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六章 这出场,这人设
    古家的子弟不跟金家一样,而是一齐来的,方式没什么特别,乘着灵舟穿过大阵,降落在谷地,灵舟也没什么特别的,寻常的铁木色,上面刻画有古家的标识。

    作为今次的主方,明偃真君出来跟古家带队的真君寒喧了几句。

    古家人进到古家的竹阁后不久,大阵再从外被人开启。

    “呤!”

    清灵的响声后,只见一艘通体雪白的灵舟一点点显现出来,此时正好日月同辉,错觉下,白色灵舟像是从浅月中下凡而来,如梦似幻。

    不光是视觉上的错觉,渐行近了,白色灵舟的精美绝伦,也给人以梦幻感。

    白色灵舟是一整块稀少的白色玄晶玉炼制而成,似透非透,折射着炫彩的虹光。

    舟身上刻画有凤纹、龙纹、虎纹等诸多纹饰,各种纹饰衔接的相得益彰,没有一点杂乱,细看下去让人心境不由得舒张开来。

    有懂阵法的,会从中看出纹饰并非只讲究美观,而是内含阵纹,组成了一个复合法阵。

    “这死花子!就会臭讲究!”明偃真君嘴上嫌弃着,脚下却跑得快,白色灵舟还没露头,他就到了外面。

    看来南宫明月跟司华烨两人私交甚密的传闻不是假的。

    不光是明偃真君出来了,听到“呤”的声响后,古家、金家、南宫家都有人出来瞧热闹,林千蓝和南宫泠紧跟着明偃真君出来,把白色灵舟从乍现一点白到露出全貌,都看个清楚。

    白色灵舟没有落到地面上,而是浮在离地一丈许的地方。

    一人,身着雪白的丝质长袍,绣着凤尾暗纹,腰间系一条青碧色竹节般的玉带,与他头上同样青翠欲滴的发冠相呼应。

    他的肤色同样是白皙的,却是柔和润滑的珍珠白。

    唇形,不大不小,唇纹,不深不浅,唇色,淡淡的粉。

    要说此人是美到极致,是过于夸张了,但若说此人精致到极致,却是恰如其分的描述。

    面容如画般没有任何瑕点,一根散乱的眉毛都不存在。

    衣着佩饰,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来。

    举手投足间,每一个动作都优雅到让人心旷神怡的地步。

    微一凝眸,如墨般比常人要大要浓黑的眼瞳,深邃又清冷。

    从灵舟上踏空而下,站在了一块白色的四方规整的丈长毯子上。

    毯子是用上好的灵蚕丝织就,厚薄适中,平整无杂质,被人踏上也没压出半点折痕。

    林千蓝光顾着看人了,一点没觉察出毯子是什么时候铺在地上的。

    “死花子!你早一天来能死啊!”明偃真君走上前,想踏上白毯子时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拦下了。

    林千蓝审视着这位明偃真君口中的死花子、她的血缘上的父亲司华烨。

    她设想过与血缘父亲相见的情形,还怕自己会来个泪流满面,但没有。在听明偃真君谈及司华烨时,她还心怀着期待,真见到了,她自己都觉着自己冷静的不可思议。

    或许是司华烨的面相年龄跟她不相上下,或许是司华烨的神情太过清冷,初见面并没让她生出父女天性的亲近感来。

    只冷眼旁观。

    这出场,这人设……

    林千蓝以为不会有比青梧真人更注重细节精致的人设,可她这位血缘父亲比青梧真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明偃真君伸手指点着站在白毯上的人,“你!你!又来这套!”

    司华烨轻轻睨了眼明偃真君,“明知故犯。”声音如磬,有可绕梁的品色。

    司华烨手轻动,一朵华盖般的云朵突现在明偃真君的头顶,如注的雨丝从云朵上落下。

    “你!又来!”明偃真君跳脚跑,他跑到哪,云朵跟到哪,雨浇了明偃真君一身。

    南宫泠低声对林千蓝说道,“他们一见面,就是如此……热闹。”

