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鬼物袭来
    白骨爪子不见了踪影。

    三人都跟出了石洞。

    “怎么像是……”柯靖言猛一睁大眼。

    “鬼物!”进过洧渊鬼洞的林千蓝认出了白骨爪子。

    丁翰从石壁处遁出,他急切间使用了土遁术,土遁术遁入坚硬石壁的消耗非常大,他的脸色有些泛白,听到林千蓝的话后,手上多了件桃木骨伞。

    龙飞和柯靖言相互看了眼,迅速换上了克制鬼物的法宝。

    “又来了!”

    没给他们过多准备时间,那只白骨爪子再次出现,向着四人方向袭来。

    空中出现一个惨白脸的怪人,伸手朝着柯靖言抓去。

    一面土墙,一面环鳞兽鳞甲盾挡在了柯靖言面前,是丁翰和林千蓝出的手。

    龙飞的印火鞭升空朝着白骨爪子抽去!

    怪人的留着尖利指甲的双手突破了土墙,抓在了鳞甲盾上,发出刺耳的嗞啦声,鳞甲盾只被抓出一道白印,挡下了他的一击。

    怪人血红的双眼厌恶的看了眼冒着橙红火焰的印火鞭,退回到了半空,尖手一挥,白骨爪子飞回他手里,竟与他的手合二为一!

    四人乘机御剑飞到了上空。

    “是鬼将!”被林千蓝唤醒的腾二一出魂玉空间就确认了怪人的(身shen)份。

    腾二不是传音,他他三人都听到了。

    他们三人没见过,但听说过鬼将,鬼将属高阶鬼物,实力相当于金丹后或元婴期,虽说离开了(阴y)地的鬼将实力会有所削弱,但不会低于金丹期,也够他们对付的。

    好在只有一个,合他们四人之力,未必不能杀了他。

    穿着一(身shen)灰黑的人形鬼将再向四人抓来,从他的两只手上各脱一只白骨爪子,一只抓向柯靖言,一只抓向林千蓝。

    “嘭!”林千蓝御雷魔杖的雷球击中抓向自己的白骨爪子。

    雷是鬼物的克星,那只白骨爪子被击成了黑色的碎沫!

    柯靖言扔出一张阳火符,白骨爪子察觉到了危险,急往后退,仍是被灼掉了两个手指。

    龙飞的印火鞭飞出,化成两丈多长的火龙打向人形鬼将的尖利双手!

    丁翰的桃木骨伞旋转升空,从伞面上飞出一个桃木符令向鬼将的当(胸xiong)刺去。

    “吼!”人形鬼将周(身shen)裹了一层厚厚的灰黑色的(阴y)气,桃木符令和印火鞭只驱散了大半(阴y)气,没能击中鬼将本体。

    “吼!”

    在他们周围又出现了五个鬼将!

    “哪来这么多的鬼物!”

    一个鬼将他们将将能对付,六个,绝对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的!

    逃是逃不掉了,鬼将会隐(身shen),速度快,遁术都不一定来得及发动。

    再说,除非一齐发动遁术,否则没人选择自己逃遁,都逃掉还好,若有一人落在后面发生了不幸,那逃走的人将背负心魔。

    正说明四人虽是新朋,却是有着相同的三观,所以都选择留下来对敌。

    也没给他们发传讯符求救叫援手的机会,六个鬼将从四面扑了过来。

    对于高级的鬼物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它们近(身shen),除了它们的尖利的双手外,若是吸入了它们周(身shen)的(阴y)气,至少脑子也要昏上一会。

    在对战速度极快的鬼将时,脑子昏沉哪怕半息,足够送命的了。

    “腾二,你拦下两个!”

    腾二使出风障围向两只鬼将。

    两个鬼将相距太远,腾二只圈住了一个。

    “咔!”雷光闪过。

    鬼将迅速隐(身shen),林千蓝以往一击必中的丈多长的雷刃竟让鬼将躲了过去。

    劲敌!

    同时,林千蓝对着腾二圈住的那个鬼将扔了两张阳火符。这两张阳火符还是在洧渊鬼洞时南宫泠给她的。

    因被腾二圈住,那个鬼将被阳火符击中,阳火穿透他周(身shen)的(阴y)气障,鬼将避开了要害的(胸xiong)口处,阳火灼在了他的肩上,在他的左右肩各灼了一个大洞。

    “吼!”受伤的鬼将红目如滴血,周(身shen)的(阴y)气涌进两个大洞处,转眼间大洞就被修补如初。

    腾二道,“老大,这个鬼将交给我!”它凝出无数个风刃,刃刃刺向鬼将的腹部,只要挖出鬼物的(阴y)魂珠,鬼物即死。

    那个隐(身shen)的鬼将再次现(身shen),朝着林千蓝抓去,林千蓝这次使的是大范围的落雷术。

    “轰!”鬼将被击中但没被杀死,周(身shen)(阴y)气一涌,(胸xiong)口被灼伤的地方恢复。

    不击中要害就瞬间恢复!林千蓝举起御雷魔杖对准了鬼将的腹部。

    “昂!”没人再藏拙,丁翰唤出了他的灵兽金翅雕,六阶的金翅雕有孔雀血脉,尾羽散开,数道金光刷向一个鬼将。

    柯靖言和龙飞也各对上一个鬼将,激战起来。

    萧尧过来时,远远看到了这边激战的(情qg)形。

    “主人,与他们交战的是鬼将。”颜十四道。

    萧尧也知道鬼将是什么,迅速发出一道求救符出去,命令颜十四道,“快带我瞬移过去!”

    在这当口,林千蓝那方已处于弱势,再打下去,输的一方一定不是鬼将。

    还嫌他们不够绝望,令人周(身shen)冰冷的重压从四面八方骤至!

    除了腾二外,林千蓝四人都被压得速度放慢,脚下飞剑变得不流畅。

    一白衣人从上空落在了战圈内,嫌弃地看着那六个鬼将,“真是无用!”

    白衣人看着与人长得一样,但眼睛却是血红色的。

    “鬼君!”腾二叫道。

    鬼君比鬼将要高一个等级,实力相当于元婴初中期。

    白衣鬼君伸手一抓,柯靖言就被他抓在了手里。

    另一只朝着林千蓝抓去!

    林千蓝不会任他抓,朝白衣鬼君连发了三道雷刃,同时体内运行起了元力,行动自如了许多。

    白衣鬼君对危险的感知最敏锐,知道雷刃可伤害到他,没有硬接雷刃,松开柯靖言瞬移出了雷刃范围,却是出现在了林千蓝的(身shen)后,再朝林千蓝抓去!

    “唔!”一道低沉的痛呼声。

    等林千蓝回过(身shen)来,看到的却是腹部有五道血痕的萧尧,在飞剑上摇摇(欲yu)坠!

    颜十四则与白衣人交上了手。

    林千蓝急忙抓住萧尧的肩膀,把他拉到了自己的飞剑上。

    那边有龙飞甩出长鞭接住了柯靖言。

    腾二那边已挖出对手鬼将的(阴y)魂珠,及时回防把风障布在了林千蓝的周围,拦下了袭向林千蓝的两个鬼将。

    “尔敢!”一声炸喝的同时,比鬼君施放的更为恐怕的重压倾轧过来,针对的却是白衣鬼君和六个鬼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