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惩仆
    任钦也听到了,抬头往正往台下走的林千蓝看去,满是不甘的神色。

    林千蓝没再往下走,而是看向了观战台。

    她故意使出了断魔刃,为的是把传她是魔修的流言摆到明面上来,比试台是最好的把流言由暗传明的地方。

    说她是魔修她并不在意,但事关豢养鬼物,她不得不想办法澄清。

    修炼御鬼术的魔修是踩在了往邪修方面发展的边缘线上,不仅道修,在魔修中也是有很大的争议的。

    修炼御鬼术的小门派都掩藏于远离人烟的地方,如不是在对敌中,在魔修地盘也少有敢当众御使鬼物的。

    她不在意别人说她是魔修,可绝不想让人把她往邪修上联想,不仅是她个人名誉的问题,还有她师父以及几位师兄师姐都可能因此受到影响。

    朝云门的渠和真君随了广严真君的做法,声音传了出去,“林千蓝使用魔修法宝,此场比赛结果作不得数。”

    大比的结果关系到宗门利益,任钦是朝云门唯一一个进入筑基后期级别前十的,渠和真君得着这个机会,自然要为朝云门争利。

    寒远真君沉着道,“宗门大比从没有过不得使用魔修法宝的规定,不(禁j)止既(允yun)许。”

    广严真君质疑道,“林千蓝与魔修的干系未免太多了点,前几天鬼君的事她也在场……”

    殷青梨站了起来,凝眉竖目,“我弟子的法宝是我给她的,怎么,你们难道要说我是魔修吗!”

    说殷青梨是魔修,跟说虚天宗是魔修门派一样好笑。

    杀了魔修夺了法宝自用的事稀松平常,本来就没几人信林千蓝是魔修,殷青梨这一说,更没什么人相信了。

    “你们是不是想说道修也能修炼御鬼术?”殷青梨转(身shen)问坐在他旁边的乐晋真君,“乐晋真君,可否借你的鉴天宝镜一观?”

    ※※※※

    龙泪能增强体质,包括丹田和经脉。

    萧尧的丹田虽在渐渐好转中,但毁损的危机还没消除。而且即便消除了损毁的危机,要想修复如初,还需将养很久才行。

    龙泪则能让丹田快速修复,大大缩短将养的时间。林千蓝手头上适宜萧尧用的而又没任何弊处的,只有龙泪了。

    萧尧因她而伤,她把龙泪给他是应该的。

    事先她也问过师父,师父说行她才放心把龙泪给萧尧用的。

    没有辜负林千蓝的期望,萧尧服了龙泪后,很快醒了过来,丹田基本恢复,修为还一举冲到了筑基中期的顶端,过不了多久就能进入筑基后期。

    萧尧听阡风讲述了这些天发生的事之后,平静地说道,“阡风你先出去,把颜十四带进来。”

    颜十四是以人形进来的。

    萧尧看到颜十四美艳的人形,神(情qg)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有变化的颜十四。

    “啊!”颜十四双手抱着头跌坐到了地上,大滴大滴的汗珠从(身shen)上落下,“主人!”

    她浑(身shen)抖动不已,维持不住人形,变回一只环尾大狐蜷在了地上,一行泛着金光的血道从嘴角逸出,“主,主人,求你,放过我……”

    她说这几个字,似乎用尽了力气,深(身shen)的皮毛已被汗浸得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萧尧跟醒来时一样靠坐在(床chuang)上,颜十四的求饶没有让他有一丝的动容,“你现在才知道我是你的主人?你不是一直认为你是我的主人吗?”

    “不,不,我没有那样想过……啊——”又一轮神魂上的疼痛袭来,疼到颜十四想立即死去来解脱!

    这一轮疼痛不知过了多久才停,颜十四只觉着自己死去活来了无数次。

    只听萧尧厉声道,“别当我不知道!你早就看出新出现的那人是个鬼君,却故意慢了半息,打着让鬼君抓住林千蓝的主意!”

    当时他命令颜十四瞬移到林千蓝跟前去,颜十四照做了,却是慢了半息,等他与颜十四赶到时,鬼君的手已伸向了林千蓝。

    他什么都来不及做了,甚至连给颜十四下命令的时间都没有!

    幸好他是瞬移到林千蓝的背后,本想着与她跟以前在琥珀界一样,背向而战,却是成就了他替林千蓝挡下鬼君一抓之举。

    他实非刻意,而是一现(身shen)就看到林千蓝(身shen)陷危险中,在大脑做出反应之前,(身shen)体就行动了,直到下腹部传来剧烈的疼痛,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主,主人……”颜十四伏地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饶了我这次……”她原以为她做的隐秘,些微的偏差不会被主人发现,谁知主人不仅发现了,还知道了她这样做的目的。

    她不敢不承认,认错求饶或许能讨得主人留下她的命,狡辩在主人那里只有死路一条。

    萧尧与她签订的是主仆契约,主人一个念头,她的神魂便动弹不得,连灵力都提不起来,毫无反抗之力。

    乾阳剑出鞘,一剑刺在颜十四的丹田处,差一分就挖出了她的妖丹,把颜十四骇得不轻,真以为萧尧是要杀了她。

    萧尧收回乾阳剑,“这是最后一次,你没有下次的机会!”

    “谢,谢主人。”颜十四想爬起来行礼都做不到。

    萧尧本想杀了颜十四,但想到回到清玄宗后,压制萧家的那几个不服他这个下任家主的金丹还需借颜十四一用,权且留下了颜十四的命。

    “滚出去!”

    颜十四不敢不从,以比滚还难看的匍地爬的方式离开的。

    等她爬到客厅,遇到林千蓝从外面回来,看到颜十四这光景,没有一点同(情qg),掐动法诀,用根藤条一卷,把她扔到了洞府外。

    以林千蓝的了解,萧尧从不是个会虐待手下的人,颜十四受罚一定是犯了大错。

    林千蓝一进房间,看到是随意坐在地上的萧尧,对她笑道,“若你是想问我怎么样?我很好。若你想问我什么时候离开,我会想再留几天。

    还有,你不必太再意,我不是故意要舍命救你,只是凑巧颜十四带我瞬移到了你(身shen)后,恰好赶到而已。”

    林千蓝点了点头。

    萧尧笑得明朗,“不如你坐下来,一起来聊聊我心悦于你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