    林千蓝看得出,明偃真君并非猝不及防没能躲开,而是没想躲开。

    明偃真君被浇了个透,司华烨才驱散了那朵云,转身往司家的竹阁走去。

    脚下的白毯随着他的转身而动,向前延伸了数丈,司华烨每一步都落在白毯上。

    走了几步后,扬了扬手,白色灵舟化成巴掌大小,落在他的掌心。

    “真是!我身上哪里脏了?这死花子,就是臭讲究……”明偃真君嘟囔着,为自己掐了个清洁法诀,周身变得干净清爽,一步迈上了白毯,这回没被挡住。

    原来是司华烨是嫌明偃真君身上脏,掐朵雨云是在帮他冲洗掉身上尘埃。林千蓝真觉着明偃真君比之前鲜亮了几分。

    明偃真君再多迈一步,与司华烨并行,旁若无人的问起司华烨的私事来,“死花子,听说车侯尚仪又来纠缠你了?”

    “明月,不要提丑女人。”

    明偃真君,也就是南宫明月,听到司华烨叫他‘明月’,一下炸了,“死花子!叫我明偃!明偃!再敢叫我明月,我跟你翻脸!”

    “明月。”

    “你……我真跟你翻脸了!”

    ……

    两人就‘明月’和‘翻脸’两个词谈论了三个回合后,进了竹阁。

    几个世家的子弟大多数只听过冰烨真君,并没见过真人,等两位真君进了竹阁,观看了冰烨真君华丽的出场的子弟再也忍不住熊熊八卦之火,三三两两找地方交流去了。

    尚留在原地是几位南宫家的人,和新到的司家的十位子弟,因司华烨的出场太吸人眼球,竟没有几人注意到他们是什么时候从灵舟上下来的。

    南宫家跟司家的人相互间较熟,各自打着招呼。

    南宫泠朝一人挥下手,“星澜!”

    ※※※※

    三人去了南宫泠的竹阁一叙。

    司星澜幼年时父母双亡,是跟着司华烨长大的,视司华烨如亲父。

    当听得知林千蓝真是叔父的亲女、自己的亲妹妹时,喜欢地同时,紧张地手脚都不知该放在哪里了,站在林千蓝面前,酝酿了好一会,才喊出,“……妹妹。”

    见司星澜是真心拿她当亲妹妹的,认不认父亲视情况而定,司星澜这个哥林千蓝是真想认的。

    可林千蓝一想到她想做的事,是有损于司家利益的,到时这个哥还把不把她当妹妹,会不会反成仇,谁也说不准。

    世家的人依赖着世家活着,越是大世家,因家族而得到的好处就越多,出于本能的也会维护家族利益不受侵犯。

    林千蓝只说先不认司华烨,南宫泠默认为可以先告诉司星澜,在她阻止之前,南宫泠的话就出口了。

    林千蓝最起码现在不能认,“星澜兄。”

    司星澜露出明显的失望,但不知想到什么,自己释然了,忽拉,从他的储物戒里倒出一堆的东西在她手边的桌子上,“都是给你的。”

    林千蓝一看,司星澜这是把他的家当都搬出来了,二十多样东西,样样都不普通,最抢眼的是一块水属性的极品灵石,发着幽蓝的光芒。

    原本南宫泠看着司星澜手足无措的样子一直憋着笑的,在看到林千蓝没认司星澜,笑意收了回去,皱了下眉,帮司星澜解了围,一手搭着他的肩膀说道,“星澜,我们见过的,记得她是谁吗?”

    司星澜的紧张劲消下不少,“林芸。”

    南宫泠道,“这事说来也是巧得很,你易容后的样子跟星澜像了个**分。”

    司星澜点头,“不易容也像。”

    林千蓝也承认像,她的大模样跟娘亲有七分的相像,但单看眉毛、眼睛和唇形,更肖司家人。

    她再抱拳致歉,“当时因为一些事情,才会易容,并不是有意隐瞒。”

    司星澜却是神情一凛,“什么事?是有人要对你不利?”大有林千蓝说出是什么人,他誓要为她出头到底的架式。

    林千蓝看得出,司星澜并非作势,对他笑道,“那件事早就解决了。”

    司星澜郑重其事地说道,“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你是我司星澜的妹妹,有事不要一个人抗着,我不敢说一定能帮到解决掉,但我一定尽我所能帮你。”

    南宫泠搭着司星澜的手轻拍了几下他的肩头,却是看着林千蓝,叹道,“星澜轻易不向人许诺。”

    林千蓝是很感动,但不能应下司星澜的许诺,把桌上的东西轻轻往外推了推,意思是自己不接受这些礼物,“我懂得星澜兄的意思。如果说,我做了什么损害司家利益的事呢,你还会拿我当妹妹吗?”

