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八章 父女对战
    修炼结束,醉心于酿酒品酒的南宫泠,品起了新酿的七花酒。

    酒色是淡淡的琥珀色,斟入透明的晶玉杯中,轻轻一晃,一串细密的气泡从杯底荡起,荡到酒面上,气泡化成灵气,盘旋在杯内。

    南宫泠半靠在青碧的灵竹榻上,一手搭在曲起的膝上,一手捏着晶玉杯,正待入口,脑子传来司星澜的传音,“南宫!快来!”

    司星澜少有如此不沉着的时候,南宫泠握着晶玉杯的手一顿。

    跟林千蓝有关?

    他顾不上细细品味,一口饮尽跃出竹阁外,一眼看到司家最精美的竹阁发出一声爆响,从阁顶的中间裂开一条直缝,刺眼的白的光从裂开的缝隙中冲向天际!

    再一声炸裂巨响,竹阁的顶部彻底分成了两半,蓝紫的光倾轧向白光!

    两道身影飞上半空,一白一粉,对战了起来。

    白影是司华烨,衣袖在空中划了个弧,数百个紫色莲瓣以轻盈之姿却又是极快的速度,飞旋着围向粉影的林千蓝。

    南宫泠的心跟着一收,看着美丽异常的莲瓣,实际上是冰烨真君的一件有名的法宝,无心莲台,等莲瓣重重围住对手,对手则成了无心莲台的莲心,生死凭冰烨真君的一念。

    飞旋的莲瓣有迷惑神智的作用,而且每个莲瓣都如同一把利刃,沾之即亡。

    林千蓝危险了。

    更何况冰烨真君是元婴大能,林千蓝是金丹初期,修为悬殊太大。

    没给南宫泠时间去想两父女是怎么打起来的,在司华烨的无心莲台的数百个莲瓣飞出时,一道接一道的蓝紫色的雷网向四处扩散,竟阻住了莲瓣的去势。

    再两道身影紧随着司华烨和林千蓝飞到空中,分别冲着两人飞去。这两道身影是两人的帮手,而是阻止两人对战的。

    “妹妹!叔父!有话好说!”

    “给我住手!死花子!”

    明偃真君叱道,抛出一个铁木色大盾,硬生生的插在了对战两人的中央。

    大盾瞬间涨大成百丈大小,彻底把司华烨和林千蓝两人隔离开来。

    大盾两边,林千蓝的雷网消弥,司华烨的莲瓣停滞。

    司星澜挡在了林千蓝身前,以防司华烨再出手,他好护住林千蓝。

    “你疯了!”明偃真君动了真气,怒目如炬,“你再不承认,她也是你女儿!”

    传音过去,“死花子,你不想让人瞧你父女的热闹赶紧收手!”

    司华烨扫了眼下方的几十道目光,衣袖再轻轻划一个弧,莲瓣迅速向一点收拢,化成一朵无莲台的紫莲,回到他的手中。

    明偃真君一个跨步拉住司华烨的衣袖,两人一闪不见。

    林千蓝也已收起了御雷魔杖,两人一晃,就到了南宫泠的竹阁内。

    没使上力的南宫泠回到房间,问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司星澜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叔父怎么说出手就出手。

    林千蓝摊手道,“别看我。是司华烨先动的手,我总不能站着被他杀吧?”

    她才是那个该生气的吧?她说的哪点不对了?司华烨倒恼羞成怒了,什么个道理。

    他敢杀她,她就舍命拉他垫背!

    “是我没能护好你……”司星澜愧疚地看着林千蓝,“我说我会护住你,却没有做到。”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叔父会对林千蓝出手,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这事哪能怪你。就是他事先说一声,你也拦不住他。”司华烨的修为是元婴中期接近后期,明偃真君都没拦住他。

    但林千蓝同时清楚,司华烨没对她痛下杀手,不然她不可能完好地站在这里了。

    林千蓝自嘲地撇了下唇角,这算不算给她的一点安慰?

    司星澜苦笑了下,“不是我劝你去见叔父,也不会引来后面的事。”

    “这更不关你的事了。司炎烨分明是故意说给我的听的,当然,他也是那样想的。”林千蓝望着司星澜,语气淡淡,“司炎烨说的也有道理,我也真有可能不是他的女儿。我这个妹妹你还认吗?”

