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 皆因肖了生父
    伴着哭腔,一条白蛇飞奔过来。

    腾二的撒娇方式就这么特别。

    腾二不是传音,司星澜脸上亦是出现了一抹笑意。

    林千蓝扶额,“腾二,能换个词不能?你不觉着始乱终弃这个词不新鲜了吗?”

    腾二不算太没脑子,在外的样子化成了泾水灵蛇。

    奔到林千蓝跟前不呜了,成思索状,“有吗?哦哦,这个词是不新鲜了。”又垂头道,“老大,我想不出来新词。”

    司星澜带着笑意道,“弃置不顾。新词。”

    “啊?哦。你是谁?”

    “我是司星澜,千蓝的哥哥。”

    “啊?哦,我是腾二,你妹妹是我老大。”

    司星澜没因腾二只是个剩下魂的灵宠而看轻它,抱拳道,“久仰。”

    头回有人跟它抱拳,腾二一脸的感动,“我也久仰。谢谢你的新词,老大的哥哥。”

    司星澜忍俊不禁,“不谢。

    “弃置不顾……弃置不顾……”腾二念叨起来,“老大就总是对我弃置不顾。”

    林千蓝再扶额。她在反思自己做出留腾二不留腾一的决定是否正确。

    眼下,她要是顺着腾二往下说,估计就这件事能说上半天,林千蓝不会顺着,给腾二找了个可以大说特说的话题,“你是怎么住到这里的?”

    她是从明偃真君口中知道洛启下落的。洛启跟她的娘亲长得太像,被明偃真君撞到,带到了他的住处。

    腾二是认得明偃真君的,洛启也知道南宫明月跟林洛冰是故交好友,他还给了林千蓝一个身份玉牌,林千蓝用这个玉牌救了他。

    而且,林千蓝要来仙京城为的就是找明偃真君或者南宫泠,询问她父亲的下落。因此,当明偃真君问他与林洛冰的关系时,洛启据实说了。

    后来被司华烨得知,让洛启跟他回到了冰庐。

    司星澜前段时间不在仙京城,是半路上上的司华烨的灵舟,司华烨没跟他提起,也就不知道有洛启这样一个人住在冰庐。

    所以在夙血山脉遇到时,明偃真君会笃定林千蓝是司华烨的女儿。

    这也是林千蓝答应跟司星澜来冰庐的原因。

    除了跟洛启腾二汇合,她对司华烨的印象更不好了。

    若是司华烨不能确定她是林洛冰的女儿,那天说那些话,虽伤人,她还能理解。

    但有见过了洛启在前,他还让洛启住在了冰庐,分明是信了洛启的话,还故意说给她听,不能不让她怀疑他对娘亲的痴爱之说是真是假!

    她就是来看看司华烨对她娘亲的爱慕是真是假的!

    她娘亲选择司华烨固然因为他是玄阳之体,可拥有玄阳之体的修士多了,娘亲来苍穹九洲一百多年,遇到的玄阳之体的修士不会止一个两个,选择了司华烨,对他多少应是喜欢的。

    明偃真君也说了,娘亲并不愿跟司华烨有什么名义上的牵扯,是司华烨硬求的侍君名分。

    若是司华烨是另有目的,她不介意替娘亲刺他一剑,了却这段官司。

    在她跟司华烨交手后,不知道明偃真君跟司华烨是怎么说的,之后司华烨没再说她不是他女儿之类的话——他完全是在无视她。

    无视到没阻止司星澜把进龙地洞天的名额让给她,也没管她住在司家的竹阁内,对她上了他的灵舟也是视而不见,包括她进了冰庐,不阻止不理会。

    腾二絮絮着把它跟洛启在仙京城内遇到明偃真君、在明偃真君的住处见到司华烨的事说了一遍。

    除了几次司华烨避开它跟洛启谈话,其他的跟明偃真君说的大致情况差不多,多了些细节。

    腾二说着领着路往洛启住的地方走,林千蓝跟司星澜慢慢跟着。

    不久后,小墨想出来,林千蓝应充,叮嘱它冰庐内到处布有阵法,不要乱跑。

    腾二见到小墨也很高兴,自告奋勇地说为小墨在这里当向导,一蛇一鸦追逐着跑到前面去了。

    司星澜越走脸色越沉,等快到地方时,他停下来,看着林千蓝欲言又止。

    能让司星澜这样表现,唯有司华烨做了什么司星澜不理解的事,林千蓝对他笑笑,“你既然是我哥,有什么话尽管直说,我没那么多愁善感。”

