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两张冷脸
    萧尧的伤很重。

    鬼君离开了(阴y)地,实力也不下于元婴期,如不是萧尧穿了件灵器级别的法衣,鬼君这一抓萧尧必死无疑。

    也有颜十四及时出手的原因,鬼君这一抓看着只抓破了萧尧的法衣,在他的腹部留下了五道血痕,外伤并不严重。

    严重的是(阴y)气入体产生的后果。

    鬼君(身shen)上的(阴y)气由着五道血痕直入了萧尧的体内。

    乐晋真君也没不管萧尧,及时给萧尧服了一粒祛除(阴y)气的清厄丹才让林千蓝把萧尧带走。

    清厄丹是五阶灵丹,萧尧体内的(阴y)气很快就清除一空,可鬼君所携带的(阴y)气比寻常的(阴y)气更为污重,在(阴y)气入体的一刹那损害已经造成。

    恰巧萧尧被抓伤的地方是下腹部,丹田受了损伤。这还不是最严重的——萧尧的水灵根受到了侵污。

    萧尧是水火双灵根,因水火双灵根相当,修炼速度并不慢,可若是水灵根弱了下来,势必于以后的修炼有不小的影响。

    水灵根的事是远期才能显现的,当前较严重的是丹田上的伤,因(阴y)气的侵蚀,丹田有几处已呈现出只差一线便是损毁的状况。

    萧尧被林千蓝接到落烟峰后,虚弱地对她眨眼笑了笑,“终于可看到你的洞府是什么样的了。”之后便昏迷不醒。

    萧尧上到落烟峰见她的那两次,林千蓝都只在洞府外的院子里接待他,没让他进到洞府过。

    他因她受了伤,原本林千蓝想把萧尧接到师父洞府里养伤的,见萧尧这样说,她只得把他带回了自己的洞府里。

    不用她去请,宗内派来万药峰精通疗伤的金丹长老为萧尧做了诊治,留下几样灵丹给萧尧将养丹田。清玄宗的乐晋真君也另送来了两样能修复丹田的灵药。

    经过三天的将养,萧尧的伤稳定了下来,有向好的趋势。

    “你是在怪我吗?萧尧因为我才受的伤。”林千蓝问一直冷着脸守在萧尧(床chuang)榻前的阡风。

    “没有。我知道是主子自己愿意的。”阡风垂着眼道,“要怪只能怪我那天去晚了。”

    他与屠敖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已尘埃落定,鹿丘一个人都没有了。他转回到秀月峰,听乐晋真君说萧尧被林千蓝带回了落烟峰,跟师父说了声后也赶了过来。

    林千蓝讽刺地斜了唇角,“那你摆个冷脸不是给我看的?我不能不这样想。”

    想好不在乎多个朋友少个朋友,可阡风这副冷脸实在看着碍眼。

    她留萧尧在这里,就不能把阡风赶走。阡风是萧尧的贴(身shen)暗卫,他在这里陪着萧尧天经地义。

    她一开始还以为是阡风太过于担心萧尧才会冷着脸,一次不经意地看到他面对着屠敖时虽然眉间的忧虑没散,但却不是冷脸。

    原来冷脸是专为她摆的。

    “千蓝,我……”阡风心头涩涩的,却没作辩解,“我从没有怪过你。”

    林千蓝抢白道,“你以后还是叫我林道友好了。”

    阡风心底的苦味漾到了舌下,可遵循着暗卫本分,他要替萧尧说些好话来,“林……道友,我主子他对你……”

    “萧尧对我怎么样,我知道的很清楚,无需你来多说。”林千蓝呛了阡风一句,转(身shen)出了洞府。

    林千蓝原先不太懂,经这一次彻底懂了,萧尧对他如同她当年对青梧真人一样,起了别样的心思。

    现在再推算没有萧尧,她能不能躲开鬼君的偷袭,或者没躲开会不会受伤,已毫无意义。可她心里想的是,她宁愿自己受了鬼君的一抓真的受伤,也不愿意萧尧挡在她(身shen)前。

    对于萧尧舍命的相救,她真心相谢却没有多少感动。

    懂得了萧尧的心思,她没有半点以(身shen)相许的想法。

    出了洞府,看到了另一个对她摆冷脸的,“颜十四,你想对我动手为你主人出气的话,最好现在动手,等你主人醒了,他势必会阻止你。”

    她不能赶阡风出去,对于一向对她不怎么友好的颜十四可不客气,只让她呆在洞府外,没让她进去过。

    颜十四恢复了它大狐的模样,坐着跟林千蓝差不多高,眼光却是俯视,“林仙子多虑了,我只是担心我主人的安危。”

    林千蓝淡淡道,“颜十四,你已经化形了吧?这样坐在地上多难受,不如化成人形,我帮你搬把椅子来。”

    是冥尘告诉她的,颜十四已经化形,据他判断,颜十四化形是在萧尧契约她之前,所以只要颜十四不主动说出来,萧尧不一定知道。

    但以萧尧的心智,他一定知道,而且还不会说破,让颜十四自以为隐瞒的很好。

    颜十四狐目一竖,随即又散了怒气,幻尾一摇,化(身shen)为一个红衣女子,傲视着林千蓝。

    换个立场,林千蓝要好好欣赏欣赏颜十四化形后的绝色,柳眉凤目,肤如凝脂,丰姿娉婷,小蛮腰盈盈一握,风吹间,红衣婀娜。

    说来颜十四的相貌与萧尧还有几分的相似,让屠敖看到又要给了他一个萧尧有狐族血统的例证。

    林千蓝说到做到,挥手放了一把座椅在她洞府的门边,“有你在,我不用贴门神了。”

    颜十四看林千蓝对她的绝色相貌一点自惭形愧都没有,也没有半星的羡慕嫉妒恨,顿时脸色不大好看。

    林千蓝对她一笑,然后转(身shen)走了。颜十四气得握拳。

    八阶妖兽了不起?有冥尘在,颜十四气都白气,她还就仗着冥尘的势欺人了。

    林千蓝走了几步后,回头道,“不想守门了,滚出我的院子!”

    颜十四气得脸色泛青泛红,(胸xiong)脯起伏,却没走,过去重重地坐在了椅子上。

    院子一角的武东看得瞠目结舌,心里就一个字,“服!”

    虽然那只幻尾灵狐一下子变成一个绝色美女震撼了他一下子,可林师叔对化形妖修的态度让他对林师叔产生了崇高的敬仰。

    此一幕影响了武东后半生,他原来不甚明晰的道心转化为无畏,道心坚定之后修为增长迅猛,一举从杂役变成了内门弟子,此为后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