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 去了因果
    殷青梨这会是什么滋味都有。

    想到昨天寒远真君说的,如果林千蓝与楚青梧定下道侣,他会把林千蓝当女儿一般疼(爱ai),殷青梨就心里不舒服。

    他好不容易盼来的女儿,凭什么要跟楚寒远分享?

    可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有这层关系在,寒远真君有能力有资格护着,也一定会护着千蓝的。

    他对楚青梧是不满意的。

    楚青梧虽与他同有个青字,实际上却是小了他一百多岁,低他一辈,只不过因楚寒远早早就成了元婴修士,才会让楚青梧用了个青字。

    他是不是该让楚寒远把楚青梧的名字改成楚静悟?

    楚青梧看着为人谦和,实则(性xg)子冷漠,千蓝选他做道侣不是个好选择。

    但千蓝自己喜欢,他也不会阻止。

    “千蓝不必有顾虑,师父不是要阻止你,若你真的喜欢,便定下来,等结丹之后再行道侣之礼。”

    林千蓝见师父误会了,忙解释,“师父,是真的都过去了,我现在只想着修炼有成,没再想过结成道侣的事。”

    殷青梨道,“你也知道,其他七个宗门都有意让你与他们的弟子结成道侣,宗主不好推辞,只答应不阻止。若你与楚青梧订下道侣之约,所谓联姻的事便会不了了之。”

    他虽对楚青梧不大满意,可人就怕比较,相对于其他宗门的弟子,楚青梧则是最好的人选。他更不愿意看到六弟子长住在其他宗门里去。

    又道,“你无需担心楚青梧对你无意。你心悦于他的事是他说与寒远真君的,他亦说心悦于你。”

    林千蓝心下一跳。

    尽管她对青梧真人没什么心思了,可青梧真人毕竟是她曾动过心的人,猛听到当年的暗恋有了回应,对她的心里还是有点冲击的。

    可这话是由师父说出来的,心跳过后就是发窘,好在最近修炼了厚脸皮功法,再说她对青梧真人的心思坦坦((荡dang)dang)((荡dang)dang),没什么不可为人知。

    看委婉地说法容易解释不清,林千蓝干脆直截了当,“师父,我以前是喜欢过青梧真人,但当时并没有得到青梧真人的回应。

    后来落入在琥珀界过了十一年,对青梧真人的心思就淡了,现在我很确定,对他再没有那种心思。

    若真是青梧真人那样说了,只能说时机错过,有缘无份。”

    林千蓝在悟心镜前已想得透彻,她对青梧真人的(情qg)因当年的救命之恩存有了男神(情qg)结,起于他龙章凤姿的貌,浮于表面并没多深。

    “你既不愿意,师父不会再劝你。”殷青梨为林千蓝所做的打算,都其于六弟子自己愿意的基础上,六弟子不愿意,那些打算都不算数。

    没有楚寒远,他也能护好自家弟子。

    本能他就不大(情qg)愿让楚寒远分享有女儿的快乐。

    “谢谢师父。”

    以师父以前对执法(殿dian)和执法(殿dian)(殿dian)主寒远真君的不喜,能说出让她与楚青悟结成道侣的话来,肯定有着她不清楚的重要缘由。

    在得知她没有这个意思后便此事做罢,师父对她真的好的没话说。

    林千蓝想起一件事,讨好地问道,“师父,那个雷霆神木还在吗?”师父在渡元婴劫的时候并没有用上。

    一件收拢在一起的片甲的法宝出现在林千蓝旁边的桌子上,殷青梨道,“我把它炼制成了一件木甲盾,拿去吧。”

    木甲盾是把灵木分成一片片刻画有阵纹的甲片,而后再炼制成(套tao),组成一件防御法宝。

    木甲盾的各个甲片都可随心意变化,可单独飞出化成一面盾牌,也可几个或所有的甲片化成一面更强的防御盾来。

    每一个甲片都需事先炼制一番,然后再炼制成(套tao),一片炼制不成,整个木甲盾就报废了。

    师父费了大心思炼制成的木甲盾,林千蓝不太好意思拿了,“要不师父还是自己留着吧。”

    殷青梨道,“你想用来何用?”

    林千蓝窘道,“想送给青梧真人。”她刚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说对青梧真人没有心思了,可转过脸就想送人家一件上品灵器,有自打脸之嫌。

    当然要跟师父说清楚,“我被董绪夺了灵根之后,他不想多沾染打杀凡人的因果,就把我扔到了琉瑛界的界山。那时救了我的人就是青梧真人。”。

    从董绪记忆中还得知,董绪不仅是为了不沾染因果,还因为他对乔芸产生了些父女感(情qg),不忍心亲手杀了她,便把她扔到了界山,给她一线生机。

    简直是可笑之极!夺人灵根,还能自诩不忍心才没杀了她。林千蓝真不懂他是什么扭曲的心理。

    殷青梨明了,“你是想用雷霆神木来了结他的救命之恩。”

    “原是这样想的。看师父把雷霆神木炼制成了木甲盾,就不舍得送了。”

    “没什么舍不得,一件法宝而己。你既与他无意,还是早些与他了结了此桩因果。”

    林千蓝想了下,收起了木甲盾。

    她之所以想把雷霆神木送给青梧真人,是因为在万仞城时,青梧真人曾问起她可否把雷霆神木让与他,可她早把雷霆神木给了师父了,只好拒绝了。

    跟师父想的一样,她也想早些还了救命之恩,想着用雷霆神木来还才有诚意。见师父结婴时没有用上,才想着往回要。

    从师父洞府里出来,林千蓝御剑直往正阳峰。

    雷霆神木还是她亲自给青梧真人的好,正好跟他说清楚,自己只想修成大道,无意于任何人结成道侣。

    亲口拒绝曾经暗恋过的男神,想想还有些傲骄呢,这坚定的心(性xg),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快到正阳峰时,有一位女修拦住了她。“林千蓝,你是要去找青梧真人?”

    拦下她的是程若衣,从她神(情qg)里看不出她问这话的原因,林千蓝说道,“是。”

    “你要与他结成道侣?”

    林千蓝听师父说昨天寒远真君才与他说过这事,怎么程若衣就知道了?她不怕人知道,但不喜被不相关的人询问,皱了下眉,“此事与你无关吧?”

    程若衣微微一笑,“恰恰相反,此事与我有关。我师父曾与寒远真君相议过我与楚青梧结成道侣之事,当(日ri)我才筑基不久,便说待我结丹后再商讨此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