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三个门神
    只当不认识?林千蓝猜不出萧尧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在听到恩(情qg)两消时,她从心底透出一股轻松来。

    不管萧尧做什么打算,有他的这几句话,便是了结了她与他之间的因果。

    她与萧尧多年的(情qg)谊结束得太快太急,林千蓝略有些不是滋味,但也能接受。

    她把钱袋收进了素镯里,也郑重地应道,“好。”

    没再看萧尧,走出了房间。

    萧尧在林千蓝的(身shen)影消失的那一刻,眼神黯淡。

    若换一个女子,他的救命之恩换不来以(身shen)相许,也能让她深为感动,由此而对他起了好感也不是不可能。

    落到林千蓝(身shen)上,这件事起的却是反作用,把她的心推得更远,甚至让她有了尽快与他了结此事,最好以后不再见面的打算。

    并且已经这样做了,所以才会把修炼至宝水灵珠送给他。

    他不得不趁林千蓝对他的(情qg)份快刀斩乱麻之前,先出刀,打破了横亘在他与林千蓝之间的那个叫救命之恩的壁垒。

    他说既出口,便是当真,不然林千蓝也不可能相信。

    他的心口处隐隐作痛,他心系于她这么多年,一朝要他亲口说出一笔勾销的话来,实是不怎么好受。

    婉惜那只钱袋,他珍藏珍视了许多年,却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到他的手里。

    看了眼呆在自己手里没什么动静的水灵珠,眼里的黯淡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狡黠。

    女贼,可还记得他的道心是,不变!

    ※※※※

    林千蓝出去后,看到洞府门前立了好几个门神。

    旧门神颜十四趴在门左边,(身shen)上的血已止住,主人没发话,她没敢离开找清静地方疗伤。看到从洞府里出来的是她,失望一闪而过,重新垂下头暗中运行功法去了。

    右边是新上任的冷脸门神阡风,站得英武俊逸,对她礼貌地微低了下头,以示致意。

    他旁边盘的是灵兽门神屠敖,正盘睡得香。

    看到阡风,林千蓝想起进了萧尧房间后,被萧尧一抢白,把正事忘了,可有了萧尧所说的只当不认识的话,她不好再返回去。

    她向阡风走去,递给他一件法宝,“阡风,这件踏云靴是宗门补偿给萧尧的,我刚才忘了给他,等你见了萧尧转交给他吧。”

    因萧尧是在虚天宗内受的伤,虚天宗宗门上层决定补给他一件中品灵器。

    不止是他,也补给了柯靖言一件中品灵器。

    林千蓝、丁翰和龙飞三个没受伤的,各给了一件下品灵器以做安抚。

    尽管林千蓝不缺法宝,但她也知道宗门给的补偿已经够普通的弟子羡慕的了。

    就拿八大宗门大比的首名奖励来说,且不提灵石和灵丹,单说法宝方面,练气期级别的第一名的奖励才是一件下品灵器,筑基期的是中品灵器。

    普通的筑基期弟子能有一件下品灵器都不错了,不少人用的法宝都还是法器级别的。

    虚天宗出手不小气。

    林千蓝自己选了件辅助法宝避水珠。

    因萧尧当时没醒,她帮他选了这件踏云靴,刚才就是去送还给他这件法宝的,结果被萧尧来的这一出给弄忘了。

    阡风点头接过。

    林千蓝走过一段后,回头再望了眼洞府门前,可惜了,三个门神既将失业了啊。

    出了院子,一路溜达达进了师父的洞府。

    殷青梨正等着她。

    林千蓝进去笑盈盈地围到了殷青梨的跟前,“师父,你弟子要出门历练了,有没有什么要交待的?”

    八大宗门大比还在进行中,却不关她什么事了。

    因为昨天她跟着师父再威武了一次——当众退出了大比。

    在她与任钦比赛之前,与师父定好了那个一箭几雕的做法。

    消除流言是一雕。

    乐晋真君有一件出名的灵宝,名为鉴天宝镜,可鉴识各类宝物,包括人。

    在鉴天宝镜下,修士的真正体质、灵根、以及周(身shen)气息等等,都会一揽无余。

    当广严真君如两人所料的,借机质疑起林千蓝(身shen)份,殷青梨便为林千蓝澄清为由,请乐晋真君用鉴天宝镜来当众甄别。

    乐晋真君是出了名的容易打商量,殷青梨没费什么口舌便说动了他。

    当鉴天宝镜的光束罩在林千蓝(身shen)上时,林千蓝(身shen)上散发的是极为纯净的木属(性xg)的平和之气,没有一点因修炼御鬼术而产生的鬼(阴y)之气。

    不修炼御鬼术是不可能契约得了鬼物的,因此林千蓝豢养鬼物的流言不攻自破。

    同时,林千蓝的木灵体的体质,清清楚楚地暴露在了人前,令下方的不少弟子羡慕嫉妒恨。

    殷宁啸那天提醒林千蓝说,鬼君跟踪她,有可能是有人知道她是林洛冰的女儿后,怀疑她也是玄牝水灵体,让鬼君来确定此事。

    至于鬼君怎么来确定的,殷宁啸不耐烦告诉她。

    她采取当众暴露体质的方式,是想告诉让那个指使鬼君的人,她不是玄牝水灵体,消除那人对她的关注。

    她不是个明知对手强大,偏要在弱小时往上冲的二愣子,倪非都成了那个样子,她能做的也只有暂避锋芒。

    她这一雕没告诉师父。

    再一雕,是殷青梨对宗门在处理鬼君的事上,往不了了之上引的做法极为不满意,他不信宗门对鬼君的来历查不出一点蛛丝蚂迹,却对他的问询敷衍了事。

    直觉与林洛冰的事有关,要不是他事先答应林千蓝暂不追查那件事,非把整个宗翻个遍找出那人不可。

    那好,即然宗门不给他和弟子一个交待,那他的弟子还参加什么大比?为宗门利益卖什么命?

    因此,在洗清了林千蓝魔修嫌疑之后,他当众宣布林千蓝因受到了不公正的质疑退出大比,领着弟子扬长而去。

    回来后,林千蓝就提出了出宗历练的事,殷青梨虽替她担心,但也知道林千蓝的一些保命手段,在宗外更好使,在宗门反倒有所顾及。

    如若那天是她一个人遇到的鬼君,可能就找个机会进浮音宫了。

    还有林千蓝新契约的那只黑豹,虽然弟子没说,可他都看不透实力的,不会仅是变异的四阶灵豹。

    略想一下,殷青梨同意了。

    见弟子又来向他打秋风,殷青梨似笑非笑,“你是想问师父有没有法宝拿出来表示表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