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三章 新朋旧友
    从山门前分开后,萧尧到落烟峰去过好几次,她推了几次,见了两次,在这十多天,萧尧没事就过来跟她呆在一起,已有弟子在猜两人的关系了。

    阡风恰恰相反,来虚天宗这么多天,连个打招呼的传讯都没给她发,今天才过来找她,看他公事公办的神(情qg),应当不是来跟她叙旧的。

    她懒得去猜两人都是怎么想的,也深知不能让别人对她都是笑脸相迎,可阡风的冷待还是让她心里不大爽。

    阡风不是随便的一个别人,从谭家认识,到后来他在落烟峰上养了一年多的伤,两人已是好友,虽说到了琥珀界之后,阡风再退回到了萧尧暗卫的位置,不怎么与她说话,可从他的行事上是能感觉到他依然是把她当朋友的。

    而现在,阡风的神(情qg)里透着一丝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意。

    阡风道,“上次得青梨真君的看顾,得以顺利筑基,我师父想亲自到落烟峰上拜谢,让我来找你一起去面见青梨真君,看青梨真君什么时间方便。”

    阡风的师父便是清玄宗剑阁的阁主。

    凡事都有规矩,宗门之间的正式拜见不是随便找人传句话就行的,特别是修士间,冒然上门容易让人误会。

    林千蓝莫名就起了气,话里就带了刺,“是嘛……那怎么能成?你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我留你在落烟峰上养伤是应该的,你能筑基是你的机缘所致,跟我和我师父无关。

    要论拜谢,该是我跟我师父要去拜谢贵阁阁主,谢你的救命之恩才对。”

    阡风垂下了眼,道,“对不起。”

    林千蓝扬眉,“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又觉着怪没意思的,“若只是这事的话,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师父会在,你想拜见的话那就明天直接去落烟峰好了。”

    阡风双唇微抖,他立即抿了抿唇,没让林千蓝看到,“还有一件事。到时我师父可能会跟青梨真君提及结成道侣之事,还望林……千蓝不要误会,那并非我本意。”

    真是犯了林千蓝的忌讳,林千蓝最近听到‘道侣’‘联姻’之类的词汇心里就窝火。

    想要御雷魔杖就直说,凭白地弄个什么联姻的事出来做什么?她就是那么好哄骗的?使个美男计就把她拐骗到他们宗门里去了?

    林千蓝(阴y)恻恻地想,不如她跟七大宗门的人谈个条件,各留下一个她看顺眼的弟子给她当侍君,然后出借御雷魔杖一次。

    等到时她御雷魔杖一出,劫云一散,她要好好看看那些人的脸色是黑是白!

    至于留下来的那些侍君嘛,有他们在,峰顶的杂役就遣散了吧……

    阡风还说什么,并非他本意?林千蓝(阴y)(阴y)地笑了,“你师父想让你跟我结成道侣?不是你本意,是说你看不上我?”

    她有那么差?还须人被((逼))着与她结成道侣?

    “不是,我并非……”阡风的呼吸顿了下,“……看不上你。我知道在这种(情qg)势下,你不会跟任何一个宗门的人有道侣之约的,所以才会如此说。我很报歉,因此事给你带来了困扰。”

    阡风脸上一会退去,一会又挂起的冷意,看得林千蓝心(情qg)很糟。

    她不强求了,少个朋友就少个吧,阡风既然打着要远离她的主意,她就随他的意好了。

    林千蓝心里有了决断,不想再阡风多谈,“放心,我不会误会你的,你走吧,我在此地还有事要做。”

    容辛剑再替他闷鸣一声,阡风说了声“告辞”,踏上飞剑远去。

    见阡风走的匆匆,似乎一刻都不想在此地多待,林千蓝叹了一声,“还真是被((逼))的啊……”

    她自认长得也不差啊,比不了娘亲那个等级的,也比宗门内九成以上的女修长得好吧?怎么到娘亲那里都是暗恋者,到她这里就成了被((逼))的了呢?

    林千蓝走到石灶边,左右今天没事了,既然来到了这里,不如自己犒劳一下自己的胃。

    她没把大比的事看得有多重要,能赢不会故意输,等哪场对手太强,她会尽力但不会拼全力,所以没打算拿出御雷魔杖,也没打算让腾二上场当帮手。

    冥尘更不在她的帮手考虑范围内,让冥尘当帮手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她出来比赛,冥尘留在洞府里教导小墨吸收朱雀灵力的运行功法,只能她一个人享口福了。

    灵识探到了魂玉空间,腾二正在沉睡着吸收(阴y)魂珠。

    腾二更没口福,一个灵体,连吃的功能都没有。

    有素镯和浮音宫的大空间,林千蓝什么都往里面收,把有备无患一词发挥的淋漓尽致。

    一堆的灵木块放在了石灶边,在石灶里放满了,一翻手,把在古遗塔里得来的丹鼎放在了石灶上,回忆了下杨英泽的做法,依次把东西放进丹鼎里。

    想了想,又打开了丹鼎的盖子,倒进去一小壶淬灵泉。

    林千蓝从来都认为能用得上的才叫宝物,只珍藏着不能用或不用的叫废物。

    当炊烟飘到水瀑上空时,丹鼎里有香味散了出来。

    “好香!是千蓝妹妹啊,我能否来分一杯羹?”柯靖言从水瀑边的树林里走了出来,一会,又有两人走了出来。

    “柯兄,龙兄,丁兄。”林千蓝站离了石灶,一一同三人打了招呼。

    大概是她侍君的事经过她毒打钱骏一顿后坐在了实处,跟大师兄设计的一样,主动来结识她的七大宗门弟子没有几个,所谓联姻的事也没有被摆到明处,林千蓝这些天比原本想象中的要轻省许多。

    在少数几个主动来结识她的人中,柯靖言、龙飞、丁翰三人相当有诚意,意在结交成友,林千蓝也不会拒绝结交新友,几次下来,与三人变得相熟。

    龙飞走过来,“千蓝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看了眼丹鼎,“千蓝妹妹还精通厨艺?”

    “你,你,你……”柯靖言看清了丹鼎后,瞪大了眼用手指着林千蓝,不过立马觉察到这样太失礼,收回了手指,拳头在(胸xiong)前晃着道,“……你竟然用上品灵器的丹鼎煮(肉rou)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