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龙地洞天
    这正是林千蓝想找到穆昶的原因。

    她在蚩祖空间为裴禄往那块空的神核碎片里注入元力,要通过神核之心进来转换,她试过,再从那块神核碎片里往回抽取能直接抽取。

    可那块神核碎片里的元力本源自于她,而龙地的神核碎片里的元力是原始的元力,她是否还能直接从神核碎片里抽取出元力、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抽取出足够的元力,都是未知数。

    跟穆昶合作,很大程度上可以保证她能得到元力。

    但不能答应穆昶太快了,“你那会不是说天上地下都没元力的存在了吗?这会又知道了。”

    穆昶振振有词,“龙族传承是那么好得的?又不是一下子灌注进脑子里就行的。我那会还没解开这部分传承,只知道是龙族圣物,哪里知道龙族圣物是什么来历?”

    话一转,“小家伙,你怎么觉着你比我还清楚龙族圣物是什么呢?”

    这条老蛟龙,说个话总是要转几转,他说的传承的事是有道理,冥尘就是这样,他天生传承到的冥王之道,直到修为到了一定的程度才会开启,还是分段解锁的。

    林千蓝再看穆昶,眼里带着深切的同情,她怎么觉着自从穆昶幸运地被青龙选中成为龙族圣地的光杆族长后,龙生变得悲催了呢。

    先是被裴禄打个半死,悲催地是他那会连到底为什么都没闹清楚,大概以为裴禄是想夺龙族圣地的掌控权吧。

    更悲催地是,受重伤拔了棵四味木疗伤,顺带拔走了一半小妖的本体不死草,然而,他没能认出来,把能治他伤救他命的不死草扔了,结果没能保住肉身。

    唔,还弄丢了进出蚩祖空间的龙族信物。

    还被乌龙地镇压在了小虚境下几万年……

    她摊开一只手掌,一条半尺长的雷蛇在她掌心跳跃。

    穆昶的大眼紧盯着那条雷蛇,直到林千蓝收回,高深道,“果然如此啊,雷元力之雷非一般雨雷劫雷可比,雷元力乃元力之首,天地之初,萌芽伊始……”

    林千蓝牙酸,“穆昶,你既然化成人形,就说人话。你不怕在这里呆久了,被人发现?”

    “没想到你也是个看脸的,看我没胡子就不尊重老人家了,人心不古啊。”好在穆昶知道林千蓝的耐性有几分,没再胡诌下去,“难怪你想要里面的元力,我最多给你一半。”

    不是他大方,而是他看出林千蓝对元力有必得之心,他不答应林千蓝会自己拿,她又有个芥子空间,到时整个儿把圣物往芥子空间里一装,他连个毛都别想得着。

    硬抢?不说他跟林千蓝身上各背有誓约,他还想借冥尘的力拿出他的内丹,怎能得罪林千蓝?

    跟林千蓝分开后,他在云琅界游荡了这么多年,唯一能让他放心合作的,除了林千蓝再没人选。

    再说,他不一定抢得过……

    给少了林千蓝也不会同意,不如大方点,一人一半,圣物归了他,他还能再回到蚩祖空间去。

    林千蓝这会答应了,“成交。除此之外,你内丹里的宝物再让我挑四样。”

    “你……”穆昶再圆了铜玲眼,“无耻啊无耻,你这是跟谁学的?你这是被那只黑豹带坏了吧,你?”

    “跟你比,我最起码还有脸皮。四样东西,一样不能少。”

    穆昶捶胸状,“你这个小家伙太会死要钱了。我前几天那么一算,我小空间里的那点东西,有一半都姓了林了,心疼的我哟……”

