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离宗真相
    “你师父从小受宠着长大,自然被宠出些脾气,犯起脾气来,谁的帐都不买,除了小洛冰。小洛冰对你师父的影响至深,这也是为什么——”

    薄怒从眼底划过,倪非垂下眼帘,手里的花旋得飞快。

    林千蓝明白倪非无法说下去原因,下面的话事关他的本命誓言,她替他说了,“是为什么殷宁啸明知道有人要加害我娘亲,而不阻止的原因。他是借着别人的手,让我娘亲离开师父的视线。”

    她认真想过,殷宁啸不会是给她娘亲下毒的人,除非他想让师父与他决裂,再说,师父喜欢娘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要下手早下了,不会等那么多年后。

    而且,她打听过殷宁啸,是个有名的急脾气,真要除掉娘亲,他会直接痛下杀手,而不是下一种慢性毒药。

    倪非继续说他能说的,“小洛所说的每一句话你师父都会听进去,记在脑子里。

    小青梨之所以在你娘亲离开后,没有一直在宗外寻找,是因为小洛冰曾对他说过,虽然她不能回应他的爱慕,但她希望能在上界与他相遇。

    然后与他约定,不论是谁有了不测,另一人一定要替另一人到上界看看,看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林千蓝起了泪意,娘亲说这些话时,不会想到她以后真的遇到了不测。

    “不过,小青梨还是去找了,三十多年后才回来,让我帮小洛冰再推演一次。我推演的结果是小洛冰还会回来,他便没再离宗,一心在宗内等着。”

    林千蓝接道,“只是,没想到回来的是我。”

    倪非手上一紧,红花断了茎,落在了木台上。

    林千蓝直视着倪非纯净的眼眸,“我娘亲是玄牝水灵体。”

    倪非的眼眸有光亮闪了闪。

    “宗里有人想转世。”

    给人下慢性毒药,都是为了逼人就范。娘亲能活着离开宗门,就说明了这一点。

    给她下毒的人不怕她不就范,认为她不会选择离开,或者离开了也会自动回来。

    可他们错看了娘亲的性子以及小看了娘亲的能力,刹那芳菲尽会在一年后毒,而娘亲硬是把毒性压制了一百多年,宁愿死都没再回宗向人屈服。

    倪非的眼帘垂下。

    林千蓝知道自己猜对了,怒火快要烧出胸外。

    有人想让娘亲成为他转世的新身体的培养器皿!

    “你很聪明。”倪非抬起眼帘,“所以,不要辜负你娘亲,她一定不想让你为她而死。”

    林千蓝使劲握了握手,让指甲刺在手心上,疼度不强,却能让她的大脑不被怒火烧昏头,“我不会。我说好了等你十年,就会等。”

    从贺峮山记忆中得知,他手中转世的方法是从虚天宗得来的,因记忆的缺失,具体是从哪个人手里得来的不知道。

    林千蓝在从洛灵推及到娘亲,娘亲极可能同样是玄牝水灵体时,就猜测了娘亲被迫离宗的原因,问倪非是想确认。

    那个想让娘亲当培养器皿的人,一定跟倪非的本命誓言有关,若是她固执地一定要现在报仇,结果会是倪非不想被本命誓言反噬而死的话,就必须杀了她。

    而且,以她当前的修为要报仇的话,没有冥尘腾二帮忙是做不到,到时还会连累到冥尘和腾二他们。

    这种仇人快亲人痛的事,她绝不会做。她不急,不过是再等八年而已,她等着起。

    心绪平复后,林千蓝问倪非,“如果回去后我师父问起呢?”

    倪非肃容道,“你也知道,事关小洛冰,你师父一冲动就可能做出些无法挽回的举动,在这点上,他有时不如你冷静。

    殷宁啸关他,除了让他稳固修为外,也是怕他一直追究你娘亲的事,惹上他惹不起的人。从这点来说,殷宁啸是为了你师父好。

    也因此,殷宁啸在得知你是小洛冰的女儿后,把对小洛冰的气撒到了你的头上,那次在悟心崖才会对你出手。

    看在你师父的份上,他倒不会杀了你,但是会把把关起来或藏在某个地方逼你师父放弃追查小洛冰的事。”

    林千蓝站在外人的角度,可以理解殷宁啸为了殷青梨所费的一番苦心,可放在她自己身上,她不会原谅殷宁啸对她出手的事,若是敢再来一次,她也不会手软!

    知道倪非是为了她师父着想,才会为殷宁啸说了几句好话,殷宁啸毕竟是师父的师父兼叔祖,就算师父为了她跟殷宁啸翻脸,心里也要背个欺师灭祖的负担。

    看到倪非又在瞟冥尘,林千蓝给了个痛快话,“倪非放心,殷宁啸不来找我的麻烦,我不会主动招惹他的。”

    倪非满意,“你师父已经回到了落烟峰,他若是问你有关你娘亲的事,你猜到的那些都不要说,实在不行就都推到我身上。”

    林千蓝明了为什么倪非会抢在她回落烟峰之前拦下她了。如果没有倪非这一拦,一回到峰上师父就可能马上找她问话,她肯定会说。

    师父知道宗门的事比她多,从玄阳之体就能猜出害了她娘亲的人是谁。

    以师父对娘亲的执著,和他一旦涉及到与娘亲有关的事上所犯的冲动,可能她说完师父就去报仇了。

    师父去报仇的结果跟她的一样,最后对上的是倪非。两个人总得死一个。

    或者两个都死。

    她不知道倪非为何偏爱师父,可她就是知道倪非是不会舍得杀了师父的。换成是她,倪非会舍得,让她还有些犯小嫉妒。

    “倪非放心,师父那里有我。”不是林千蓝自信,她拉出娘亲的大旗来,师父不得不就范。

    倪非笑了,不同以往带着媚惑的笑,而是纯纯粹粹,干干净净,如雨后绘有彩虹的青色天空。

    因倪非的这个笑,林千蓝起伏过的心绪彻底平息下来。

    两人一时都没再说话,同步地看向眼前耀眼的红色花朵。

    不是什么灵花,是一片火红的重瓣虞美人,因生长在灵气浓郁的虚天宗内,比寻常的虞美人要大上一倍,更为红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