不透冥尘的修为,行礼试探一下,看他的回应。

    冥尘向他微一颌首。

    贺峮山行的是客(套tao)的平礼,而冥尘是前辈的态度。

    贺峮山的笑意没减,就是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了。

    早在贺峮山大笑时,贺喜已安排好了林千蓝的位置,见机说道,“请二位贵客入座。”

    林千蓝却是道,“不忙。来祝贺定当有贺礼。”她略举了下手里的剑,“我这里有把剑,是送于未来的城主夫人的,可否容我当面送到?”

    贺峮山婉拒道,“吉时不可误,林道友的心意我暂代金若领了,待礼成后,再答谢林道友。”

    金若?不是洛灵?一个名字而已,林千蓝随口都能编出好几个来,贺峮山不让她近前,礼看来不行了。

    在众人毫无心理准备时,冥尘和林千蓝已到了云台前,冥尘拦住贺峮山,林千蓝去抓红衣女子的手。

    红衣女子没做任何反抗,任她抓住。

    林千蓝一把把她拉下云台。

    “好大胆!”贺峮山震怒,数个尺多长的尖叉飞向冥尘。

    尖叉却是扑到冥尘近前停住了,如陷入泥沼般进退维谷。这才露出了它的真面目,是九只黑中泛蓝光的蝎尾,每条蝎尾有两条钩子状的尾刺,双齿叉般闪着寒光。

    贺峮山心惊,九毒是上品灵器,即便一击不中,也能自如收回,他有了这(套tao)九毒法宝后,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qg)况。

    那此人……是个元婴真君?

    见冥尘只是困住他的法宝,并没有回击,贺峮山一时踌躇。

    那边贺喜和几个城主府的人动作也不慢,各持法宝攻向林千蓝。

    贺喜提醒另几人,“别伤了夫人!”

    早有腾二使出风障围在了林千蓝四周,贺喜几人的攻击都没能挨到林千蓝的边。

    谁没有几个新朋好友?

    就在贺峮山踌躇着是讲和还是继续打下去时,有人跳了出来。

    一把红色宽剑袭向冥尘。

    随之而来还有一句粗话,“(奶nai)(奶nai)的!我就是看不惯这些大宗门的人横行霸道!”

    跳出来帮贺峮山的是一位长相粗犷的男子。

    红色宽剑同样被困在泥沼里。

    粗犷男子比贺峮山的养气工夫要差,见宽剑被困,脸顿时通红,双手急掐,一个环状法宝飞到了冥尘的上空,一道光柱落向冥尘。

    那厢,在腾二施出风障时,林千蓝把手里的剑塞到红衣女子的手里,“拔出剑来!”

    红衣女子听话地握着剑鞘,轻轻一拔,剑便出了鞘。

    “洛灵!”

    洛灵无疑!

    冥尘适时道,“她的神魂被人(禁j)锢。”

    确认了是林千蓝要救人的人,冥尘这回反击了,手一指,一道极寒之气疾向头顶的圆环,圆环顿时成了冰环,光柱消失。

    当粗犷男子见状忙往回收圆环法宝,冥尘也没拦着。u看书wwuukashu

    “卑鄙!”林千蓝脱口骂道。

    怪不得洛灵没一点以前的灵动气,原是神魂被(禁j)锢。

    主(殿dian)来的宾客大都信了冥尘所说的话。

    从头到尾,未来的城主夫人都很安静,虽很配合,行止也没一丝差错,可就有那么一点违和。经冥尘这一提醒,恍然大悟,那丝违和不就是太安静了吗?

    什么美的空灵,应当说是样子长得虽美,却毫无生气。

    娶个亲还要把新娘子神魂(禁j)锢了,那这个亲娶的有蹊跷。

    再看向贺峮山的眼光,就什么样的都有了。

    粗犷男子收回圆环法宝后,才反应过来黑衣男子说的是什么意思,他看向贺峮山的眼光也充满着惊疑。

    贺峮山听到林千蓝喊出洛灵的名字,心知今天这事不能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