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雕粽子
    萧尧是以这种方式赶在林千蓝挑明之前,把这事摊在明处。

    结果如他所想,林千蓝在他说了这些话之后,原本刻意与他拉开的距离又回复到在琥珀界她刚筑基的状态。

    不是她对他的(爱ai)慕之心有了回应,而是如他所愿,她认为他对她没有(爱ai)慕之心,才会拿这事来开玩笑。

    她又怎知道,他每次说出对她有(爱ai)慕之心时,在他心里都是一次表白,没打动女贼的心,却让他每每都心跳不已,总是幻想着接下来就得到她的回应了。

    林千蓝回应了,“嗯。你的自大和厚脸皮绝对排第一位。”

    不是萧尧想要的回应。

    他对女贼是没别的辄了,只能对她下狠招,脸皮厚一些。厚脸皮这事吧,一旦开了头,脸皮厚度只会增不会减。

    林千蓝被萧尧弄糊涂了,她八、九不离十的猜测下降到一半一半。

    在她记忆里,萧尧从不是个把喜欢不喜欢挂在嘴边的人。

    还记得在谭家住着的时候,她送他一个钱袋当生辰礼,他心里明明很喜欢,却说着‘看你有诚意的份上,小爷我就勉强收了’的话,那股别扭傲骄劲,甭提多足了。

    在琥珀界时,两人的关系达到了相识相知的地步,萧尧虽有时在她跟前耍点无赖,依稀还带有少年时的别扭劲,可却从没说过喜欢她之类的词语,也是她不能十分确定的原因。

    在谭家时听谭澄轩说过,萧尧把他的亲妹妹宠得没边了,有求必应,没求也应。

    万一萧尧是移(情qg)作用,亲妹妹不在(身shen)边,把她兼当亲妹妹一样(爱ai)护有加呢?

    所以尽管觉察到萧尧对她的心思不一般,却不敢十分确定。

    又因各自宗门所在甚远,想见个面都得飞上几个月的路,什么心思不心思的,林千蓝在与萧尧分开后,就抛到了脑后。

    林千蓝盯着萧尧,他却给她飞了个媚眼。

    林千蓝猛然间出手,四条绿藤把萧尧捆了个结实。

    萧尧没做一点的反抗,林千蓝捆得容易。

    林千蓝只把他捆着,萧尧还是坐在地上的姿势,只是两条腿被捆成了鱼尾般。

    萧尧扭了下他的‘鱼尾’,再对林千蓝眨了下眼,“不用捆着,女贼,我的心都被你偷走了,不会跑的,你去哪我去哪。”

    萧尧没有做出任何反抗,林千蓝松口气,萧尧没被人穿越。

    不是她多想,萧尧在对她的言行上,实在是变化太大了,有个重生的柳妍惜的例子在前,穿越的事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萧尧现在左一句(爱ai)慕右一句喜欢的,跟她曾呆过的异世里的男子言行很相象,所以她怀疑眼前的萧尧是被异世的人穿越了。

    要是穿越者带有萧尧的记忆,那她问什么,此萧尧都能答上来。

    而应急反应则不是,在突然受到袭击时,每个人下意识的反应都不会一样,若是萧尧被人穿越,对她不会有多少信任,一定会反击,或者显露出反抗的意图来。

    在琥珀界时,除非是两人进行打斗练习,萧尧对她的偷袭出手从不反抗,弄得她后来再也不拿他练习偷袭了。

    没被穿越就好,不然她都不知是该把他杀了还是关起来了。

    林千蓝手一动,刚想把绿藤收回来,便听到萧尧说她把他的心偷走了,明知道他不过是信口说说,可她的呼吸还是乱了一息。

    此句甜言蜜语的威力是万吨当量级的!

    说来她除了曾对青梧真人动过那么一回心思外,在感(情qg)的其他方面都是小白,更不曾有人对她说过任何甜言蜜语。

    还是如此重量级的甜言蜜语!

    而且说这话的人是个非常出色,她也不讨厌的人,在她心无所属的(情qg)况下。

    简直是会心一击!

    恼羞成怒就是接下来林千蓝这样,不仅没收回绿藤,还加了道冰冻术,把萧尧变成了冰雕粽子!

    萧尧从少年时期就深埋在心里的话,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说了出来,他以为多少会让林千蓝有所触动,可林千蓝对有所触动的反应却是冻了他。

    真个是快乐并痛到麻木着。

    有反应就说明他现在用的方法有效,想打动女贼,对她采用温水煮青蛙的温(情qg)方式是无效的,他在琥珀界用了十一年都没做到。

    可这当冰雕的嗞味……嘶!

    此举开了先例,一路上,只要萧尧再说一点过分的甜言蜜语,他就得当一回冰雕粽子。

    萧尧却从不还手,任由林千蓝出气,到后来林千蓝自己都觉着没意思了,不冰了,趴在冥尘(身shen)上听着,权当修炼心境了。

    在与冥尘签订契约时,冥尘与她说过,不经他同意,不许泄露他的真实(身shen)份。

    冥尘没发话,林千蓝在跟萧尧介绍冥尘时,只说他与她签了平等契约,没提冥尘的品阶和已经化形的事。

    而冥尘在萧尧面前也没开过口,与她交流都是靠传音。

    ※※※※

    虚天宗的山门最近几个月来都很(热re)闹,除了本宗弟子的(日ri)常进出外,进出山门的人中,多了许多外宗弟子的(身shen)影。

    八大宗门的大比五十年一次,实行八大宗门轮流承办的方式,等于每个宗门四百年才举办一次大比,因此,每次的大比,对承办的宗门来说都是一件大事。

    各大宗门选出参加大比的都是精英弟子,精英弟子没有一个是养在温室里用丹药堆的,都是天赋加上自(身shen)的努力才能成为宗门的精英。

    被选中参加大比的各宗门弟子,大多数都不会选择跟宗门带队长老一起去,而是提前一段时间,或单独,或跟几个同门一起提前离宗,边走边历练。

    也因此,虚天宗几乎每天都有不同宗门的弟子前来,于是,安排弟子接待,向宗内汇报,通知先来的该宗门的人,核查来人(身shen)份,总归虚天宗的山门前要忙乎上一阵子。

    随着大比(日ri)期的临近,前来报道的各宗弟子扎起了堆,一天两拨都是少的。

    今天也不例外。

    一大早已经迎进去朝云门的一行两个弟子。

    午时过半,又来了一行。暗夜泠风说隆重推出好基友夏木果子的古言《君为聘》,宠溺爽,喜感古言,已肥到可以宰的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