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六章 我是寻弈
    林千蓝在想着腾一的事,腾二在一旁默不做声。

    腾二自融合记忆出来,整个蛇都沉默了许多,林千蓝不光注意到了,因契约的关系,她感知到腾二内心不太平静。

    不久前还跟她没心没肺的腾二,出了大殿再进了大殿,连蠢萌眼都不见了。

    “腾二?里面有什么不好的记忆?”林千蓝问道。她在让腾二融合腾一的记忆前,考量了又考量。

    腾一说想成为真正完全**的个体,因而舍弃掉了原神魂的记忆。

    林千蓝想过原来的记忆中会不会有什么腾二必须去做的使命,若是有,腾二会离她而去去完成那个使命,还是跟腾一一样,选择舍弃原来的身份,成为一个全新的神魂?

    她自然不想让腾二离开,尽管腾二为仆她为主,可她是把腾二当成自己的伙伴,而非仆兽,此记忆关系到腾二一直想弄清的它是谁的问题,她不愿隐瞒腾二,考量后的决定是把玄冰小蛇给了腾二。

    腾一不信她,把记忆设置成只能由跟他有着共同神魂印记的腾二读取,她想先察看一下都不成。

    腾二的大蓝眼里糅合进了茫然与郑重,“老大,我是寻弈。”

    林千蓝震惊不已。

    朔轮秘境!翻天印!寻弈。

    凝视着腾二的大蓝眼,“是那个寻弈。”

    “哦,是那个寻弈。朔轮秘境的寻弈是我的另一部分神魂。”

    “朔轮秘境的寻弈是你化成人形的样子?”林千蓝怎么也不能把腾二跟她印象上沉稳的寻弈对上号。

    要是的话,也是双重人格的精分。腾二这会的样子就很精分。

    “哦,是,老大。我本体是个腾蛇没错,我的名字叫寻弈。”

    林千蓝招招手,腾二本能地就飘到了林千蓝的跟前,脱口而出,“老大,什么事?”

    一句话就现了原形。

    林千蓝就知道,“腾二,你不必刻意模仿以前的样子。”腾二再模仿下去,不精分也给弄精分了。

    “哦。”腾二眼里的茫然还没散去,郑重没了,不解道,“老大,我在朔轮秘境的时候,怎么没觉着我是寻弈?

    我还去看过那个寻弈,什么都没看出来。我在药崖的时候,刚上去一会我就感应到那部分残魂了。”

    林千蓝道,“你忘了,那个寻弈的神魂已经不再了,留在里面的只是他的一抹意志,没有神魂气息,你感应不到也是情有可原。”

    “哦。啊!老大,一定是芷音搞的鬼!哼哼,都是过了三万年,怎么寻弈就消散了,她没有消散?”

    嗯,腾二正常了。林千蓝很是欣慰。

    她查看过芷音跟寻弈合作的记忆,是寻弈主动找上的门,之后两人弄出个逆轮秘境来。

    在寻弈找上门时,他已经开始消散了,芷音的记忆里的寻弈是个淡影,他大多数时间都在浮音宫第二层的大殿的玉池里休眠,才延长了他消散的时间。

    还是寻弈的执念太重,才能在一万多年前彻底消散前,留下一抹意志,以等待着翻天印的界面信物重新聚合,他再重生。

    这回她要为芷音说话了,“在芷音流落到逆轮界之前,寻弈就开始消散了。琥珀界的界面信物在芷音手里,浮音宫也在身边,所以芷音没事。”

    腾二跟芷音是天生不对盘,他不是不信林千蓝,纯粹是对芷音气不顺,哼哼了两声。

    林千蓝伸出手指在它额头点了点,现在腾二的灵体已经凝实到有实物的触感,“腾二,腾一的记忆里还有什么?有你,额,你们为什么会脱离肉身的记载吗?”

    受到老大的安抚,腾二顺了气,又泄了气,“有是有,不太多。我只知道我还是腾蛇时,神魂是被人从肉身上剥离的,为了逃走,我是自己打散的,神魂分成了好多份,逃出来几份不清楚。”

    还好多份?林千蓝对完成收集腾蛇神魂的隐藏任务不大乐观,“到底分成了多少份?”

    “没数,反正很多份。那不是时间来不及了吗,光顾分开逃了,没空数。”

    这回答很腾二……林千蓝长了大见识了,神魂还能随便分,想分多少份分多少份……

    “腾二,神魂分这么多份,不疼?”

    林千蓝可听说神魂撕裂的痛能直接把人疼死。

    “疼。也没多疼,不太记得了,应该不会太疼吧。”

    腾二这记忆还是一笔糊涂帐啊,“那为什么会都往云琅界逃?”腾二、药崖残魂、腾一,寻弈虽然不在云琅界面上,可朔轮界是附在云琅界面上的。

    “这个我记得!是为了找我的前主人,那个把我的神魂剥离的人说,我前主人到云琅界来了。”

    她就说腾二是有使命的,可这个使命不大牢靠,“那个人是你的仇人吧?仇人说的话你也信?”

