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再回鹿丘
    南华宗的练气九层蔡卫,几个普通的水属(性xg)法术使得出神入化,连没有攻击力的(春chun)雨术被他稍做改变,与沙暴术相结合,上来就糊对手一(身shen)泥沙,笑倒了不少人,启发了不少人。

    御剑门筑基中期的许召峰,丹道门筑基后期的柯靖言,清玄宗筑基中期的萧尧,等等,都是脱颖而出的佼佼者。

    与此相对比,原本最引人关注的虚天宗的林千蓝,表现的中规中矩,虽用她剑鞭合一的法宝把对手((逼))到了台下,但她的修为是筑基大圆满,几十个回合下来,打赢了一个筑基后期,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除了她的修为。

    前段时间才听说她得了一个什么大机缘,修为在一年多的时间从练气八层一下进阶到了筑基中期,这过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再出现在人前又成了筑基大圆满。

    木灵体的修炼速度也不该这么快,而经各宗门长老的观察所得,林千蓝的根基还很牢固,不是强行提升的修为。

    像林千蓝这种短时间内修为猛涨的人和事不算少见,多半是得了不可复制的机缘,再想到她得到的御雷魔杖,林千蓝超强的气运让人心生羡慕。

    淘汰赛后是抽签分组赛,四人为一组,每组的优胜者进入大比的最后一轮。

    林千蓝的气运再次让人嫉妒,她那一组四人,除了她之外,都是筑基后期,就她一个筑基大圆满。

    不说筑基大圆满就一定能胜,一般(情qg)况下,修为高的无论在施法速度及灵力的多少上,总比低一阶的修士要强。

    此时在筑基后期比赛台上的正是林千蓝,这是她分组赛的最后一场,赢了的话,她将进入最后一轮。

    台下观战的弟子没前几次林千蓝上台时多了,不少被不远处筑基中期的赛台吸引了过去,那个台上正在比试是的朝云门的龙飞和南华宗的邵萱。

    (娇jiao)小的邵萱的法宝是一方砖头样的法宝,使起来伴着隐隐兽吼,却是样有器灵的灵器。

    龙飞也不差,没有特别养眼处,却接下了邵萱那件威势不凡的法宝。

    连林千蓝在上台前都往那里多瞧了瞧。

    林千蓝的对手是清玄宗剑阁的郑冲,郑冲的剑意为厚重,林千蓝赢得不容易。

    有全程观看林千蓝比赛的弟子发现,林千蓝一共比了四场,赢了四场,每场都在交手三十个回合左右赢的,不是巧合的话,那就是林千蓝应对的游刃有余。

    林千蓝走下比试台,看到阡风站在台下,怔了下走了过去,“阡风,是来找我的,还是?”她回(身shen)看了眼郑冲。

    阡风筑基后正式成为清玄宗剑阁的少阁主,容辛剑主的(身shen)份让他不方便参赛,所以他这次是带领着剑阁的弟子来参加大比的。

    因着(身shen)份,阡风被安排坐在仙元峰议事大(殿dian)前的观战台上,林千蓝只与他远远地相互点了下头。

    她原以为阡风没来,等大比开始的那一天看到坐在上方的阡风,才知道他也来了,以一个尊贵的(身shen)份。

    阡风道,“是来找你的。”

    观战台上都是各宗门的头头脑脑(身shen)份的人物,基本都是元婴修士,再不济也是个金丹后,只有阡风一个筑基后期,想不出名都难。

    见四周弟子眼里又起了探究之光,林千蓝不想再成别人议论的焦点,给阡风传了个音,先行御剑离开。

    阡风叫来了郑冲,吩咐了几句之后才飞离仙元峰。

    林千蓝没飞远,去了一个她以前住过的地方。

    再回到鹿丘一带,林千蓝没多少对当年成为预备杂役的感慨,浮现在脑子里的是杨英泽烤(肉rou)的香味,她是平生第一次尝到什么叫好吃到差点吞了舌头的滋味。

    落到了那处水瀑边,杨英泽权当石桌石凳的几块大石还在原处,连石灶都没塌。

    三米多高的白练,经过几阶石头的阻隔,轻柔地落入下方凝碧般的水潭里,优美静幽。

    “噗!”林千蓝回想起遇到还不是她大师兄的姬凤逍的事来,当时她对大师兄的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懒,其次才是他的好听到有魔力的声音和具有特色的狐狸眼。

    林千蓝心里还有些小嫉妒,刨除她因娘亲的原因被师父(爱ai)屋及乌,在师父的六个弟子中,师父最疼(爱ai)的还是大师兄。

    三师兄说师父为大师兄费尽了心力,说的是事实。为了大师兄,师父向宗门要来了落烟峰峰主之位。

    虚天宗的峰主自打建宗起都是由元婴修士担任的,到了师父这里来了个例外。

    还有一个林千蓝以为是巧合,实际上却不是,而是师父有意为之的事,就是除了大师兄外,师父的其他五个弟子不是带有木灵根就是水灵根。

    她是单木灵根,二师姐和四师兄都是单水灵根,三师兄和五师兄都是木金灵根。

    大师兄还没能收服红莲业火,体内的火灵力时常不受控制,若是周围来个(身shen)上火灵力旺盛的,可能会影响到大师兄体内那部分不受控制的火灵力,让它更为暴虐。

    大师兄体内的平衡是非常微妙的,红莲业火稍一加码,都有可能占了上风,继而打破平衡。

    木灵根的和水灵根的人周(身shen)灵力平和,不仅不会对大师兄不利,还会让大师兄体内的火灵力减弱些暴虐(性xg)子。

    但只要不是刻意,(身shen)边的人是相合的或相克的灵根,对大师兄的影响是极其微小的,小到可以忽略不计,要不大师兄干脆不要跟任何人有接触了。

    师父就计了。

    为了不让大师兄亲近的人对他造成意外,挑选的弟子都是以不能对大师兄不利为前提。

    林千蓝又想起了腾二说的大师兄恃宠而‘(娇jiao)’,大师兄还真是被师父‘(娇jiao)养‘的,不由得又笑了起来。

    阡风无声地落下飞剑,看着瀑前笑着的林千蓝的侧影,再沉了沉眸子,容辛剑与他心意相通,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剑鸣。

    瀑前的林千蓝收了笑,转过(身shen),淡然道,“阡风,你找我什么事?”

    这倒好,一起在琥珀界呆了十多年的朋友,等分开后再见面,一个萧尧亲(热re)到让她招架不住,一个阡风对她敬而远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