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 只当不认识
    林千蓝坐了下来。

    她一直没想好,是把此事跟萧尧说开,还是继续装不知道,萧尧一句话替她做了选择。

    她素来不是个扭捏性子,既然萧尧挑明,她没什么不好直说的,“萧尧,我说过的只想修炼有成飞升上界,并不是当时拿来堵你口的,而是我现在就是这样想的。”

    林千蓝不敢说她以后再不会对谁动心,可她确定从现在起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她都会一心扑在怎么渡劫上。

    林千蓝一没羞涩之态,二不左顾而言他,萧尧心道果真是女贼本性的同时,更觉他的情路艰难了。

    他的手缓缓伸进衣襟处,从心口处掏出那个绣着金灿灿麒麟幼兽的钱袋来,习惯性地用手指轻摩了几下,才低头看着钱袋道,“我从那时起便心悦于你。”

    这是林千蓝未曾想到的,她只以为是在琥珀界时,在同为天涯沦落人的背景下,萧尧才会对她起了心思。她也不自贬,无论相貌还是能力她不比谁差。

    不由得问出声,“怎么会……”萧尧彼时方是个十三岁的少年,而且身为一国郡王,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而她彼时尚没长开的原因,没多出挑。

    萧尧侧过来身,一手抓过她的手,一手把钱袋放在她手心,随即松开,依然笑着,“我当时也在想,怎么会?”

    林千蓝手心里温温的,几十年过去,钱袋已显旧态,却是保存完好,她的感觉复杂起来,说不上是感动还是什么。

    她紧了下手心,抬眼问道,“你来修真界,是因为我?”

    “我如果说是呢?”

    萧尧眼里的情愫多到要溢出,林千蓝再辩不出是真是假就是个实心棒槌了。

    可她依然确定的是,她对萧尧没有曾对青梧真人一样的感觉,如果有,她修的又不是无情道,她会欣然接受。

    在萧尧救她受伤,让她彻底明了萧尧对她的心思后,她有一瞬间怀疑自己是否过于冷血冷情了。

    她不仅没有因他舍命救她而感动十分,反而对萧尧还生起了点气,气他太不珍视自己的生命,还气他……让她因为无法回应他而心里起了负担。

    为了卸下救命之恩的负担,她不惜把原留做自己结丹后服用的龙泪给了萧尧。

    林千蓝把钱袋轻轻放到萧尧面前,“我无法回应。”

    萧尧笑出了声,“我知道。”又叹道,“唉,你都不会拒绝的委婉点。”

    萧尧轻快的口吻让气氛也变得轻快,林千蓝笑了下,“我不会。”

    萧尧突然话峰一转,“女贼,这回我救了你,你还打算怎么还?”

    林千蓝决不会认为萧尧是向她挟恩以图报,她是有彻底了结了与萧尧因果的打算,本想着等她临离开宗门的时候再给萧尧,现在萧尧问起,她便提前给了,“水灵珠。”

    既便是从小被世事练达的处事不惊的萧尧,听到水灵珠三个字,也冷不防地愣了下,他猜出林千蓝会想办法了断与他的因果,却猜不出是她会送给他一枚水灵珠。

    天地灵珠,千年才得一现,对修士的诱惑是致命的,因争抢天地灵珠而起的事端、丢了命的人不胜枚举。

    说句不好听的,在大多数人眼里,就是再多几次救命之恩,也不值木灵珠的价,何况他的这个救命之恩是有着诸多的水分的。

    不是说他不是真心,而是说并非没有他那一挡,林千蓝就真的会出事。

    且不提林千蓝的防备手段,只说事件本身。

    事后他分析,那个鬼君的意图应是抓林千蓝,而不是伤她,只不过他挡在了前面,鬼君恼着了,改成了下死手。

    还有,随后而来的林千蓝的师祖,明显是在暗中保护林千蓝的,就算林千蓝被鬼君抓住,林千蓝的师祖也会把她安全的救回来。

    用一份掺着水分的救命之恩换来一枚水灵珠,任谁都会说是他赚大了。

    可对他来说,却是更糟了。

    “唉,女贼,你可真舍得。”

    一个蓝盈盈的水晶般的珠子抓在了林千蓝手里。被林千蓝关了一段时间,水灵珠老实多了,最起码不敢跟林千蓝硬碰硬了。

    “它是三千年多前出世的那颗,一直在一个修真家族里当传承宝物。”

    林千蓝刚一摊开手,水灵珠就猛得往上一跳,试图脱离林千蓝的掌控,林千蓝哪会没有防备,水灵珠跳出手掌后,就被上方一道坚硬的金色屏障逼回了林千蓝手里。

    是林千蓝凝的一个金盾术。

    看来水灵珠还不够老实。

    “我是木灵根,水灵珠放在我这里没多大的用处。而且,你看到了,它很难驯服,那个修仙家族圈禁了它近三千年,没有一个家族子弟能真正收服它,只能用一种秘法暂时收归丹田,它所能挥的作用不过一二成。”

    若是叶云城能不用秘法就契约了水灵珠,水灵珠早老老实实在呆在他的丹田里了,哪还会被林千蓝抓着?

    董天骐人品不怎么样,却被三千年来唯一一个被水灵珠主动认可的。就凭这个,林千蓝对水灵珠都喜欢不来。

    林千蓝又加了句,“我也收服不了它。”

    林千蓝是用暴力手段把水灵珠压制的老实了,不是收服了水灵珠。

    “好,我要了。”萧尧接过水灵珠,不知水灵珠是恰好不想折腾了,还是在等待更好的时机折腾,反正在萧尧手里一动不动。

    阡风对他的水灵根受损的状况据实以告,萧尧心里有着不小的失落,他本就比林千蓝修炼的度慢,以后还要更慢,等过个十年,几十年,他对林千蓝只能仰望。

    那他的情路不能仅用艰难形容了,那是一步一丛荆刺啊!

    林千蓝给他水灵珠是想用水灵珠来弥补他的水灵根的弱势,天长时久,或能修复好他的水灵根。

    他需要水灵珠,便不矫情的收下了。他倒想厚着脸皮对林千蓝说礼太重,无以回报,愿以身相许,可林千蓝也得能接受……

    萧尧另一手捡起金麒麟钱袋,再放在林千蓝手里,“从此后,你我恩情两消。忘了我曾心悦你的事,也忘了你曾拒绝我的事。只当我们不认识,可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