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保证不打死
    “林师叔回来了”

    “扑楞楞!”一群早归的灵雀被惊得不敢回巢。

    林千蓝一直御剑到了自己洞府院外,武东正好出院子,忙向她行礼,林千蓝这会没空理他,进了院子扫了一眼,没看到她的侍君,又出院问武东,“他人呢!”

    武东一指,“去那边了,刚走的。”看林师叔的脸色,那位侍君要完蛋!

    林千蓝再上飞剑,飞不多久就看到前方一个御剑跑得飞快的(身shen)影,她厉喝道,“钱骏!你给我站住!我保证不打死你!敢再跑一步,我保证你求我打死你!”

    钱骏就是那个在虚天宗山门前哭泣她始乱终弃的她的侍君!

    他还(挺tg)会选时机,临近傍晚,正是外出弟子回宗的高峰时段,此事迅速传了出去。

    传着传着,就成了她收了无数个侍君。

    什么她喜欢清秀脸,什么风流成(性xg),什么收一个抛弃一个,只留六个侍君在(身shen)边,传言越传越离谱。

    追根到底,传言的祸首就是钱骏!

    她刚才的话不对,她一点也不能保证不打死他!

    钱骏吓得直接从半空掉下来,还好落在了下方的一棵凤栖木的树杈上,没被摔出个好歹来。

    完了!完了!今天不死也得半死!

    他真不是故意!

    打死他都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他哪知道林千蓝的名气大到这样的地步。

    他只想进来找她,守门的不让进,问他跟她什么关系,她说是她弟弟,差点被守门的当场斩了,说是林师叔无父无母,哪来的弟弟。

    他一急就说是她的侍君,守门的还不让他进,他没办法了,就在大石头上哭嚎一通,想引起守门人的同(情qg),然后传讯给林千蓝。

    他哪会想到山门口会忽拉拉地来了一堆的人,这事就传出去了,他后来向人解释说他当时是胡说八道的都没人信。

    真不全是他的错啊!

    啊啊啊,林千目来了!林千目最吃软,他得赶紧求饶!“林千目饶命!我不跑,绝对不跑!”

    林千蓝转眼间到了钱骏跟前,根本不跟他说话,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

    “啊”钱骏从十多米高的树杈上斜刺着落地,并以(屁pi)股着地向后推进的方式行了二十多米方停下。

    林千蓝从树上跳将下来,拎起钱骏的衣领,再一记老拳!

    这回的拳头是朝上的,一拳把钱骏重新打回到了树上!

    凤栖木的枝枝叶吱扑漱漱地直往下落,而钱骏陷进了凤栖木密密的枝杈里。

    “我都不跑了还打!”

    “呵!你倒是能跑得掉!”林千蓝把钱骏从枝杈拎出来,又是几记老拳,打得钱骏除了哀号,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林千蓝又举起拳,一把打开的折扇抵在了她的拳头前,“小六,行了,再打就真打死了。”

    见是大师兄,林千蓝收回拳头,却是掐了个诀,四条绿藤把钱骏绑成大字挂在了凤栖木上。

    林千蓝扭扭手腕,瞄了瞄鼻青脸肿不成人样的钱骏,总算是出了一口气。

    姬凤逍刷得合上折扇,转过(身shen),“走了,小六,跟我回去。”

    林千蓝跟上。

    钱骏通过肿得一条缝的眼,看到两人要走,把他留下当风干(肉rou)排,大喊道,“姬师兄姬师兄!你说”

    姬凤逍手往上方一扬,钱骏张着大嘴发不出声音了,嘴巴里多了一枚不大不小刚才卡住他上下腭的罗华果。

    两人虽然走了,但站在远处围观的峰中弟子,没一个敢上前近看的。

    林千蓝一回来,就有人跟了过来,林千蓝的那几句厉喝,不仅吓住了钱骏,也吓住了想跟来看(热re)闹的人。

    他们从没有见到过这样一面的林师叔,凶残啊!把自己的侍君照死里打啊!

    林师叔竟然还是个体修,单凭一只(肉rou)拳就能把一个练气九层打飞!

    可怜啊可怜,这位钱侍君,太惨了!

    再可怜也没人敢把钱侍君放下来。

    一柱香后,冷越过来,把钱骏放了下来。

    钱骏躺在地上直哼哼,“疼死我了!嘶嘶!林千目下手太重了,以前她都没怎么打过我,也没打过这么狠,谁知道她有这么”

    这话一出,围观的人相视,噢钱侍君是经常被家暴啊这侍君当的,惨!

    “你走不走?”冷越冷冷地俯视着他,问完了提着剑离开。

    “走!走!”钱骏忍痛爬起来,雌牙裂嘴地吸着气,看冷越走远了,一瘸一拐地跑过去,嘴里还抱怨,“都不让我先疗伤再走”

    冷越猛一回头,钱骏再不敢说话了。

    冷越道,“你跟着我干什么?回你自己的洞府去。”

    “啊?不是林千目要找我?”

    冷越看白痴一样看他,“你想去找打?”

    “不找不找。”钱骏使劲地摇着头,“我就回,就回。”他原地转了个圈,不知该往哪走了。

    自打他上到落烟峰后,就没敢出过院子。

    冷越用剑指了一个方向,钱骏一手扶着大腿,一手扶着腰,往回走。

    林千目的师兄怎么一个个的都不待见他?

    他只想跟以前一样,安安静静地赖在林千目(身shen)边而已

    他爹骗了他,说什么云琅界遍地是灵石,到处是宝物,随随便便就能捡个机缘。

    实际上呢,灵石有,都是别人的宝物坊市里多的是,他没灵石买最后说这机缘的事,两个打劫的把他的储物袋都打劫走了,成就了他们的机缘。

    云琅界比琥珀界还残酷!

    他只好来投奔林千目来了。

    嘶嘶!

    打发完钱骏,冷越回到了姬凤逍的华盖树上。

    天色已暗,华盖树的树冠上掌起了一颗鲛珠。

    “没死?”轻摇着折扇的姬凤逍问刚上来的冷越。

    “嗯,也没残。”

    姬凤逍眯起了狐狸眼,“小六这是一点都没跟人结成道侣的想法了。一柱香的时间,该看到的人该看到了吧?”

    冷越道,“丹道门、南华宗、朝云门的人在场。”

    “哼!”姬凤逍的眼里闪出寒光来,“就是没有御雷魔杖,我们的小六也不是他们能配得上的!小六这回做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