    司星澜想了下,“我没那么大度,会认一个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做妹妹。你不是叔父的女儿也不要紧,只要你是婶母的女儿,我就认。”

    林千蓝慢慢弯起唇角,“我可以发誓,我娘亲就是林洛冰,如假包换。”

    司星澜这个哥,真要是没有血缘,她也认。

    “那你这个妹妹我认定了,不会变。”司星澜说的是真心话,可他相信,林千蓝一定是叔父的亲女。不提别的,就这副脾气,都如出一辙。

    南宫泠在这会已盘坐到了灵竹榻上,摆上了灵酒,招呼两人,“来尝尝我新酿的灵酒压压惊。”

    司星澜和林千蓝坐了过去。

    司星澜端起酒盏又放下,皱了下眉,“南宫,依你看,我给叔父炼制的固魂丹会有问题吗?”

    南宫泠思忖道,“固魂丹的主药是我们亲手得来的,不会有问题。”

    林千蓝问道,“你们去洧渊鬼洞寻找鬼石塔,就是为了给司华烨炼制固魂丹?他为什么要用固魂丹?”

    固魂丹,顾名思义,是用来稳固神魂的。

    早知道鬼石塔是为这样对她的司华烨找的,她就不给了。

    南宫泠道,“此事说起来,还是因为你娘亲。云洛真君离开前抹除了你父,冰烨真君有关她的记忆,但冰烨真君对云洛真君太死心塌地了,他起了疑心,两年后强行冲开了部分封印,造成神魂不稳……”

    司华烨虽没有了与林洛冰有关的记忆,但他一看到这三个字,或林洛冰曾用过的东西,两个人一同去的地方,脑子里就会浮现一个模糊不清的女子。

    毕竟司华烨是位跟她修为差不多的元婴真君,林洛冰并不能彻底抹除掉那些记忆,强行抹除的话,会伤害到司华烨的灵智,她选择借助丹药的辅助,把他的那部分记忆封印了起来。

    “叔父强行冲破的部分封印里,有婶母的,也有有关你的记忆,叔父便开始寻找你跟婶母二人,我也是那时才知道我还有一个妹妹……”

    林洛冰有身孕的事,只有司华烨一人知道,如果司华烨没有强行冲破封印,是没有人知道林千蓝的存在的。

    是因为这个,娘亲才没有向她提起她的生父的?怕她找来司华烨也不会认?林千蓝权且这样认为。

    可娘亲为什么要抹除掉司华烨有关她的记忆呢?

    是她仅仅是在利用拥有玄阳之体的司华烨进行转世,与他没有多少感情,所以才不想与他以后再有牵扯,还是恰恰相反,她也喜欢上了司华烨,不想让他为她的殒落伤心,才会封了他的记忆?

    只怕是娘亲和司华烨两个当事人才知晓真正的答案。

    ※※※※

    林千蓝进了浮音宫,跟小墨玩了一会,才开始修炼。

    因为规定进入龙地的子弟有灵兽的,要么不要带来,要么收进灵兽袋里不能放出来,所以在南宫泠带她进来之前,她把小墨和芷音都收进了浮音宫内。

    小墨长大了些,不再吵着一定要出去了,让林千蓝更觉小墨贴心了,每次进来都会跟它互动一会。

    “主人,司华烨没想杀你。”芷音跑来安慰她道。

    “他是没想杀了,可以他讨厌我的程度,说不定哪天就要除了我后快了。算了,不提这事了,芷音,你今天融炼了几块银曜石?”

