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心有所顾
    张旭可不会真信这位萧尧道友所说的他也是侍君的话,有这样实力的人哪会给人当侍君?

    他应是碰上林千蓝的亲人好友了,萧尧是在拿话讽刺他。

    “不是真的……”萧尧唇角的那抹笑意变成了冷意,一道红光闪过,张旭(身shen)上多了一道剑伤。

    张旭(情qg)知自己理亏,没还手,也不敢还手,旁边那只把丹烟真人吓跑的红狐正用厌恶的目光盯着他呢。

    “谁(允yun)许你往她(身shen)上泼污水!”又一道红光!张旭(身shen)上再多一道血痕。

    他也听到了有关林千蓝到处收侍君的传言,他从没信过,可却不(允yun)许有人故意地抹黑她!要不是张旭的话里透出与林千蓝真有些关联,张旭现在已是个死人了!

    “唔……”张旭忍不住哼出了声。伤口不及(性xg)命,却是疼得要命,他疼得腿都有点打颤。

    张旭苦笑道,“我,我很抱歉。当时(情qg)急之下,口不择言了,等说出口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说的是什么。不过,林道友收了许多位侍君的事不是我胡编的,是有人亲眼在虚天宗山门前……”

    他瞄了眼萧尧,见萧尧没有起怒,便继续说了下去,“见到了,嗯,林道友的一位侍君。方才是我的错,不该把林道友牵扯进来。”

    他说是一方面的原因。

    另一方面,他在心底里还是对林千蓝有着一些怨怼的,不由自主地就想把事(情qg)往她(身shen)上引。

    张家辛苦了两百多年,才打开古遗塔里的遗址,却被林千蓝捡了个大便宜。

    洞天里四个断崖上的洞府都被打开了,除了一些寻常的东西外,什么都没有。

    各类灵药灵植,都只剩下少量的几株。

    而且以林千蓝的同伴的手段,能阻止度淮真人杀了他的父亲,却没有阻止,明知林千蓝没有义务,却是仍然对她有了怨怼。

    因为知道父亲想对林千蓝下手,歉疚与怨怼相抵,出了洞天后,他在提到林千蓝时,说是亲眼见林芸被度淮真人杀了,尸首烧了,瞒下了林千蓝安然离开的事。

    可在万仞城再遇到林千蓝,林千蓝一句都没问及张家现在怎么样了,也没问他是怎么处理她离开的事的,让他心底里再起了些怨怼之气。

    萧尧轻捻下手指,一把火烧了花宁的尸首。

    没再拿剑往张旭(身shen)上招呼,问张旭,“你在哪里见到的她?怎么知道她往这里来的?”

    张旭不敢隐瞒,“我在不久前看到林道友的灵兽了,才会断定林道友在附近。”

    萧尧扫了眼幻尾灵狐,“颜十四。”

    颜十四一闪不见,不消片刻就回来了,说道,“林仙子在南边。”

    听到幻尾灵狐说活,张旭没有太过惊讶,能把丹烟真人吓跑的灵兽,不会低于七阶。

    萧尧唇边弯起大大的弧度,说不出的俊美,“我还以为要到虚天宗才能再见到。”

    萧尧的半面笑容惊艳了张旭,他给传言的可信度打了大折扣,谁说林千蓝喜欢收清秀脸的侍君?有这样的朋友珠玉在前,他不相信林千蓝会看得上清秀脸。

    “滚吧!”萧尧懒得问张旭与林千蓝是怎么认识的,又是什么关系。

    能让张旭存着向林千蓝求救的念头,两人的关系不是朋友也差得不远。

    他了解林千蓝,她心存良善不假,可同样心存淡漠,对一般相识的人,或许哪会心血来潮会帮一把,但大多数时候都是理都不会理。

    他原想把张旭扔到林千蓝跟前,由她来处置,可他不想再见到林千蓝时,有个外人在场。

    跑了个丹烟真人,他若是杀了张旭,以后传到林千蓝耳中,即便他是为了她出气,可却有越俎代庖之嫌。

    张旭如获大赦,再向萧尧拱了下手,“多谢萧道友。”跳上飞剑,有多快飞多快地往北面去了。

    林千蓝可是在南边,他离林千蓝越远越好!

    他哪有脸再见到林千蓝?在那句说出口的时候,他还得意于自己有急智,经萧尧的口再说出来,让他羞愧难当!

    他心里那点对家中长老选胞妹张蝶做家主的不舒服感没了,他不如张蝶良多!

    望了眼张旭类似于仓皇逃走的(身shen)影,萧尧却是低头轻叹了一声。

    一旦事(情qg)与女贼有关,他总是瞻前顾后,思虑过多,深怕做多了一点或做少了一点,会影响到女贼对他的看法,有一点可能会让女贼不喜的事,他都不会去做。

    照他的(性xg)子,张旭已经死了,可他仅对他小惩大戒就放了他,皆因心有所顾。

    心有所顾到,连女贼这个他特有的称呼,他都不敢轻易叫出口了,深怕她会因此拒绝他。

    出了朔轮秘境之后,他立即跟她辞别,是萧家真的出了大事,他不得不马上赶回清玄宗,亦是怕女贼会对他说出拒绝的话来。

    以女贼喜欢把事挑明了说的(性xg)子,只要她确认了他对她存着(爱ai)慕之心,一定会把事(情qg)摊开。

    只因同被困在琥珀界里,她也不十分的确定,才没有当面问他。

    可他知道,女贼的心思不在他(身shen)上,所以,他不能给她挑明的机会,便匆匆离开了。

    原想着等沉淀几年后,他再想个好些的方式来到女贼(身shen)边。

    可事(情qg)总是计划没有变化快,他一下子多了无数个(情qg)敌出来,还个个不比他差,他再不到近前看着,女贼的心思更不可能落到他(身shen)上了。

    不过——萧尧轻轻揭开脸上的面具,无论什么(情qg)况,他决不会放弃女贼!

    忽然想起了什么,萧尧换掉了(身shen)上淡紫色的外袍,换成一件黑色绣有暗纹的。

    ※※※※

    林千蓝的温泉泡的没那么安静。

    主要是小墨在水里兴奋地扑腾着,腾二是泡不成,跟小墨胡扯来胡扯去地斗着嘴。

    冥尘没有下水,林千蓝在水里游了会,双肘压在池沿跟冥尘讨论小墨的升阶问题。

    万年冰玉髓有了,为了保险起见,还需要炼制几粒能压制火灵力的丹药。

    论打斗杀人寻宝什么的,她和她的小伙伴们都擅长,可说到炼丹炼器,她和她的小伙伴们都抓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