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正好,我也是
    张旭实在想不出,长得并不是天怒人怨的自己,怎么就被同参加范家大少结丹庆典的丹烟真人看上了,出了范家堡不久便被她抓了来,要他做她的侍君。

    被抓后他还曾自嘲,难道修真界女修现在流行收清秀脸的侍君,传言中林千蓝收的侍君都是清秀脸,他再遇到林千蓝后,还一度怀疑林千蓝对他感兴趣。

    温泉水浸入伤口,疼得他暗吸气,花宁下的手够狠!

    他全(身shen)灵力被(禁j),这会丹烟真人的耐心是用尽了,留给他自救的时间不多了。

    在画舫从荇堰横穿过来的时候,他看到了那只变异火鸦,紫喙,(身shen)量比寻常火鸦大上一倍的,除了林千蓝的灵兽小墨,不会再有另一只一样的。

    他当即心里就一阵激动,他有了获救的希望了!林千蓝的实力,他在城主府主(殿dian)真正见识到了,一招杀四人,更别提暗中保护她的那个黑衣男子。

    可他被喂了药,提不起灵力,想向林千蓝求救都做不到,

    只能寄希望于能被林千蓝撞到,看在相识一场,他曾帮过她的面上向他拖援手。

    张旭想多拖延一段时间,强隐了怒意,“丹烟真人,你不缺少侍君,何必强求?我之前跟真人解释过了,我跟别人已有了婚约,真人也不屑于抢别人的吧?”

    丹烟真人是个散修,侍君收了至少有八、九位,听说她只收清白的男子当侍君,所以张旭才会找了这个托辞。

    丹烟真人长得还不错,只是眼睛显得很凶,这会更是凶色明显,“怎么?让你当我的侍君委屈你了?再推三阻四,别怪我不给你主动的机会!”

    手轻轻一挥,张旭便动弹不得了。

    花宁不怀好意地笑了一声,“你以为丹烟主子没打听过你?什么婚约,哪里骗得过丹烟主子!”

    他再掐诀,从温泉升起数十道水刃,飞向张旭,片刻间,张旭的牙白色法衣被割成了碎片,只剩下里面穿着的一(身shen)淡青色的内衣衫。

    眼看花宁要把他的衣服全扒光,张旭大惊失色,口不择言,“我说的是真的!我是虚天宗林千蓝的侍君!刚定下的!”

    张旭说完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可话已出口,不能再改,索(性xg)又大喊道,“我真是林千蓝的侍君!她马上就会来找我!”

    即便是口不择言,他也说了个容易让人信的,他要说与林千蓝是道侣,那也得有人信。

    最近一段时间,林千蓝在他周围出现的频率太高,在他心目中,林千蓝又是个厉害角色,所以他才会下意识地就扯出了林千蓝的大旗。

    在范家堡的时候,还有人提及林千蓝的事,丹烟真人对林千蓝的名字应该不陌生。

    后来大喊的那两句,是他有意的,他知道林千蓝就在荇堰,便赌一把,希望能传到林千蓝耳中。

    只是,张旭没想到他的话起了反效果,丹烟真人重重地冷哼一声,早就花宁一藤条抽过去,张旭(身shen)上多了长长的血道!

    花宁嗤笑道,“一个小筑基而已!拿我家丹烟主子跟那种货色比!你也真敢!”

    蓦地!一道红色剑光快如闪电般地斩向花宁!

    丹烟真人脸色微变,一面金色大盾挡在了花宁面前,拦住了剑光。

    可花宁还是惨叫了半声,另半声噎在了喉咙里,直直地倒在了地上,(胸xiong)口破了个大洞,沽沽往外流着血!

    “谁!”丹烟真人神(情qg)骤变,她连杀了花宁的凶手的影子都没看到。

    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出现在温泉另一边,唇角处挂着一抹没有温度的笑意,“丹烟真人吗,这个张旭我要了。”

    “是你杀了花宁?”丹烟真人并不相信是此人杀的,因为花宁一个筑基初期,能让一个筑基中期在她面前给轻易杀了?

    可她的神识没有探到除了面具男子之外,还有任何人在。

    “他该死。”

    丹烟真人突然消失,在她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只红色的兽爪,比死去的花宁(胸xiong)口上的大洞要小一圈。

    兽爪的主人渐渐现(身shen),是一只两尺大小的红色环尾狐。

    “倒是溜的快。”面具男子唇边的笑意不变。

    张旭别的不清楚,只清楚他从丹烟真人手里落到了面具男子和他的灵兽手里。

    面对把丹烟真人都吓得遁走、连她侍君的尸首都顾不收的红狐狸,他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念头,何况他的灵力还被(禁j)着,想拼着逃一把试试都做不到。

    面具男子问张旭,“你是自己上来,还是要我帮忙?”

    张旭如梦方醒,赶紧答道,“我自己出来。”动作不慢,几下上了岸。

    “接着。”面具男子扔给他一个玉瓶,“解药。”

    张旭打开玉瓶,倒出一粒灵丹来吃了。面具男子想让他死或者让他生不如死,马上就能做到,不会多此一举给他下毒。

    灵丹入口即化,丹田和经脉的束缚一节节退去,重新拥有灵力的力量感让张旭心里安定了不少。

    他又服了粒疗伤丹,(身shen)上的那道血印很快愈合,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件外袍穿好。

    面具男子提着一把红色的长剑看着他做这一切。

    穿戴齐整,张旭方对着面具男子深躹了一躬,“多谢道友援手。”

    面具男子嘴角的笑意加大,“我可不是谁都救的。认识一下,我叫萧尧。你说你是林千蓝的侍君?正好,我也是。”

    面具男子正是萧尧,他泡温泉的那个堰,恰巧跟这里只隔了一个堰,从画舫落下时,他就注意到了。

    在听到张旭说是林千蓝的侍君的话时,他一下子就从温泉里跳了出来。尽管确信林千蓝不可能收什么侍君,他心里还是打翻了醋坛子。

    过来时正听到花宁骂林千蓝,他立即跟颜十四一起出了手。

    因为张旭说了‘林千蓝正往这边赶来’,他才没有一并杀了张旭。

    张旭惊得倒退了一步,忙澄清道,“萧道友千万不要误会,我刚才说是林道友的侍君,是为了让丹烟真人放了我,不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