    嗯,这事成了。林千蓝咬了口灵果,脆香。

    ※※※※

    八卦天罗阵的第三重设在谷地的中央。

    从外面看,谷地中央只是一片灵竹林。

    其实真正的龙地指的一个空间碎片,即一个不算小的洞天,里面的山峰形似卧龙,被称为龙地洞天。

    龙地洞天原是南宫家的先祖发现的,但那时的南宫家只是个小世家,消息一旦泄露,南宫家是保不住龙地洞天的,还有灭族之灾。

    南宫家的先祖当即立断,把洞天的事告之其他四家,把龙地洞天变成五家小辈们的历练之地。

    五家先祖得到龙丹碎片后,带到了龙地洞天内。

    司家先祖在洞天内布下了八卦逆灵阵,以抽取里面的‘龙气’,意外地唤醒了龙丹内碎片内自称龙灵的残魂,龙地便由残魂龙灵接手了。

    五家先祖也不是任人拿捏的,与龙灵定下了一百年五个世家各出十人进入龙地内淬体的之约。

    龙灵限制了进入龙地洞天的人的修为,须在元婴以下。

    龙灵不让五大世家的人进龙地洞天,五大世家还怕龙灵把神核碎片卷跑了呢,司家先祖在龙地洞天外布下了八卦天罗阵的第三重阵法,以防龙灵跑掉。

    千万年下来,双方从没人践约,而那个自称龙灵的,在接手了龙地洞天后,再没有出现过,只百年一次的龙地开启,才让人感觉到它的存在。

    五大世家的人之所以怀疑龙灵的来历,是因为他们没看到过这个龙灵的样子,也没听到过它的声音,所有的交流都是通过把信息传到他们脑海里进行的。

    但龙地洞天和龙丹碎片确实被所谓的龙灵控制了,他们才不得不与它妥协。

    龙地开启的很简单,时间一到,灵竹林会出现一条竹间小道,顺着这条小道就能进入到龙地洞天内。

    灵竹林外,五个世家的人都到齐了,等着灵竹林的开启。

    五大世家的子弟多是筑基中后期,过了金丹期的只有九人。

    五大世家的人许多年前就发现,年龄在一百五十岁以下、修为在筑基中期到金丹中期的子弟,淬体的效果最好,所以选中的子弟都在这两个范围之内。

    几位金丹真人本就鹤立鸡群,前天的那场父女大战,更是让金丹期林千蓝成了焦点人物,连落在五位元婴真君身上的注目礼都没她的多。

    生猛啊,金丹初敢跟元婴中对上。

    因着司华烨寻找女儿的事在各大世家中不是秘密,知道林千蓝并不是司华烨抚养长大的,倒没人说她大逆不道,多是在脑补着两父女间的恩怨情仇。

    周围的这点眼光影响不了林千蓝,她的神识探向灵竹林,观摩着布在灵竹林的八卦天罗阵的第三重阵法。

    林千蓝装作不经意地看向站在金家子弟前头的‘昊骁真君’,‘昊骁真君’负手垂目,家族长辈架式十足。

    没让一众人等多久,灵竹林内的轻薄的雾气往上升起,很快升到了灵竹靠近顶梢的高度,不再往上升,在灵竹叶中盘旋回还。

    “各位,启!”明偃真君率先逼出一滴精血打入第三重大阵上。

    其余四位真君紧随其后。

    林千蓝在看到‘昊骁真君’一脸凝重地往大阵上扔着那滴精血后,给穆昶的表演张力打满分。

    五滴精血没入后,五位真君齐往大阵上打了几组手诀,灵竹向两边分开,露出一个望不到头的小道。

    五个世家的子弟依次走进小道内。

    竞争是在各世家内部,来到这里的子弟都能进去,没人争抢。

    ※※※※

    一片银白。

    龙地洞天是个冰雪世界。

    “原来真正的冰雪是这个样子的!太美了!”说话的是金家的金雁雪。

    苍穹九洲各岛长夏无冬,一辈子没见过真雪的修士不在少数。

    一会金雁雪就顾不上欣赏冰雪的美了,她再要开口,上牙碰起了下牙,止不住的打战,冻的!

    用刺骨不足以形容这里的寒风冷冽的程度,刮骨、剜骨会更恰当些。

    跟这里相比,虚天宗的晴雪谷简直是温暖如春。

    金丹修士还好,不止是金雁雪,林千蓝就见不下五位筑基期的子弟进来不久就开始簌簌发抖。

    前辈经验,最好不要一进来就用灵力护体,要让身体慢慢适应这里的寒冷。

    用龙气淬体时是绝不能用灵力护体的,否则等于白浪费了机会。

    他们的体质并不差,相反,他们兼修练体之术,体质在家族同辈人中属前列的。

    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用龙气淬体的,体质弱的用龙气淬体,会直接爆体。

    自称龙灵的残魂也没白占龙地洞天,给了五家一个炼体之术——锻龙诀,锻龙诀只有三层,能修炼到锻龙诀第二层,再用龙气淬体就不会爆体。

    修炼别的体术功法也可以,但龙气淬体的效果不如修炼锻龙诀的。

    这是另一个让林千蓝必须亲自进来的原因,因为三层的锻龙诀跟她所修炼的化龙锻体诀前两层很相似。

    “真……冷!”一位古家的子弟跺脚道。

    他的同伴缩着手跳上了飞剑,“还是先去冰阁吧。”

