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 怎么才能赖下来
    正事要紧,林千蓝没再说什么较劲的话,说想请他帮忙炼制紫凝丹。

    紫凝丹的丹方还是冥尘给她的,不是云琅界面上有的,巽木真人看出了丹方的不凡,高冷范都放下了,一样样的察看着铺了一桌子的炼制原料,良久才抬头,“我并无十分的把握。”

    疑人不用,林千蓝没打算一事烦二主,“成不成的,我就交给晏师兄了。”

    从林洛冰那里论,她该叫巽木真人一声师兄,连巽木真人的道号都是她的娘亲起的。

    巽木真人点头收起东西,高冷范立马上身,“我要多准备一些时间才会动手,林师妹还是去崖外等吧。”

    明晃晃地赶人啊,巽木真人还真是恩怨分明,提起她的娘亲时就一脸的恭敬,转眼看到她就一副送客的表情。

    林千蓝是为了气巽木真人故意说的住在杨英泽那里,她就是想住也住不成,也上就是八大宗门大比了,师父那里还有事让她做,她一会就得回去。

    找巽木真人除了要炼制紫凝丹外,她还另有事,“上次晏师兄提到过的玄善真君是什么人?”

    上次巽木真人说给晏誉种下魂种的是玄善真君,没有引起林千蓝的关注,可后来有了倪非本命誓的事,联想到巽木真人失口说出玄善真君是真正的宗主的话,有可能玄善真君与倪非本命誓有关的人之一。

    按说宗门内的真君应该为人所知,可她打听过,没有一位弟子知道玄善真君是谁的。

    她没敢问师父,怕师父联想到什么,那她前面做的隐瞒都没有意义了。

    巽木真人板起了脸,“师妹还是一心修炼,不要打听这些无关的人和事!”

    “玄善真君是玄阳之体吗?”

    巽木真人这回正面答了她,“应当不是。岳曜真君曾帮他炼制过升阳丹,有至阳体质的修士用不着此类丹药,玄阳之体便是至阳体质。”

    又劝诫道,“师妹,玄善真君不会与云洛真君离宗的事有关,我正巧知道他那段时间都不在宗内。你也不要轻易再向他人打听,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话说一半最让林千蓝堵心。她懂得巽木真人的用意,在她能力达不到之前,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

    懂得,并不代表认同,“晏师兄,知己知彼,我才能安心修炼。”

    巽木真人叹了声,“也罢,省得你到处去打听。玄善本姓裘,开立虚天宗宗门的六位大能中有一位就姓裘,玄善是他的一位后人。”

    林千蓝记得殷宁啸对她出手那次,倪非救下她,提到过裘宁阳的名字。“裘家人是虚天宗的幕后掌权者?”

    “可以说是,也可说不是。开立虚天宗的大能共有六位,除了一位修的是无情道外,另五位都有后人,可后来那四家的后人都没能留下,只有早早隐在宗门后面的裘家人丁兴旺。”

    胜及必衰的道理,在修真界也适用,裘家人认为是他们及时退隐到幕后,裘家才得以存续。

    在除裘家外的五位大能的后人全部绝代后,裘家更是不参与虚天宗明面上的各项事务,甚至都不公开在宗门出现。

    他们退出的是人的视线,不是虚天宗的实权,从万年前起,虚天宗幕后掌权者中裘家一家独大,因为同一时期,裘家至少有两位化神坐镇,占了虚天宗大半的话语权。

    裘宁阳是现时裘家其中一位化神老祖,除了两位化神老祖外,裘家还有五位元婴,包括裘玄善。

    “我也只知道这些。裘家一直奉行祖训不出现在人前,所以最不喜被人窥探,你若随意打听,会犯了裘家的忌讳,惹来麻烦。”

    “我明白。”林千蓝也不敢断言娘亲的事与裘家有关,知道从巽木真人这里也打听不出什么来了,便起身离开。

    因着巽木真人说的那些宗门隐秘,带着一脑门子官司的林千蓝回到了落烟峰。

    回到洞府,看到的是钱骏的那张清秀脸。

    别看林千蓝打他那么狠,但以皮外伤居多,没伤到他的根本,服了粒疗伤丹,经过一夜的恢复,钱骏又活蹦乱跳了。

    清秀脸已成了林千蓝的敏感词汇,她的手不由得就握了起来,想往钱骏脸上来一拳。

    钱骏见林千蓝盯他脸的眼光不善,双手飞快地捂上了脸,惊恐地大叫,“不要打脸!”

    林千蓝的拳头放开,问钱骏,“我不打你。我问你,你是怎么来虚天宗的?”

    她一问,钱骏有哭的趋势,“林千目,我差点见不着林千目了……”

    钱骏也是进了朔轮秘境,他说不上是倒霉还是幸运,落在了朔轮秘境里的一个山洞里,山洞里什么好东西都没有,妖兽都是一二阶的,对钱骏来说构不成威胁。

    可山洞跟迷宫一样,他好不容易走出山洞,然后一晃眼,又到了另一个地方。

    事后他才知道,原来那个山洞所在的地方是朔轮秘境,朔轮秘境提前关闭,他被扔到了云琅界。

    别人在朔轮秘境里走一遭,只要能活着出来,都是满载而归,而他除了几只一二阶的妖兽,什么都没得着。

    在经历了被骗被打劫,身上空无一块灵石后,他听到了林千蓝的消息,猜着是认识的林千蓝,便直奔虚天宗来了。

    钱骏紧张地问道,“林千目,你不会把我赶走吧?”

    “我留下你有什么用?”

    “我,我能帮林千目……”钱骏急得挠头。

    当帮手吧,他才练气九层,林千目一指头就捏死他的,他能帮上什么忙?炼丹炼器都没学……除了当侍君,他真没想到留在林千目身边有什么用。

    可他想跟以前一样赖在林千目身边,没想过真想当侍君,那他不就比林千目矮一头了么……

    怎么才能赖下来……

    钱骏一急就转圈,看得林千蓝好笑,不怎么生他的气了。多年的相处,钱骏什么性子她知道的一清二楚,属介于孩童和少年之间的,与他的智商不成正比。

    给她弄出一堆的麻烦来,却是一脸的‘怎么会这样!’的表情,而且是实打实从心里出来的。

    钱骏终于转完了圈,“……找空间裂缝!对!我还帮林千目找空间裂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