    林千蓝没有事事非得亲为的想法,她没空的时候,就让芷音来做。

    “两块。”

    “很不错了。快慢无所谓,重要的是一定要融炼得均匀些,噢,还有,一定完全去除掉杂质后再融炼。”

    “我会的。主人,我没有找到穆昶,整个龙地的人里,只有金家的昊骁真君没有出来过,他最可疑。”

    林千蓝也是这种看法。穆昶把昊骁真君引走,一定是想借由昊骁真君进到龙地里来。

    穆昶事先是否知道通过八卦天罗阵第二重有着血脉的限制?若是不知道,他想用易容成昊骁真君的方法是不可行的。

    可凡事都会有例外,要是穆昶有什么秘法能瞒过大阵,也是有可能的。

    她得找个机会接近昊骁真君,看是真是假。

    机会说来就来,不用她找,昊骁真君自己找上门。

    或者说穆昶自己找上门来。

    这个昊骁真君果然是假的,是穆昶假扮的。

    穆昶去鸠丰城找陈化璋,是为了从陈化璋那里得到一份融合血脉的功法,在炎漠消失的那几天,是他找地方修炼那个功法去了。

    他在得知进入龙地有血脉限制后,就想到了这个主意。融血术,是炼制高阶尸魁的一种秘法,给等级在金尸以上的尸魁融入血液,尸魁肢体的流畅程度会更肖真人,速度会提升一大截。

    穆昶则是把融血术用在了自己的身上,把昊骁真君的血液融进他的肉身里。

    按说此术是无法用在活人身上的,可穆昶不是有具灵躯吗?那具灵躯原就不是真正的肉身。

    他把昊骁真君的精血抽出,融进了那具灵躯内,藏好自己的肉身后,进入灵躯内,变幻成昊骁真君的模样,进到了谷地内。

    但毕竟不是原主,言行上不会一致。

    为了保险,他选择附身昊骁真君身上。他要是附身一个普通的子弟,如金雁来,可能会被昊骁真君看出破绽,附身上金家修为最高的,在龙地拥有绝对话语权的昊骁真君身上,不易被其他子弟质疑。

    穆昶原想进来后,就能收回龙族圣物了,可不是这么一回事,龙族圣物在一个空间碎片里,而且他打在上面的神识被五家的血脉压制着,变得微弱,他想收回,却是力不从心。

    唯一的方法就是等空间碎片开启时,他硬闯进去,可这里可是有四位元婴修士,他能硬闯进去,不一定有充足的时间让他收回圣物。

    看到林千蓝也进来后,他不再想着硬闯了。

    他奸滑着呢,直到空间碎片快要开启时才跟林千蓝联系,是不想给林千蓝太多思考的机会。

    他的灵躯的修为是化神,趁着晚上大多数人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修炼时,隐身瞬移到林千蓝住的竹阁内,没让人发现。

    看到林千蓝正坐在房间里拿着一枚灵果在慢条斯理的吃着,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地坐到了林千蓝旁边,伸手去拿盘子里的灵果,想到自己用的是灵躯,吃不成东西,就又缩了回来,搓了搓了手,“小家伙这里净是好东西,吃的零食都是五阶的灵果。是你家亲哥给你的?”

    他倒是乖觉地很,进来就变回了自己的模样。

    林千蓝慢慢嚼完了口里的灵果,才说,“你来做什么?可说好了,想收你的龙族圣物自己收去,别想拉我下水。”

    “哈哈,小家伙就是口是心非,你是特地在这里等我来的吧?”穆昶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行了,我知道规矩,说吧,你想要什么东西才愿意帮我?”

    “你的内丹。”林千蓝说完又咬了一口灵果。

    穆昶气得想拍桌子,伸出手,想起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就轻放在了桌子上,一握拳,叹上了气,“唉!你不能这样吓老人家,会把我吓死的。这样吧,跟上次那只黑豹要的一样,两块冰玉髓。”

    林千蓝唇边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来,“两块冰玉髓啊,真大方。不知道那件龙族圣物是什么东西?真是龙丹碎片吗?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啊,是啊。”穆昶想含糊过去。

    “我要里面的龙气。”

    穆昶一瞪眼,“不行!没有龙气就不成圣物了。被这五家**害了这么久,也剩不下多少了,不能给你!”

    林千蓝挑明,“穆昶,你忘了你想附我的身时,是为什么不敢吞我的神魂了?那里的龙气是什么,还用我说吗?”

    穆昶眼瞳一缩,再一转,“原来你猜出来了?那我们就明说了,你帮我把龙族圣物带出来,我分给你一半的元力。

    龙族圣物的主人是我,你想强行抽取里的元力是不可能的。你也看到了,五大家族抽取了这么多年,也没给抽取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