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 送她一场机缘
    一阵风吹过,片片红绡空中翻舞,飞飞扬扬落到地上。

    林千蓝再看向倪非,撞入的是他纯净的眼眸。

    到底是什么样的生灵,才能在度过了几万年岁月,甚至至少一万年都不得自由的境遇下,依然有着如此纯净的眸子?

    再往那双眸子的深出看,映入的是那片火红的虞美人,火红的花朵在盛极时随风飘落,渐渐花株也枯了。

    后来枯枝或被风吹走,或被雨打落地下辗化成泥,它生长过的痕迹被其他草木覆盖。

    又一阵(春chun)雨过后,嫩芽破土。一天天过去,嫩芽已长大成株,在某一天,火红的花朵重新吐艳。

    这只是一年。

    时间再往从前回溯,长有虞美人的地方,原是沙石地。石头下方长了片片湿滑的苔藓,几茎细草透出石缝里在风中摇动。

    细草也开花,小小的白色花朵,一小朵非常不起眼,可整片看去,一个个小圆点如同落在草叶上的珍珠。

    再之前是片河滩,有虾蟹爬过。

    河滩是由一片湖泊地势抬升形成。

    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的回溯。

    方圆千米内的白云苍狗。

    她修的是自然之道。万物都有生有死,有起有落。

    或许万物的结局都是个死,一天,万年,亿年的石头也有毁灭之(日ri)。

    但,生如夏花当怒放,方不枉为夏花一场。

    林千蓝端坐不动,眼光放到无限远,(身shen)边灵气涌动。

    冥尘起(身shen),悄无声息地走出木台。

    腾二伸了伸红信子,从林千蓝手腕上轻轻滑落下来,尾巴往林千蓝怀里轻轻一卷,把沉睡的小墨卷了出来,离开了灵气涌动所范围。

    看冥尘没有反对的意思,腾二把小墨放到了冥尘的(身shen)边。

    倪非这才起来,出了木台后,随手设了个结界。

    冥尘站在浅坡的高处,问唇色变浅的倪非,“你为何会耗费心力送她一场机缘?”

    林千蓝是在倪非的引导下进入了顿悟状态。

    倪非耗费的心力不是一点半点,眉间略有疲惫之态,倚着块大石坐下,微微一笑,“当年小洛冰的事,我没能阻止,一直心有所憾。

    当(日ri)推演的结果是小洛冰会转世回来,可算不出为母之心会左右小洛冰的决定,让她改变了主意,宁死不伤腹中胎儿,让胎儿得以有了主魂,长成出世。”

    倪非转而看向结界里的林千蓝,“不止是弥补当(日ri)所憾,小千蓝值得我这样做。”又问冥尘,“你呢?为何留在她(身shen)边?”

    冥尘道,“我与她有契约。”

    倪非再笑笑。小千蓝样样比不过小洛冰,但就这运气比小洛冰要强,敢跟一只幽冥豹签订契约,还没被幽冥豹反噬。

    “林千蓝回来了!”

    林千蓝回宗的消息,比长了翅膀飞的还快,由山门传向宗内各处。

    实在是这几年围绕林千蓝发生的事太多了,还一件比一件大,一件比一件前无仅有。

    不说御雷魔杖那件传遍了至少小半个修真界的大事,单说几个月前发生的侍君事件,让整个宗的弟子都多喝了几道茶,多烤了几次(肉rou)有吃有喝好闲聊。

    最近,林千蓝又有事了!

    八大宗门大比在即,据可靠消息称,七大宗门都有意让弟子跟林千蓝联姻,本宗的宗主也(允yun)了。

    今年的大比,宗内的女修有眼福了,各大宗门在挑选参加大比的精英弟子时,除了实力外,另加了个容貌一项。

    据小道但可靠的消息称,各宗门来的男弟子,端的是(春chun)兰秋菊各有千秋,颦笑嗔怒各自风流。

    啧啧!

    都在等着看林千蓝会做出什么反应。

    他们一时是等不到林千蓝了,因为林千蓝正在顿悟中,顿悟时间不一,或一盏茶,或一天,几天十几天的都有。

    在离林千蓝顿悟地点不远的秀月峰上,尽是小道但可靠消息里的人物。

    秀月峰是仙元峰的副峰,各大宗门参加大比的弟子就被安排在秀月峰上。

    林千蓝回来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秀月峰上,端的是各有表(情qg)。

    秀月峰峰顶有处倾斜度不大的尖角,名为望月岩,此时岩上聚了五位男修。

    五位男修各有风骨,都是一副上好的相貌,或坐或躺,或迎风而立。

    谈着谈着,话题很快转到了林千蓝那里。

    “靖言兄,你对林千蓝怎么看?传言是真是假?”盘坐的一位着朝云门道袍的男修问道。

    “真假有什么关系?只要御雷魔杖是真的就行。”枕着手臂仰躺着的丹道门弟子柯靖言答道。

    转头回问,“龙飞兄难道真想与林千蓝做个鸾凤和鸣的神仙道侣?”

    龙飞轻咳一声,“我还没想好此事。”又问迎风站立的许召峰,“召峰兄呢?”

    许召峰神色隐晦,“我,无意参与此事。关于传言的事,应当有误,我观林千蓝此人并非传言中那般不堪。”

    龙飞问道,“召峰兄见过林千蓝了?那她长得怎么样,是传闻中美艳的样子么?”

    “我见过林千蓝了。方才进山门时正好遇到,她非是那般轻浮的女子。”许召峰没有提他曾与林千蓝有过的交集。

    散漫地坐在望月岩中间的南华宗弟子,“我倒是对林千蓝(挺tg)感兴趣。”他的话别有意味,“道侣就算了,不如来一段你(情qg)我愿的双修。”

    “郗霈兄!”许召峰皱眉道,“此话过了!”

    郗霈不以为然,“她都跟不知几个侍君双修过了,我不嫌弃她就算了,有什么过不过的?”

    坐在望月岩最高一角的男修突然出声,“若是林千蓝真人如此,你们的哪个师长会让你们与她结为道侣?”

    他的一席话让四人俱都不再言。

    能成为精英弟子的心智都不会差,他们是被传言误导了。其中也是宗门师长们考验他们的成分在。

    “哈哈”柯靖言大笑道,“真是一叶蔽目!谢了,丁翰兄!”

    丁翰微点头,“各位不过是没把此事放在心上罢了。”

    “那也多亏了丁翰兄的提醒。”柯靖言从地上跃起,“我这回要与林千蓝好好结识一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