    说冷的子弟也跳了自己的飞剑,两人御剑往卧龙一样的山峰飞去。

    “千蓝,我们也走吧。”萧尧走过来。

    “嗯。”林千蓝跳上飞剑。她虽然还没打算让萧尧帮忙,但去的都是同一个冰阁,跟谁都是同路。

    龙地洞天内只一个山峰,山峰顶上有一个就地取材建成的冰阁。

    冰阁虽是用冰砌成,但跟普通的楼阁一样,廊柱、飞檐、雕饰,样样不少,远处看去,晶莹生辉。

    越往山上走越冷,凛冽的风利刃般往身上割,不少人实在抵御不住,调用灵力护住了露在外面的手和脸。

    要是想着冰阁内会暖和点那就错了,冰阁内的温度更低,在往里迈的那一刹那,是需要鼓足勇气的。

    一位萧家的子弟一只脚刚要迈进去,冰阁内透出来的如来自深渊的雪虐风饕,让他立即又收了回来,“你们先进,我再缓缓。”

    并没人笑话他,大多数人都选择停留在冰阁外,等身体适应了之后再进去。

    龙地洞天开放十天,但进冰阁的机会只有一次,进去后受不了冷马上出来,就再也进不去了,等于放弃了用龙气淬体。

    所以,并不是进来后马上进冰阁才是上佳选择。

    先进去的是金家的金雁来,他只在门前顿了顿,就迈了进去。

    引来一片羡慕。

    但没人逞强。百年一次的机会,没人会为了逞一时之勇而浪费掉。

    紧接着进去的不是一位金丹真人,而是司家的一位筑基中期女修,她是单火灵根火灵体,天生抗寒。

    南宫泠是第七个走进去的,南宫家的子弟是最后一波进来的,所以他进来后没看到林千蓝,以为她进了冰阁里,来到后,没在冰阁外停留,直接走了进去。

    冰阁里的空间很大,中央有一个六七丈方圆的八卦形冰台,这个冰台就是进行龙气淬体的地方。

    冰台一人多高,侧面刻画着阵纹,是司家老祖自创的逆灵阵的阵纹。

    冰台上一片淡黄色的茫茫雾气,让人看不到冰台上的情形。

    这淡黄的雾气却是不散不逸,只在冰台上方流动。

    没看到林千蓝,南宫泠想着她是上到了冰台里。

    他的神识探过去,正如家中长辈所说,到了冰台的边缘被一道无形的墙弹了回来。

    这道无形的墙,是一种禁锢阵法,布在冰台的外围,把逆灵阵从龙丹碎片里抽离出的龙气禁锢在了冰台范围之内,以免逸散出去。

    神识过不去,人却是能进的。

    他进来时,正看到金家的金雁来跳了进去,但从外面却看不到人。

    大约一柱香后,金雁来从冰台上一闪出来,迅速盘坐到一边,闭目运行起功法来。

    他的脸上泛着很不正常的青紫色,身体也微微颤着,看样子是在经受着巨大的痛楚。

    龙气入体的感觉并不好受,如万针穿身,金雁来第一次龙气入体能坚持一柱香才下来,他的意志力已让人刮目了。

    南宫泠等了一会,不见林千蓝下来,纵身跳了上去。

    不由得吸了口气!

    刮骨的寒气他尚能忍受,可这龙气入体的痛让他直想往冰台下跳!

    这万针穿身的针,大如锥!

    他咬紧了牙关硬挺着,想着其他的事来让自己分心。

    站在冰台上,黄色的雾气不再阻碍视线,让他能看清冰台上的一切。

    没有林千蓝。

    南宫泠抬头看了眼冰台上方悬浮着的一个黄色的水晶般的不规则晶体。

    林千蓝难道不是为龙丹碎片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