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大师兄干的
    姬凤逍怎不懂林千蓝的用意?

    打钱骏一顿出气是基本的出发点,但后果已经造成,打死钱骏也不济事。

    她也知道此事因钱骏而起,却并非他故意所为,钱骏又帮过她的大忙,她没想弄死钱骏,小六就是心软,对于曾有助于她的人,总是下不了死手。

    出气的方法有许多种,林千蓝没有把钱骏弄到一个无人的地方折磨一番,而是选择在大庭广众之外毒打钱骏一顿,就是想让这事传出去,让那些想告诉一些人,想跟她结成道侣,得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身shen)子骨结不结实!

    她实是想用此举吓走一些对她有企图的人,少些麻烦。

    这种方式最出气也是真的。

    “小六的心(性xg)磨练的不错!”姬凤逍赞道。

    林千蓝不是本着破罐子破摔才会采取这种方法的,而是她心里丝毫不在乎。

    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不在乎别人是怎么看她,她只在乎自己是怎么看自己的。

    他就助了她一把,暗中吩咐下去,把来落烟峰打探的其他宗门的人放了上来,让他们看到了钱骏的惨相,才让冷越过去把钱骏放了下来。

    钱骏该打!敢败坏小六的名声,该留着每天打一顿!

    冷越抱臂道,“大师兄,钱骏是你接到落烟峰的,还有传言的事,你怎么给六师妹交待?”

    正如冷越所说,钱骏是姬凤逍听到消息后,派人接上落烟峰的,还借了青梨真君的名头,可那会青梨真君根本不在落烟峰上。

    关于传言,当时也只在宗门内传传,姬凤逍在中推波助澜了一番,使得传言迅速传出宗去,范围越传越广,传遍八大宗门的辖地都没用一个月。

    姬凤逍一点都不担心,理由冠冕的很,“我这可是为小六好,即磨练了她的心(性xg),又帮她解决了麻烦。你不是看到了,小六心(性xg)磨得多好。”

    “大、师、兄!”去而复返的林千蓝出现在了树冠上。

    林千蓝跟着姬凤逍过来之后,各自说了些话。她想着与其等着师父传唤,不如主动去找师父,便离开了。

    走到半道,她想起了,倪非说师父几天前刚回到落烟峰,之前一直呆在霄华峰上闭关,那钱骏绝不可能是师父接到落烟峰的。

    若是三师兄,估计当场就把钱骏斩杀了,二师姐在闭关,四师兄五师兄绝不敢打着师父的旗号把钱骏接来,就只剩下大师兄了。

    大师兄把钱骏接进来,还在她的院子里挨着她的洞府另开了一个给钱骏住,坐实了钱骏是她侍君的名头。

    她让腾二带着小墨先回洞府,她跟冥尘一起转(身shen)回来了,要找大师兄问个清楚。

    结果一进来,就听到大师兄说是为了她好,是为了磨练她的心(性xg)。可心(性xg)有这么磨练的吗!

    姬凤逍没有一丝的慌乱,“小六啊,你破(禁j)制的手法大有长进,高级阵法参透几个了?”

    大概是懒的关系,打开姬凤逍院子(禁j)制的手法极简单,而且长年不换。

    但在用手诀打开(禁j)制时,做为主人的姬凤逍是能察觉到的。林千蓝想给姬凤逍来个突然袭击,跟冥尘一起转回来就是这个用意。

    她打开(禁j)制时用上了浮音簪,让冥尘带着她瞬移到了树冠上,所以等姬凤逍察觉到,林千蓝已到了跟前了。

    “大师兄!”林千蓝是真恼了,她对大师兄向来都是言听计从,明知大师兄有时是故意使唤她,她也愿意,就因为大师兄曾经为她拼过命。

    除了使唤她外,其他时候对她都很好,教导她的阵法不是师父而是大师兄,她对大师兄是因敬而怕。

    可大师兄不帮她制传言罢了,还往上添火加柴,唯恐她的名声不臭。她虽然不是很在意,但她也不想到哪听到的都是一些难听话。

    “大师兄要是讨厌我,直接说,我以后绝不在大师兄眼前出现!”

    “哟,小六这是有帮手底气硬,都敢威胁大师兄了?”姬凤逍瞟了眼冥尘。瞬移可不是林千蓝自己能做到的。

    关冥尘什么事!她只是让冥尘带她来,哪里有威胁的意思了?大师兄没把她的话当回事吗?

    林千蓝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气,一气就没章法了,从素镯里在低阶灵符堆了抓了一把丢过去。

    刚扔出去林千蓝就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马上后悔了,再生气也不能对大师兄动手,可灵符一经激发是无法收回的。

    华盖树树冠上四下火球起,林千蓝丢的是一把一阶的火球术。

    这下林千蓝放宽了心,大师兄是火灵根,用火球丢他,跟给他跟挠痒痒差不多,连麻烦都不算。

    姬凤逍跟她想的一样,看到火球往他袭去,半躺着动都没动,脸上还挂着笑。

    数面黑色大盾挡下了那几个火球,却是冷越出的手,那几面黑色大盾是他战衣上的盾牌,此时他挡在了姬凤逍前面,把他护得严严的。

    冷越再施了个大范围的(春chun)雨术,把由火球引来的火灵气中和驱散。

    “六师妹,不要任(性xg)。”

    林千蓝从三师兄平淡的语气里听出了训斥的口吻,联想到三师兄刚才的做法,她似乎是无意间做错了什么。

    姬凤逍说道,“没事。小六什么都不知道,不知者无错。”

    冷越的脸绷的不那么紧了,“六师妹,大师兄快要结丹了,暂时不能碰火属(性xg)法术。”语气里也没有训斥的意味了。

    要是大师兄说这话,林千蓝可能还有怀疑,可从三师兄口中说出,林千蓝百分百相信。

    大师兄是火灵根,现在却不能碰火,他受了严重的伤?

    林千蓝这会早把什么名声,委屈都抛得远远的了,麻溜地蹲到姬凤逍的榻前,焦急地问道,“大师兄,你怎么了?对不起,大师兄,我不知道。你是受了什么伤?现在怎么样了?刚才的火球有没有影响?”

    她更后悔了,都没看出大师兄状况不对,上来就对大师兄出手,若是大师兄有个好歹,她得自责一辈子。

    姬凤逍坐了起来,“来,小六坐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