    腾二和小墨已跑到前方院子门前,司星澜望过去,说道,“这个院子是为叔父的女儿准备的。”

    林千蓝当是什么事,司星澜的话在她心里连波澜都没起,她不以然道,“这没什么。司华烨不当我是她女儿,他愿意把院子给谁给谁住。给洛启住也应该,洛启师兄毕竟是我娘亲的血脉后人。”

    对林洛冰的血脉后人照顾有加,正应了他痴爱林洛冰的名。

    冰庐的建筑跟司华烨的白色灵舟一个风格,尽皆精美,多以白色为主,无论是墙面还是檐廊,洁净无尘。

    一路上遇到的仆从侍女,穿的都是法衣,法衣的品阶高低且不论,品相却是极好的,精良美观,仆从侍女的佩饰也是有讲究的,与他们的衣着相配呼应。

    洛启住的院子比路过的其他建筑更为精美些,不仅精美,还都是经过炼制的法宝,墙头上每个瓦片都有防御功效,连在一起,组合成了一套防御法宝。

    院外禁制大开,洛启匆匆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林千蓝,眉间带上喜色,“师妹!”

    “洛师兄。这位是我哥,司星澜。”

    洛启拱手道,“星澜真人。”

    司星澜略略点了点头,“你是千蓝的师兄,不必客气。听说我叔父要收你做徒弟,还是以平辈相称吧。”

    收徒这事还是刚听腾二说的。

    洛启放下的手略一顿,再朝着司星澜拱手道,声音比方才平静,“星澜兄。”

    林千蓝听出司星澜话里对洛启的不喜,略一思索,知道司星澜是不喜洛启住进了原本为她准备的院子。

    司星澜无时无刻不维护自己的做法让林千蓝心存感动,但这挨不着洛启的事,司华烨让他住哪他只能住哪。

    “哥,你先去忙吧,若有事你不在我会吩咐钟管家的。”冰庐的事务,或者说司华烨的事务,向来都是司星澜帮他打理,他离开仙京城两年多,应是堆积了不少事务需要处理。

    在自家院里,司星澜没什么不放心的,他是有事需要尽快处理,“你记得去我院子的路吧?进院子右首的房间是你的。”

    林千蓝道,“我记得。”

    往这来的路上,路过司星澜的院子,在龙地司星澜就说好了让她跟他住在一起。司星澜是怕她再跟司华烨打起来,住的近些看着比较放心吧。

    司星澜又嘱咐了几句才走。

    洛启问,“你不住在这里?”

    听起来洛启知道了这个院子的来历,林千蓝表情坦然,“我在路上就跟我哥说好了,要住在他那里。”

    说话间,两人进了院子。

    院子约有一亩大小,有一块占地近半的演武场,其余的地方种着多种灵植。

    林千蓝虽不精通种植,但她有个种植帮手雾幻草紫涣,从紫涣那里了解了不少灵药种植的知识。

    紫涣说,灵药园里的各个灵植的位置和品种不单是为了好看,而是哪种灵草与哪种灵花种在一起,有着自然散发的药气灵力互为佐使的讲究。

    此院的灵植便是如此,一草一木的位置都是精心安排的,赏心悦目的同时,各草木自然散发出的药气灵力相辅相成,长期居于其间,对身体及修为都有潜移默化的增益。

    林千蓝提议道,“洛师兄,不如在院内坐会?”

