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千娇百媚
    三道剑光落在山门前,是三个穿着蓝色剑修道袍的修士。

    “虚天宗的山门就是这样的啊!”其中一个女修抬头望着山门一边高大石柱上的墨色麒麟,听不出她是称赞还是失望。

    “五师妹。”站在她旁边的男修说道,“我们还是快些进去吧。”

    女修回头看着他,“四师兄是想早点进去看林千蓝长的什么样吧?”声音说不出是清冷还是落寞。

    “五师妹!”四师兄生气了,“我并没有那种想法。”

    同来的另一位面相年轻的男修离两人较远,收了飞剑后往四下看,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他纵(身shen)跳上了离山门百米远的一块三人多高的白色大石上,并坐了下来,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互称四师兄和五师妹的两人听到笑声一齐看过去,面色都不大好。

    四师兄快步过去,站在石下不远处向坐在上面的人低声轻喝,“八师弟,快些下来!”

    八师弟止笑道,“四师兄记得么?听人说那位侍……”

    “八师弟!”四师兄喝断了他的话,“谨言慎行!”

    “切!”八师弟朝天翻了个眼,还是跳了下来,说道,“有人做得,我说不得?四师兄,不要听宗门的,那样的一个女子,怎能配得上四师兄?”

    四师兄往山门处扫了眼,见守山门的两个人并没有往他们这里看,压低声音说道,“我说了,我并无此意,宗门也说了听凭自愿。”

    “听说林千蓝长的是千(娇jiao)百媚,我怕四师兄会被她的美色迷住了。”八师弟往旁边大石呶了呶嘴,“那位侍君不就是?为了留在林千蓝(身shen)边,都敢跑到虚天宗来哭闹,不就是被她的美色迷住了吗?”

    四师兄没说什么,却有人在空中接了话,“这位小师弟说的不错,林千蓝是很美,我都被迷住了。”

    有一黑衣男子翩然地从空中落下。

    听话听音,四师兄听出了来人的不悦,他警告地瞪了八师弟一眼,不让他再说话。

    四师兄朝来人一拱手,“我家师弟年纪小,说话放肆了些,请道友多多包涵。”

    因宗门有意让他争取与林千蓝结成道侣,给了不少与林千蓝有关的资料,来人高大俊美,一(身shen)黑袍,跟林千蓝三师兄的形象相符。

    不管是不是,他们在人后说人长短是事实,能不结怨就不结。

    给八师弟使个眼色,八师弟也不太(情qg)愿地朝来人拱了下手。

    随后又一位粉衣女修带着一只黑豹灵兽落在了山门前,收了飞剑,粉衣女修便往山门走去,黑豹紧跟着她。

    粉衣女修同时传音给黑衣男子,“萧尧,不用理会,让他们说说又说不掉一块(肉rou)。”

    粉衣女修自然是林千蓝。

    那个八师弟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说的目的也是为了不让他们的四师兄竞争她的未来道侣,她欢迎还来不及,哪会跟他计较几句闲话。

    说她闲话的人多了,只要不是恶意诋毁,她已经能做到面不改色的当别人的故事听。

    而且,八师弟说的也是事实,是有位她的‘侍君’在大石头上面哭诉来着,她迫不及待地要回峰上去赏她的这位‘侍君’几记老拳了!

    “是你!”五师妹惊喜地看着林千蓝,朝她走了过去。

    林千蓝同样认出了她,停了下来,“是庄道友。”庄汀然,是她出了琥珀界后,在朔轮秘境里遇到的几个御剑门弟子中的一位。

    四师兄已在行礼了,“多谢道友的救命之恩。”

    林千蓝摆摆手,避开了他的谢礼,“许道友太客气,我当时只是恰逢其会,并非刻意。”她当时出手是因为混乱域那人冒犯了她,不是为了救人。

    “那也是救命之恩。”庄汀然快人快语,动作也快,说话间礼已经行了下去,既然有心谢她,林千蓝便没再避开。

    庄汀然行过礼,笑着问林千蓝,“师姐也是来参加宗门大比的?当时都忘了问师姐的名讳,师姐是哪个宗门的?”

    在朔轮秘境时,林千蓝因不是特意救的人,在两人向她报上名字的时候,她并没说出她的。在望麟山围攻围观的人中应当也没这两人,不然不会认不出她。

    萧尧笑了声,替林千蓝说了,“刚才这位小师弟还说她千(娇jiao)百媚来着,怎么这会不认识了。”

    “林千蓝!”八师弟瞪大了眼盯着林千蓝。

    林千蓝没什么表(情qg),冲几人点了下头,叫上冥尘,朝山门走去。

    “啾!”小墨才飞到。

    小墨的监护人腾二随后缠回到林千蓝的手腕上。

    林千蓝召召手,小墨落到了她的肩上。

    萧尧又朝三人看了看,跟着林千蓝去了山门。

    庄汀然和许召峰两人面面相觑。

    八师弟在两人(身shen)后,小声说道,“那个男的也是林千蓝的侍君之一吗?”

    “八师弟!”庄汀然和许召峰两人同时回头喝叱。

    有位守山门的弟子认识林千蓝,忙行礼叫了声林师叔。

    林千蓝照规矩拿出了(身shen)份牌,带着冥尘进了山门后,对那位弟子一指萧尧,“这位道友跟我不是一起的,你们按规矩办吧。”

    听出林师叔是让为难一下黑衣男子的意思,守门弟子照办,“是,林师叔,一定照规矩仔细查证(身shen)份。”

    林千蓝带着冥尘踩着飞剑扬长而去,留下萧尧被客气地拦在了山门外。

    知道最多耽搁点时间,以萧尧的(身shen)份是进得来的,林千蓝还是心里爽快。

    一年多的时间没见罢了,萧尧对她的态度跟变了一个人一样,现在的萧尧让她不太能招架。

    她已不想他到底对她是真有(爱ai)慕之心,还是借由这次的联姻事件来消遣她,反正她认真地对他说了自己的想法:她只想修成大道飞升上界,不会跟任何人结成道侣。

    她还记得萧尧听她说完之后的样子,先是愣了下,然后就是她看不懂的复杂神(情qg)了。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萧尧的神(情qg)里有那么一丝喜悦的。

    她说不会跟任何人结成道侣,他露出喜悦,是表示赞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