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五章 不再求父爱
    问她的同伙?不怕她说出司华烨三个字?

    听钟管家说司华烨找她,林千蓝当即心里柔软了下,起了些许喜悦来。

    说到底,她还是很渴望能得到父爱的。她的娘亲消逝在天地间,她永远不可能得到母爱了。

    而她跟师父再亲近,终归没有血缘关系,有个男女大防立在他们之间,做不到跟亲生父女那样亲昵,师父于她是半父半师。

    有个活生生的父亲近在眼前,尽管她冷静地想过,这种视她如陌路的父亲不要也罢,可却管不住不由自主的想靠近司华烨的心。

    总有那么点希翼,司华烨还是把她当女儿的,只是出于某种原因,之前是一时没能接受她。

    一进门就迎来司华烨劈头盖脸的一通斥问,她是被训懵了一下的,懵过之后就是出离的愤怒,心底的希翼全转化成彻底的失望。

    愤怒也只如一阵风般,刮过去就没了,这会,她比任何时候都冷静,无欲则无求,什么父爱,她不求了。

    她心静如水,“真君是说那个叫穆昶的真君?如果他不是南宫家的人,我也是被骗了。我是在鸠丰城历练时遇到他的,他自称南宫穆昶。”

    她笑了笑,“真君也说我的脑子不大好使,南宫穆昶一说我就信了,幸好遇到了昊骁真君,戳破了他的骗局,不然我可能被骗的尸骨无存了。

    啊,这事金家的金贺三人可以作证,南宫穆昶走的时候,我还在修炼,我也是进到龙地后才从金雁来处得知那天早上发生的事。要是让我交出这个骗子我可交不出,要交人也该是昊骁真君交吧。”

    她懂了司华烨找她来的用意,懂了司华烨说这些话的用意,那又怎样?

    他的用意里有多少成分是怕她连累到司家?她不想去揣摩,没必要。

    林千蓝突然转变了态度,不温不火中带着漠然,让司华烨感觉比刚才的针锋相对让他更不舒服,有许多话他也突然不想问了,一指大门,“出去。”

    林千蓝转身出了院子。

    她走了一段路,猛吸了一口气,灵气真足!

    据说仙京城下有十一条大灵脉,源源不断地往上冒灵气,仙京城的灵气从没稀薄过,所以各大世家才会云集仙京城,七个超品大世家都把主家设在了这里。

    冰庐不在灵脉正上方也是在附近,灵气足得很。

    她的金丹淬炼过了,来苍穹九洲的目的已经达到,按说该回虚天宗了,可萧尧说了,那边有人在找她,倪非的十年期限还没过,她可不想在回宗的半路上被人弄死。

    旧九洲跟苍穹九洲虽然通行不设阻,但道修魔修之间的鸿沟是有的,两边的化神老祖轻易不会也不能到对方的地盘上去,化神老祖一动,引发两边的大战都是可能的。

    这个只在修真界顶层相传的不成文的规则,跟维护和争夺资源有关。

    她是来到这里之后才偶尔知道的。苍穹九洲不如旧九洲那里,对顶层修士之间的事晦莫如深。

    只要没有化神老祖过到苍穹九洲来杀她,留在这里是最安全的。

    估计化神老祖也懒得杀她这个小金丹。

    又猛一口气,真足!那她就在冰庐里住下了。

    她刚失去了个父亲,怎么也得找补回来吧?

    快走到洛启的院子里,司星澜从她后面赶过来。

    司星澜眉间尽是焦急也担忧,“妹妹,你没事吧?叔父他……脾气不大好,有时会口不对心,若是说了什么不好的话,你先别往心里去,我帮你问个清楚。”

    他接到钟管家的传讯,立即赶了回来,到了叔父的院外,叔父却没见他,他更为担心,还好看到林千蓝安然无恙。

    林千蓝绽开一个笑脸来,两颊都扯宽了,“我没事。真君没说什么不好的话,只是提醒我,有人怀疑我与龙气的消失有关,可能会有个五大世家的三堂会审什么的。”

    司星澜稍松松眉头,“那还好。龙气的事,你多一个字都不要说,有什么事推到我身上好了。五大世家是多少代的交情了,几位老祖不会把事做绝的。

    从先祖那会就知道,龙丹碎片早晚会被人拿走,只不过是在他们手里没的,面子上过不大去。”

    林千蓝笑得脸都泛疼,“好,我听哥的。我想在哥这里多住几年,哥不会嫌我烦吧?”