    腾二说洛启住在后边的房间里,而看房屋的布局,前面的房间才是正房。洛启把正房留给她,她更不好进去了。

    两人便只在院子里没进房间,各自说了分别后与两人相关的事。

    洛启提到司华烨要收他为徒的事,说是要听听她的意见。

    洛启原是御剑门的内门弟子,后来丹田被毁后,被降为了杂役,各宗门的杂役可随时脱离宗门,洛启另拜师门没任何不妥。

    洛启是怕她不喜,林千蓝说道,“洛师兄若想拜师就拜,不必顾虑我。我说过,你跟我,跟我娘亲,各论各的。这回我还是这样说,你跟我,跟司华烨,也是各论各的。”

    洛启毫不避讳自己的想法,“我想拜师。冰烨真君是剑法双修,我在剑道上可得到真君的指点。再有,我现在无门无派无靠山,出了这个门都可能被车侯尚仪抓走,拜真君为师,还可受真君的庇护。”

    两人正谈着,禁制振动了两下。

    洛启开了禁制,见是钟管家站在门外。

    钟管家向两人施礼道,“洛少爷,少主人。真君说是请少主人过去。”

    天要下红雨了,司华烨会请她过去?少主人,请,应该是钟管家加的。

    “我这就跟你去。”林千蓝跟洛启说道,“小墨和腾二麻烦师兄照看一下了。”

    小墨刚出来放风,不会想回去,腾二是个说话不受控的,还是不带两只的好。

    洛启道,“这有什么麻烦的,师妹放心。”

    大概是司星澜另嘱咐了钟管家,钟管家跟林千蓝说了许多司华烨禁忌的事。

    林千蓝真是大开眼界,一个人能讲究成这样,司华烨也是个人物。

    钟管家把她带到门外就走了,司华烨规定,除非必要,仆从侍女不得踏出他的院子。

    林千蓝自己走进来的。

    林千蓝都懒得再找别的词来形容司华烨的住处,精美前面加个非常,精致前面加个十分,就是她眼里的看到的情形。

    让她略意外的是,她以为司华烨的房间会全部是冷色调的,然而不是。

    冷色调还是为主,多为白色,当中却是点缀着较为柔和的西瓜红色,让显得清冷雅致的房间透出丝暖意来。

    司华烨已换了身月白色的衣袍,绣有火焰纹,没带发冠,一半头发披在身后,上半边头发束起,簪了一根红玉簪。

    林千蓝敢打赌,他一下灵舟就去泡温泉了。

    还是明偃真君说的,他调侃说,司华烨要是用泡温泉里的时间来学习炼丹,早就成炼丹宗师了。

    司华烨站在房间中央,脚下是同样绘有火焰纹的地毯。

    见林千蓝走进来,皱了下眉,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斥责,“龙地洞天的事是你做的?哼!谁给你的胆子,敢毁了龙地!

    别自以为你做的神不知鬼不觉,那四大世家哪个是好蒙混的!长得差得远,脑子也差得远,找个地方呆着就算了,还出来到处惹事!”

    呵呵……是说她长得丑,就不要跑出来吓人了!林千蓝冷笑道,“我长得离我娘亲是差得远,谁让我肖了我那个长得丑的生父了呢!

    说龙地洞天的事是我做的,什么事我都不知道,我不认这个栽!对了,我脑子不好使,也是肖了我的生父!”

    她是真不知道龙地内发生了什么事,只有四家的真君进到里面去了,司华烨连司星澜都没说,她当然不知道。

    看司华烨这样子,龙丹碎片不见的事暴露了,就是不知道腾一是怎么说的,怎么做的。

    司华烨气得面色泛红,无人莲台从他宽大的袖口中露出一半来,顾及到是自己的住处才没拿出来,“为何你会去闯天罗阵?为何你进到龙地洞天的第二天才进的冰阁?第一天你去哪里了?

    你与那个所谓的龙灵有何牵扯?龙灵说龙丹碎片消耗殆尽,是你把龙丹碎片拿走了?最好如实说出来,省得受什么苦头!”

    林千蓝不紧不慢地说道,“要说为何闯天罗阵,很简单,因为我不知道那里有个大阵。为什么第二天进冰阁,我怕冷不成?

    龙地洞天不止有龙气一种好东西,百年玄冰、千年玄冰多的是,我去找冰玉髓不成?龙灵多大,我多大,我能跟龙灵有什么牵扯?龙丹碎片丢了啊,听说龙丹碎片原本是有主的,呵呵,被原主人召唤走了吧。”

    “你!强词夺理!看你当着五大世家老祖的面也敢这样乱说!你以为只我会怀疑你?你遇到金家金贺三人的事已传到各家耳中,到时你还得交出你的同伙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