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八章 破局人有变
    虚天宗宗主的住所居于仙元峰的最高处,宫(殿dian)巍峨,仙云缭绕。

    天刚破晓,一个号角状的飞行法宝疾行而来,落到了宗主住所院落的门前。

    从号角法宝里下来一个满面疲色的白发老者来,老者很瘦,两只宽大袍袖被晨风一吹,仿佛此人即将迎风而去。

    守门的管事认得来人,忙躬(身shen)施礼,“至和真君,请!”回手打开了(禁j)制。

    天演峰峰主至和真君属宗主交待过,无需稟告即放行的人之一。

    “嗯。”至和真君收了法宝,进了院子。

    玄元宗主收到守门管事的传讯没一会,至和真君就进了他的院子。

    玄元宗主已迎出屋外,“至和,是你做的推演有异变?”

    至和真君很少出峰,来仙元峰的次数十年不见得有两回,寻常玄元宗主需要推演,都是亲自找上天演峰。

    神识扫了下院内,见除了玄元宗主没有其他人在,至和真君冲玄元宗主慎重地点了点头,眉心深深的竖纹挤压得更深。

    “进来详说。”玄元宗主知道事关重大,把至和真君让到了屋内,关上(禁j)制。

    等两人坐定,至和真君道,“可记得我成为峰主后的第一个推演结果?”

    玄元宗主忘了哪个也忘不了这个,至和真君拼着损耗十年的寿命,为虚天宗修士无法飞升的局面做了一次推演。

    此前数代天演峰峰主及长老已做过多次,无一例外的推演不出任何结果。

    至和真君接替坐化的前峰主成为天演峰峰主后,再做了一次推演,这次的推演,给了虚天宗所有修士一个飞升的希望。

    在至和真君推演之前,虚天宗已经一千三百五十多年没有人飞升上界了,让虚天宗添了个被天道遗弃的名头。

    至和真君推演出,打破虚天宗修士无法飞升僵局的人,是一个木灵根木灵体的人,且此人的出(身shen)与虚天宗有着莫大的关联,若此人顺利飞升,虚天宗将会逐渐恢复昔(日ri)飞升修士数量占八宗之首的盛景。

    当时整个虚天宗内唯一符合条件的是便是殷家五岁的殷青梨。

    玄元宗主神色一凛,“莫不是青梨的前程有所大变?”

    “灵!”至和真君的手指搓动,常年握在手里的两个显示卦象的龟甲片碰在了一起,他不自知般地看着玄元宗主道,“或许那人不是青梨。”

    玄元宗主惊道,“怎会如此说?”难道……当年卦象里所指的木灵根木灵体的人不是殷青梨?不是青梨是谁?若真如此,那这几百年,他们不是白等了……

    “我前两(日ri)再为宗内做例行推演时,发现破局人的卦象有所变动,于结丹不利。”

    玄元宗主倒吸一口凉气!

    殷青梨已是元婴修士,哪来的结丹不利!

    可当年除了条件符合外,至和真君还替殷青梨的未来推演过,结果虽不太明晰,可他确是与破解不能飞升局面有着重大的关联,这才确定了破局人是殷青梨。

    “至和,此次可能确定?”

    至和真君的疲色更甚,“我再三做了推演,殷青梨与破局者的关联从不甚明晰的五五之数变成了明了的二八之数,破局者于结丹不利的卦象不变。”

    玄元宗主站了起来,负手缓慢在屋内走了几步,然后停住,望着至和真君道,“至和,此结果暂时不要告诉其他人。”

    至和真君点头,“我也是不能十分确定殷青梨就不是破局人,才来找的宗主。宗主,能否求得倪非前辈做一次推演?”

    玄元宗主摇头苦笑,“倪非前辈应下宗门的推演次数,在一千年前都已用尽了。除了当年的林洛冰和青梨,他谁的帐的都不买……”

    此事在没弄清前不适宜让殷青梨知道,所以让殷青梨求倪非前辈是不可能了。

    玄元宗主也清楚,以殷青梨的(性xg)子,知道了也不会帮宗门去求倪非。

    殷青梨对他的破局人的(身shen)份一向都不喜欢,只是碍于受了宗门的恩惠当尽义务的想法,才在一些事上听从了宗门的安排。

    玄元宗主猛一抬头,“云洛!云洛的女儿……木灵根木灵体!”

    “灵!”至和真君猛一合手,两片龟甲发出一声脆响,“云洛的女儿?谁?”

    ※※※※

    钱骏闭关了半个月没动静,林千蓝免不上为他担心一二。

    见她又往钱骏的洞府瞄了眼,冥尘道,“他的心思单纯,不易生出杂念,灵力足够即可进阶。”

    “也是。噗!”钱骏说话做事是没多少弯弯绕,可没少了挨打。

    笑过了,林千蓝又道,“话虽如此,可他想从练气九层越过练气大圆满直接筑基,不会太容易。”

    冥尘(身shen)形一动,到了河的对岸。

    “哎!等一下我!”此处河面不宽,林千蓝提了灵力,猛得往上一纵,滑行到了冥尘的(身shen)边。

    小墨跟着飞了过来。

    小墨的品阶成了三阶妖兽,可与野生野长的妖兽比,它的实战经验少得可怜。

    为免小墨往灵宠方面发展,林千蓝打算从现在开始严格历练小墨。

    在选择在这里做为钱骏的闭关之地,除了水木灵气充裕的因素外,还因为发现附近有一处山谷,里面到处是妖藤妖花。

    妖藤妖花的进攻手段常常是潜伏起来出其不意地偷袭,十分难缠,正好增长小墨的临阵应变能力,和练习它的火属(性xg)法术。

    林千蓝回头看对岸,坐在柳荫下的萧尧冲她笑了笑,她赶紧收回视线。

    萧尧这几天在她面前表现的是萍水相逢的样子,就如搬来的新邻居,或历练遇到的同行者。

    林千蓝不理会他他也不气不恼,只会笑笑,更不会见到她就上前纠缠,多半只是跟她打声招呼就忙自己的去了,或练习剑法,或修习法术,真把此处当成了历练之地。

    吃的东西还是会做,看到她出洞府还是会问“仙子可否赏脸?”

    她赏他一个冷脸后他不会再邀请,通常是跟小墨两个吃个痛快。

    林千蓝除了保持不理会外,对萧尧的做法没有更好的应对之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