    司星澜本来看到林千蓝的笑,觉着她过于高兴了,哪里不太对,听林千蓝说要多住,光顾着喜了,没往不太对的地方深想,“妹妹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烦?这里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住多久。你不想住在别的院子里,尽管住我那里好了。”

    “我还就看中哥的院子了。我这就把小墨腾二他们接来去。”

    “一起去吧。”

    洛启院子的禁制一直开着,门也开着,以方便腾二和小墨两只自由出入,接到林千蓝的传音,两只自己飞了出来。

    林千蓝还是过去跟洛启说了声,然后跟着司星澜去了他的住处。

    林千蓝没说谎,冰庐内这么多房子,一眼喜欢上了司星澜院子的风格。

    说是院子不太准确,司星澜住的地方没有院墙,只布了一个无形的禁制,院内灵花灵草不多,只做边角的点缀,主角是高大的灵木,给人以大气豪迈感。

    院里的房子也是一样的风格,四方敦实,外形酷似水榭,只不过是封了墙的水榭,三座前后错落分布。

    有水榭就要有水,一条一尺多宽的溪水曲弯着绕过三座房子,溪水不浅,内里水草丰盈,给豪迈中增添了些委婉美。

    司星澜满眼怀念,“这里是婶母亲手建的。”又补充道,“为我。”

    林千蓝在院子里呆了好一阵子,看清了院子里的每个角角落落,甚至快数清了溪水里有多少条游鱼,她一句话都没说,看完了,进了右边的榭阁。

    腾二查了会林千蓝的颜,问道,“老大,你怎么不高兴了?你不想住在云洛真君建的房子里?”

    “想啊。”林千蓝的嗓子带了点沙哑。她在院子里不说话是因为怕一开口就会哽咽,这会那股酸楚劲过去了。

    娘亲给为司星澜亲自建个住所,可见她是很喜欢司星澜这个小辈的。倪非和师父都说过,娘亲对讨她喜的小辈,总是不吝表达,法宝、丹药、功法,随心情就给了去。

    对当年的巽木真人如此,对司星澜也是如此。娘亲看人的眼光也准,她没听说娘亲出手帮过一个白眼狼。

    有娘亲对司星澜的好在前,所以换来了司星澜把她当亲妹妹一样看待。

    她受娘亲庇护良多。

    她这会没心思打理房间,把芷音叫了出来,“芷音,房间交给你了,别忘了给小墨布置一间。”

    相比于种花,芷音更乐于编织东西,布置房间,欢快地干了起来。

    ※※※※

    林千蓝迷蒙着眼赖了回床才起来。

    环顾了下房间,心情不错。芷音是按照她的喜好布置的,榭阁内清爽舒适。

    昨天心境起伏较多,不适宜修炼,她就在新住处好好的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什么起伏都没了,这再一次有力地证明她是个俗人,七情六欲都有,还来得快去的快,要是让她修炼无情道,妥妥地逼死她的节奏。

    穿戴好,神识往外一看,腾二和小墨两只正在外面最高的树上追逐着玩。

    转身进了浮音宫。

    承仙池内的雾气浓到要滴落。

    她心念一动,承仙池内的青玉莲花变幻成了一个青玉台,青玉台的台面有普通蒲团大小,边缘雕刻着莲花花瓣的纹路。

    轻身一跃,盘坐在了青玉台上,丹田里的紫气珠蠢蠢欲动。

    她调息片刻,运行起了功法。

    丝丝元气从承仙池内往她的丹田处涌去。

    紫气珠如久旱逢甘露般,自行加快了速度,疯狂地吸收起元气来。.

