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为离宗做准备
    雪屋里的布置跟上次来的时候一样,厚厚的兽毯,小巧的竹架,几根青鸾的尾羽装饰了一边的墙壁。

    林千蓝从左边起,数到第四根青鸾尾羽,上前拔了下来,波纹晃动,墙壁上出现了一扇冰雪做的门。

    是个高阶的幻阵,第四根青鸾尾羽是阵眼,拔下幻阵就破了。

    走进门去,是另一间雪屋,中间摆放了一个传送阵。林千蓝往传送阵里放了四块中品灵石,跟冥尘一起踏了上去。

    白光闪过,林千蓝来到了一个水晶宫一样的冰宫里。

    冰宫深入晴雪谷地下五百米处,是殷家一位冰灵根的先人建造的修炼之地,一并给了林洛冰。

    因是修炼闭关用的,冰宫内没有过多的装饰及(日ri)常所用的东西。

    “这里成吗?”林千蓝望着约有四丈多高的冰宫顶,问冥尘。

    冰宫内几乎都是冰灵气,浓到在冰宫顶都结成了薄薄的冰灵气气团。

    冥尘道,“比灵药园要好。”

    林千蓝把小墨从浮音宫里叫了出来,小墨飞了一圈,“大主人,不冷。”

    冰宫虽是全由冰建造而成的,室内温度却不低,以林千蓝的感觉,大约在十度左右,林千蓝不是冰灵根也只觉着凉爽,不觉着有冷意。

    因小墨是火属(性xg)妖兽,喜(热re),她才问小墨适不适应。

    殷宁啸叫她过去,是想提醒她,鬼君的事是冲着她来的,有一就可能有二,让她出入小心点,别出了什么事,连累到了她师父。

    后一句才是重点。

    林千蓝看得出来,殷宁啸不仅仅是因为她师父是能破掉虚天宗修士不能飞升局面的人,才会如此看重他,而是也有着很深的师徒、祖孙之(情qg)。

    多种(情qg)感加杂在一起,让殷宁啸对她师父在修炼上的关注产生了一定的偏执,一心为她师父的修炼扫平障碍。

    现在,在殷宁啸眼里,她就是个障碍,而她这个障碍跟当年的林洛冰一样,打不得杀不得。

    并且,她师父说了,若是任她出事,照样算到殷宁啸头上。

    等于师父给她在宗门找了一个暗中保镖。

    所以才有了她在鹿丘时遇险,第一个到场的人是殷宁啸。

    后殷宁啸一步来的那几位真君都是因乐晋真君收到了萧尧的传讯符过去的,而殷宁啸是自己查到了有人要对林千蓝不利,怕林千蓝因此死了,殷青梨会真把此事算到他头上,才赶过去的。

    殷宁啸与林千蓝谈了有一刻多钟,实质(性xg)的话没谈多少句,其余的不是相互挖苦,就是相互激怒,两人相看相厌,又都对对方幸灾乐祸。

    因着殷青梨的关系,殷宁啸不敢打了杀了她,林千蓝也不想真的激怒了殷宁啸让师父难做,所以最后的结果是殷宁啸厌恶地看她一眼甩手走了,她回了殷宁啸一个白眼。

    殷宁啸有一个建议说得对,与林千蓝想到了一处,那就是在如今实力不济时,最好离开宗门到外面历练去。

    宗门内有人可以一手遮半边天,出了宗就不一样了,修真界天大地大,别说一个人,就是八大宗门联合起来都遮不了半边天!

    小墨的进阶就提到了(日ri)程上。

    原本选择的进阶地点是灵药园,是想用园内平和的木灵气压制朱雀蛋的火灵力。

    在听殷宁啸说了晴雪谷现在属于她,并且告诉了她有冰宫的存在时,冥尘就建议把小墨的进阶地点改在冰宫里。

    “冥尘,都交给你了。”林千蓝把小墨能用得上的东西都给了冥尘。

    巽木真人当真炼丹技艺不凡,紫凝丹一次炼制成功,而且成丹率达到了四成,一共炼制出了四粒,林千蓝给大师兄分了两粒,剩下的两粒留给小墨用。

    林千蓝想留下来,可小墨的进阶不是一时半会就成的事,萧尧还没醒,她不能不管。

    回到落烟峰上,林千蓝被赫连秋一把揪住,“六师妹!听说你收了个侍君?还当众把他暴打了一顿?”赫连秋最近几个月都在闭关,今天出关才听说。

    林千蓝看了眼周围。

    赫连秋了然,抓着她就走,“这事得避着点人说。走,去你的洞府说话去。”

    林千蓝看了眼周围,是因为二师姐揪了她的衣襟,二师姐却以为她不好在人前回答她的问题。

    算了,二师姐这越活越倒回去的(性xg)子她又不是没领教过。

    洞府门前已没了颜十四的(身shen)影,不知去哪了。

    一进到她的房间,赫连秋就连连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出关全是六师妹的消息,钱侍君是哪里来的?还有联姻的事?快说快说。”

    林千蓝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并着重说了大师兄被三师兄训斥的事,包括如今大师兄被三师兄看管起来,不得随意离开洞府的事。

    赫连秋笑倒在厚厚的地毯上,捶地大叫出关晚了,“我怎么不早出关几天,这种大快人心的事我竟然不在场!啊哎,下一次不定是什么才能遇到。”

    又给她揭了不少大师兄的底,以及三师兄当年揪师父错的事迹。

    之后站了起来,摩拳擦掌道,“我去大师兄那里看看去,三师弟都帮忙看管大师兄了,我这当二师妹的不能落后啊。”

    一阵风的走了。

    经过二师姐这一场笑闹,林千蓝的各种烦闷一扫而空。

    虽然遇到二师姐是偶然,但二师姐看出了她的心绪不佳,刚才笑谈中,有不少话都有着开解她的用意,让她心生感动。

    想想,她是最不该有烦闷的人,师父师兄师姐们,个个对她都好,冥尘几个小伙伴处处替她分忧,她该每天笑着醒笑着睡才对。

    烦闷就是没事给自己找不痛快,有那时间不如去研修阵法去,就今天晴雪谷的那个幻阵,还是在冥尘的帮忙下破掉的,让她这个修习阵法不少年头的人很是汗颜。

    再去了萧尧的房间,阡风的冷脸已不能再影响到她的心(情qg)。

    探察了下萧尧的丹田,比她离开时又恢复了一点。

    “这个给萧尧服下去吧,需要你助他运行一下功法。”

    林千蓝给阡风的是一颗龙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