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 决非巧合
    女修道,“一个玉简十块下品灵石,承惠一百六十块。”

    交易完毕,林千蓝把八个玉简看似装进储物袋,实际放进了浮音宫内,给了冥尘。

    另八个给了跟在她(身shen)后的面相小了许多的钱骏。

    他在三个半月前筑基成功,人家筑基会显得成熟沉稳,而钱骏筑基后更显面嫩了,林千蓝都担心他结丹会退化成少年。

    “前辈……”年轻女修犹豫了下,轻声道,“一个月前有人在神殒之渊的神目湖内发现了一个新的上古修士洞府,现在神目湖附近争斗的厉害。”

    “多谢。”林千蓝领了女修的好意提醒。

    女修说的消息定是坊市的人基本都知道的,才会不避人地说出来。神目湖离入口处不近,消息能很快传遍整个坊市,说明那里的争斗不到白(热re)化应也差不多了,参与的人数也不会少。

    林千蓝是进去寻找有关元力或神族的痕迹的,对上古修士洞府的兴趣不太大,更不会去争夺什么宝物。

    年轻女修慌忙摆手,“不用谢。前辈不嫌我多事就好。”然后施了礼走开了。

    钱骏没闲着,已用灵识看了遍记录地图的玉简,“林千目,是新的,比在万柳城买的还新。”

    林千蓝清楚女修是不敢拿旧的版本来糊弄她,这里是混乱域,坊市没有不许动用灵力打斗一说,女修敢糊弄她,她杀了女修不会有任何麻烦。

    林千蓝带着钱骏在坊市转了一圈,购买了各种各样的解毒丹,主要是给钱骏买的,师父还说她能惹事,跟钱骏一比,她惹的都不叫事。

    跟钱骏同行了几个月,特别是进了万兽山脉后,本想着钱骏进入筑基需要历练巩固修为,还有小墨也是。

    结果钱骏到哪都能引出一个或一堆高阶的妖兽来,好几次冥尘不得不出手。

    明明是外围,因为随手扔了块石头而砸在了一只七阶妖兽的眼睛上,差点被一巴掌拍扁的事,是钱骏(日ri)常。

    当然她也需要多备点解毒丹,不能单靠着冥尘为她解毒。

    她还买了一些在神殒之渊用得着的独特法宝,比如有件用神殒之渊内特有的神血木炼制伞状法宝,可让人不惧神殒之渊内的毒雾。

    给钱骏备用的,买了双份,冲着他能惹事的运气。

    在师父的宝库里时,师父说灵石让她多拿些,她真就多拿了,所以她现在尝到了一掷十万灵石的豪爽滋味。

    出了一间卖解毒丹的铺子,林千蓝觉得东西足够了。

    “林千目,我们是去哪?”钱骏问的是进到神殒之渊里面之后去哪。

    “先在近处转转,慢慢往里进。钱骏,你跟我一起进去,我可不保证你一定没事。”林千蓝再提醒道。

    钱骏对林千蓝就一个感觉,紧跟着她不会吃亏,还会有(肉rou)吃,“我跟着林千目。”

    渊右坊市靠近巨石的地方,有片较大的空场地,场地上三三两两,或单独一个地站着不少的修士。

    这些人的脚边大都有各种各样充当牌子的东西,有的是木片,有的是石板,有的干脆在地上用土属(性xg)法术变幻出一行字来。

    他们都是想跟人组队进入神殒之渊的。

    渊内(情qg)况复杂多变,几人一起比单人独闯的风险小多了。

    还有,许多人来神殒之渊是碰运气寻找上古修士洞府的,而上古修士洞府外的(禁j)制多以五行阵为基础,比如五行大衍阵,破阵需要五个修士按灵根的不同站在不同的方位同时输送灵力。

    有了心魔誓的制约,不怕不相识人一起组队。

    当然,真是遇到了千载难逢的大机遇,那就考验各人心中的取舍了,宁承担违反心魔誓带来的后果而杀同伴的(情qg)况也不是少见。

    林千蓝没想着跟谁一起组队,可除了组队的人外,这里还有想挣些灵石当向导的修士,单独站着的人多是向导。

    她扫了几眼,走向一位筑基中期的男修,问道,“你亲自去过几次虎口谷?”

    神殒之渊太大,她想走个遍,靠自己乱闯要花费许多时间,有个向导时间可节省大半。

    虎口谷是离入口不是很远,里面的灵气乱流非常危险,前人记录不会详细到哪处地方会起乱流,哪处有乱流间隙可通过,只有亲自去过的,才能摸清里面的具体规律。

    男修道,“两次。第一次我是自己去的,呆了近两个月,第二次是做向导去的,一个多月方回。”

    “多少灵石?”

    “一天五百下品灵石。”男修又解释道,“里面的乱流不是固定的,我走在仙子的前面领路,也要冒着一定的风险。”

    林千蓝点点头。要价贵她才敢跟他一起进去,要价低了,她该怀疑此人是本着打劫的想法了。

    在她考虑期间,忽听到有人在她背后喊道,“林道友。”

    林千蓝回头,一眼看到了好几个熟人。

    她只得先对男修说道,“容我想过再来与道友相商。”

    男修理解,“道友请便。”

    别了男修,林千蓝朝着几个熟人走去。

    熟人分别是萧尧、阡风、柯靖言、丁翰,喊她一声林道友的是萧尧,听到他熟得不能再熟的声音,她才回了头。

    跟着林千蓝后面的钱骏看到萧尧和阡风,旁若无人地冲两人挥手,“萧千目,容千目!”

    林千蓝回头瞪了他一眼,钱骏迅速收回了舞在空中的手。

    看着萧尧的笑靥,林千蓝什么想法都没有,因为她不知该想些什么。

    看与林千蓝较熟的萧尧客(套tao)地喊林千蓝一声“林道友”,站在萧尧旁边的柯靖言以为是萧尧不想暴露出林千蓝的名字,便也喊了声“林道友”,朝她迎来。

    其他三人也都走了过来。

    五人一一打了招呼不提,看四周较乱,一起出了坊市范围找了个空地说话。

    柯靖言往地上一盘坐,望着林千蓝笑道,“真是巧,我们刚想再寻找一个(身shen)具木灵根或水灵根的修士一起组队,就碰到了千蓝你。”

    有萧尧在,林千蓝决不相信这是巧合。她要来神殒之渊历练的事不是什么秘密,萧尧跟她做了二十多天的邻居,不知道才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