    林千蓝除了要运行功法外,还要分心不让元气涌入丹田太多。

    元气太过纯净,在她的经脉内运转的感受是刺痛,跟蚁咬的一样,痛过了,又是千蚁爬过,痒痛得让她呼吸都乱了频率。

    修炼了不知多久,紫气珠吸收的速度慢了下来,是吸收到了一定的限度,需要消化一阵子,方停止了修炼。

    而承仙池内的元气,没看出减少来。

    林千蓝再次感慨,她这次收获大了!

    承仙池内的元气够她修炼很久了,具体多久,要看紫气珠能不能进阶,进阶成什么样子了。

    从青玉台上跃下,青玉台变回了青玉莲花的模样。

    “这腾二,玩得都忘了正事了。”

    她给腾二传了个音,不一会腾二进来了,“老大,什么事?”

    “腾二,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林千蓝往承仙池内指了指。

    承仙池底有一条透明小蛇,小蛇太通透,细看才能看到一个浅浅的透明蛇影。

    “噢,我没忘老大,我是想等老大在的时候再融合。”

    透明小蛇是腾一用玄冰凝炼出的,里面承载了腾一在进入龙地洞天之前的记忆。

    腾一和腾二被从同一个神魂上分离开来,本该相互寻找到再重新聚在一起,但腾二和腾一分开太久,各自形成了自己的**意识,重新融合的结果就是有一个意识势必要被吞噬。

    腾一改了主意,不想与腾二融合了,把他的一些记忆移进了玄冰小蛇内,给了林千蓝,他自己则留在龙地洞天内,想靠着寒泉里的至阴之气,把他的神魂修补成完整,到那时,他就真正成了一个**个体。

    腾一不是复制记忆,而是移出,等于放弃了以前的身份。

    林千蓝看出腾二不怎么积极,问道,“腾二,你不愿意?”

    “也不是。就是看到这个透明小蛇的时候,感觉自己少了块。可没真的少,就是感觉少了。”

    林千蓝听懂了,腾二跟腾一本是一体,以前不知道,腾二以为自己就是完整的腾蛇灵体,现在知道了,心里觉着自己不完整了。

    这心理辅导课,能上,“腾二,完整不完整,要看意识是不是**的。药崖上的那个残魂没有自己的意识,它就不是完整的,你有,你就是一个条**的腾蛇。”

    心理辅导的效果立竿见影,“对哦!我不说,老大一点都没看出来!在药崖的时侯老大也以为那是另一条腾蛇呢。哈哈!老大一直以为我是失忆,都没看出来我不是完整的腾蛇!哈哈!”

    她想施展暴力了怎么办……拍扁,还是不拍扁……

    林千蓝选择口头暴力,“腾二!快去融合!不然关你禁闭!”

    “嗝!”禁闭两个字的威力让腾二吓得打起了嗝,尾巴往承仙池里一甩,卷起那条玄冰小蛇消失了,速度快得在林千蓝的视野里拖出许多道残影组合。

    林千蓝两只手交互着拍了拍,对口头暴力的施暴结果很满意。

    因只是记忆,腾二融合的很快,半天就出来了。

    林千蓝先问了腾二她没从腾一那里得到的答案,“腾二,知道腾一为什么不想跟你重聚融合了吗?他为什么舍得把神核碎片给了我?”

    她问过腾一,腾一没说,只说把记忆让腾二融合了就知道了。

    尽管腾一查验过她与腾二确有契约,但仍然信不过她,与她止于合作关系。

    腾二搜索了会,“我们神兽的神魂只能聚成一个灵体。我聚成灵体了,腾一就再也聚不成了,除非他吞了我的意识。”

    所以腾一在听她说到腾二是个灵体时,改了主意,不想出龙地洞天了。

    应当说,当他确认腾二跟她签了主仆契约后,他就不愿意跟腾二融合了,他不愿意当她的灵兽。

    腾二已经是灵体了,他就不可能再聚成灵体了。

    腾一也想到了,即便他愿意当她他的灵兽,她不会任由他吞了腾二,出去就是意识消失,等于送死,他不愿意。

    舍得把神核碎片给她也是基于同一个原因。

    腾一是想用元气来重聚灵体的,但现在他无论如何都重聚不成了,元气对它来说没什么用了,正好拿来跟她做交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