    司星澜愣住了。

    林千蓝对他笑了笑,站了起来,“二位慢谈,我先回去了。”

    她想,她本性也是自私的,宁愿与司家人反目,也不想放弃吸收元力的机会。

    在林千蓝刚要走时,司星澜出声道,“你所说的损害司家的利益,会伤害司家人的性命吗?”

    “不会。”

    “我认。”司星澜言辞坚定,“只要你不会故意伤害到司家人的性命,你这个妹妹,我认。”

    又传音给林千蓝,“要是你说的是想要龙气的话,我帮你。”

    见林千蓝很意外,司星澜再传音,“其他的世家,没有龙气,照样屹立万年。萧家人有龙气淬体,不也衰败了?还有金家,只剩下超品世家的架子,衰落是早晚的事。没有了龙气,对司家未尝不是件好事。”

    一个超品世家的族人人数,较少的如金家,也有三千多族人。

    五个世家中,百年一次争夺龙气淬体的名额,各种的勾心斗角,明里的、阴私的手段,层出不穷,龙气淬体对个人来说,是难得的机缘,但从整个家族论,利弊各半。

    内斗,向来是世家衰落的根源。

    “婶母待我很好。”

    林千蓝反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司星澜所说的婶母是指她的娘亲。

    这样一个哥,她哪能不认?

    “哥。”

    这一声“哥”,又把司星澜弄得手足无措起来,一把抓起桌上的摊着的几样东西,直往林千蓝手上送,“见面礼,一定得收。”

    林千蓝没有再推辞,双手抱住,见司星澜又去抓其他的东西,忙说道,“够了,哥。”

    围观着司星澜新手哥哥的笨拙模样,南宫泠实在忍不住了,笑出声来。

    他不是没觉察到两人在传音。

    林千蓝突兀在出现在龙地附近,多半是冲着龙气来的。

    但只要不当他面说出来,他权当不知道。

    ※※※※

    林千蓝在龙地晃了几圈,没有发现穆昶的踪迹。

    倒是听说了金家的昊骁真君也进了龙地,一直在金家竹阁里修炼,没出来过。

    要通过八卦天罗阵,必须身具五大世家的血脉,没有有人硬闯的消息出来。

    她心里也是矛盾,特别是认了司星澜这个哥之后,司星澜对她可以说不求也应,让她对司华烨有了些期待。

    可司华烨来的那会,她顶着与娘亲有七分相像的脸,却没引来司华烨看她一眼,以真君的神识,司华烨怎么也把谷地所有人看了个清。

    司华烨对她没一点兴趣。

    让她不由得多想。

    明偃真君和司星澜都说司华烨一直在寻找着娘亲和她的下落,但看此情形,不大像啊。

    按正常人的心理,怎么也得问问她是谁,就如司星澜和南宫泠遇到她所做的一样。

    司华烨没问,连看都不看她。

    林千蓝没多纠结,把她心里的那点期待给划了叉。

    反正她也没想着认,知道是谁,心里也就了却遗憾了。

    娘亲提都没提司华烨,怕是预料到了一些事,或许就是现在这种情形。

    看了眼那座竹阁,就是她进来后多看了几眼的那座,是司华烨住的,比别的竹阁要格外精美些。

    正准备回去时,看到空中又一艘灵舟从阵外进来。

    有人认出了灵舟上的标识,“咦,这次萧家也来人了?”

    萧家因意外败落,前两百年都没派子弟来龙地。

    “林千蓝!你怎么会在这里?”

    质疑她的是金家的金雁来。

    “姓林?我看她跟南宫家的人在一起,还以为姓南宫。”

    “怎么会有个姓林的?”

    能被选来进龙地的,都是五大世家本姓的人,从没有一个外姓人进来过。

    又一声,“林千蓝!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是质疑,而是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