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纷纷扬扬
    大喝一声的是个林千蓝没想到的人,她师父的师父殷宁啸。

    喝声后,应声逃走的白衣鬼君被殷宁啸的铁笔法宝钉在了当空!

    殷宁啸指间一捻,剩下的四个四散逃窜的鬼将被四团火云包裹住,吼了两声便都化无了。

    腾二和林千蓝各弄死了一个,所以剩下的是四个鬼将。

    化神与筑基的实力差距不是用鸿沟就可比拟的!

    赶来的人不止殷宁啸一个,殷宁啸是最先到的,等其他人赶到,殷宁啸一息间已把几个鬼物都解决了。

    “哪来的鬼君?”说话者是御剑门的程均真君。

    “一会审审就知道了,鬼君都进了虚天宗了啊……”南华宗的广严真君别有深意道。

    “嘭!”被殷宁啸钉着的鬼君自爆了阴魂珠,浓重的阴气污了一大片天空。

    因鬼君逃出了一段距离才被殷宁啸钉住,他的自爆没怎么波及到这方的众人。

    殷宁啸和赶来的几人各施法术,火烧冰封的没让一丝会伤害到低阶弟子的阴气散开去,连广严真君都出了手。

    “这鬼君自爆的也太巧了吧……”

    “哼!”殷宁啸一眼扫过去,广严真君没再往下说,给他个胆也不敢去挑化神老祖的怒火。

    另一边,殷宁啸一到,林千蓝等几人便退回到了水瀑前。

    后殷宁啸一步赶来的还有丹道门的修炎真君,看到弟子柯靖言昏迷不醒,往柯靖言口中塞了粒灵丹,二话没说,卷起柯靖言就离开了。

    清玄宗的乐晋真君来到时,林千蓝已把萧尧扶进了槿花台里。

    乐晋真君看到了萧尧受伤颇重,想要带萧尧走,林千蓝施礼道,“真君,萧尧因救我受的伤,我想带他去落烟峰休养。”

    其时萧尧尚还清醒,他虚弱道,“我随林千蓝去。”

    或许是因为萧尧不是自己的弟子,乐晋真君同意了。

    林千蓝在临离开之前看了眼隐在远处却故意让她看到的倪非,倪非的唇角有隐隐的金光,倪非回望着她,两人刚一对视便各自收回了视线。

    林千蓝知道,鬼君的自爆跟倪非有关,倪非也知道她猜出来了。

    让鬼君自爆是为某人或某些人遮掩,倪非不得不如此做,他唇角的金色精血应是他本心不想做所付出的代价,尚不致命,但恐怕又要将养许多时日。

    ※※※※

    虚天宗内出现了鬼君的事,很快就传出了宗外。

    遇险的弟子涉及到五个宗门,想不传出去都难。因着此事,八大宗门的大比暂停。

    宗内的安全巡视都是由执法殿负责的,鬼君的事出来后,执法殿殿主寒远真君的声誉有所下降。

    据最后一次大规模的鬼物入侵已过去了十万余年,许多修士都忘了鬼物长的什么样了,猛得听说有鬼物进了虚天宗,不少人都先懵了一阵。

    能生出鬼物的阴地都位于地下,如洧渊鬼洞。鬼物不敢也不能离开阴地。

    不敢是因为鬼物怕大量的阳气。

    在曾经的几次鬼物入侵云琅界面,是因为彼时冥界与云琅界之间出现了不少裂缝,大量的阴气泄露到云琅界面上,遮天蔽日,让鬼物有了适宜生存的环境,才造成了鬼物肆虐。

    没有阴气环境,鬼物是不敢上到地面上来的。

    不能是每个阴地的出入口都被大能修士封上了禁制。

    这种禁制只针对鬼物,人修出入阴地不受任何限制,修为低的修士根本觉察不到出入口有禁制的存在。

    偶尔有零星鬼物走出了阴地,多是那处阴地的禁制有所松动,而走出阴地的鬼物不是在阳光下消散了,就是很快被修士杀死,没造成多大的影响。

    还有一种情况下鬼物会离开阴地,就是人为。

    魔修被不少道修人士诟病,其中一个原因还在于,有的魔修门派修的是御鬼道,这个鬼指的就是鬼物,他们当灵兽一样豢养鬼物。

    修御鬼道的魔修会到阴地抓合适的鬼物,契约后带出阴地。

    虚天宗离阴地较远,不符合鬼物无意自行离开阴地的情况,那就是人为带出来的。

    鬼君可是元婴级别的实力,那契约鬼君的修士至少也要金丹以上,不然就面临着被鬼君反噬的风险。

    那六个鬼将则是鬼君的手下。

    鬼物的等级克制最为森严,低等级的鬼物无条件的受高级级的鬼物驱使。

    这就是豢养鬼物当帮手的优胜处。养出个鬼君来,鬼君可驱使一大群的鬼将,鬼将又可驱使一群的鬼兵,以此类推。

    在宗主的议事大殿里,八大宗门的人对于此事已做了一轮讨论。

    既然判定出现在虚天宗的鬼君是有修士豢养的,虚天宗内定是混进了魔修。

    “哼!”与广严真君一样不服这个说法的大有人在。

    但鬼君向四个各宗弟子出手,很可能不是出自于豢养人的命令。

    从鬼君的行为来看,他是为了抓人而不是杀人。柯靖言是天阳之体,若是吃了他,鬼君会进阶成鬼王。鬼君出于本能想抓走柯靖言。

    抓林千蓝可能是因为林千蓝和她的魂宠一起杀了两个鬼将,鬼君记恨她。

    对于这个结论,没几人提出异议。

    可魔修混进虚天宗要做什么,尚没人提出比较让人信服的说法来。

    “……凭什么就认定鬼君是魔修豢养的?道修只要修习御鬼术,一样能契约鬼物。”

    “渠和真君说的有道理……”

    “……鬼君抓林千蓝,不一定是记恨她杀了两个鬼将吧?”

    ※※※※

    纷纷扬扬的各类说法传闻也传到了林千蓝的耳中,林千蓝除了对执法殿来问询的人说了当时的实情外,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

    因牵扯到倪非,她对师父也没说那个鬼君有可能是跟踪着她去的鹿丘。

    从阡风那里得到了证实,在阡风在的时候,那个鬼君就已经在附近了,阡风身上沾染上少许阴气,被屠敖闻到。

    跟踪她的原因不清楚,但鬼君出手的原因不会是针对她。阡风走了之后,她自己在那里呆了至少一刻钟,鬼君要是想抓她杀她早出手了。

    柯靖言、龙飞和丁翰三人一到,鬼君就派鬼将抓人,应是受到了柯靖言天阳之体的诱惑。

    龙飞和丁翰是受了连累,而她与柯靖言说不好谁连累了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