    “是我偷听到的,应该……”腾二越说越没自信了,“是真的吧……那个人没我厉害,不会发现我偷听的……”

    这东一下西一下的,林千蓝听着也理不清,“腾二,先说说寻弈跟翻天印是什么关系吧。”

    腾二雀跃地直晃,“哈哈!老大,翻天印是我的法宝,我自己的法宝,不是前主人的!朔轮界是我的!……”

    等林千蓝理清,已是半个多时辰之后。

    腾二融合的记忆里,最早的时间线是腾蛇寻弈的灵体被人从肉身里抽取出来,被禁锢起来之后。

    寻弈是成年神兽,神识强大,不久后强行把禁锢打开一条缝隙,偷听到了他的主人在云琅界的消息,还听到那人说要把他的记忆消除掉,只剩下空白的灵体,然后再给他移进其他的记忆。

    寻弈才意识到,他的记忆在被禁锢期间,已被消除掉了一部分,因为他想不起他的主人的名字了,只模糊记得有个羲字。

    记忆没了就不是他了,寻弈需要尽快逃走,但那个地方是专门用来禁锢他的灵体的,他的整个灵体无法逃脱,便从灵体上分离出一缕缕带着记忆的分魂,从他打开的那个缝隙中逸散了出去。

    翻天印怎么毁的,寻弈不记得。那个药崖的残魂是遁着神魂印记找到其中一个印章的,本能的再打上了自己的印记。

    腾一从空间缝隙中直接落到龙地洞天内。

    腾二自己最早的记忆是在北漠,后来在云琅界一直游荡,直到遇到林千蓝,在那时,腾二的记忆已的差不多了。

    ※※※※

    司华烨从那天后没再找过她。

    洛启拜了司华烨为师,按名义来说,成了林千蓝真正的师兄。

    林千蓝想通顺了之后,对司华烨做的任何事都能做到不喜不厌。

    三个榭阁间都建有廊桥,林千蓝从在廊桥上垂下一根钓竿到溪水里,悠闲地钓起了鱼。

    这个钓竿是件中品法器,还是林千蓝在一个小城镇逛坊市时买的,她是看钓竿法宝比较特别,买了下来。

    买来后发现使用方法上没太大的新意,无非就是用钓线当了捆灵索,钓钩当了弯刺使,也没契约扔进了素镯内。

    看到溪水里肥美的鱼时,她想起了这件法宝,寻了出来当了普通的钓竿用,来享受一番钓鱼的乐趣。

    溪水大多数地方都只一尺多宽,拐弯处也不超过一米,但水深过了一丈了,水草密集,里面生长有两种鱼。

    腾二一旁看得无聊了,禁不住问,“老大,你想吃鱼,一个法术不就抓来了,为什么还这么麻烦用钓的?”

    半躺在一个灵竹榻上的林千蓝半闭着眼说道,“这是乐趣。为的是就享受钓鱼的过程,而不是钓上来鱼。”

    腾二融合了腾一的记忆后,只茫然忧郁了一天,就又活蹦乱跳了。

    腾二不懂,“不为钓上来鱼,那还钓鱼干嘛?”

    “这就是为什么我是老大,你是老二的原因。”

    腾二更不懂了,“当老大跟钓鱼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是老大,我说了算,我说钓鱼就不能抓鱼。”

    “哈哈!”有人笑了起来,“林丫头说的很得我心啊!”

    叫她林丫头的只有一个人,明偃真君。

    林千蓝睁开了眼,欠了欠身,“明偃真君。你是来带我去三堂会审的?”

    从司华烨那里知道这事后,她就等着了。只没想到会是明偃真君来带她去。

    明偃真君坐在了廊桥的横栏上,笑道,“什么三堂会审,林丫头不要想太多了,不过是问些龙地洞天里的情况罢了。不只是你,所有进到龙地洞天里的人都要询问一番。”

    林千蓝慢慢坐起来,“真君亲自来,是为了什么事?”

    明偃真君瞪了瞪她,“叫什么真君?跟澜小子一样叫伯父,当年你娘亲还要叫我一声兄长呢?”

    “明偃伯父。”

    “哎!这多好。我来不是为了带你去什么三堂会审的,我是专门来看你的。”

    林千蓝看着他,表示不解。

    “听说你又跟死花子吵架了?他那个人就是性子不招人待见,说话口不对心。当然,对林洛冰除外。死花子对林洛冰就没口不对心过。”

    “我知道了。”

    “澜小子跟你说了死花子被你娘亲封了记忆的事吧?死花子为了冲破封印,差点神魂就全散了,要不是司家的一位老祖出手,你现在连个吵架的人都没有了。”

    不得不说,明偃真君这几句话说得很让人容易心软,可林千蓝没有,司华烨是怎么对她娘亲的是一回事,怎么对她的又是另一回事。

    她不能因司华烨痴爱她娘亲,就能包容他对自己那般的对待!

    “林丫头,昊骁真君殒落了。”明偃真君心有戚戚焉。尽管与昊骁真君不熟识,但五大世家的交情在那里放着,又都是元婴修士,不免扼腕。

    林千蓝惊讶道,“昊骁真君怎么殒落的?”

    穆昶杀的?还要存个疑问,她以为穆昶要杀也会晚些时候杀,现在就杀了,不是容易招人怀疑吗?

    穆昶抓了昊骁真君后,抽取了昊骁真君的部分精血融合到他的灵体内,留着他的活口。

    世家子弟在各家都点有魂灯,昊骁真君若是死了,金家马上就会知道,那穆昶冒充昊骁真君进入龙地的事就会揭穿。

    明偃真君道,“还不知道在哪里殒落的,金家传来消息,说他的魂灯熄灭了。”

    “哦。”少说少错。林千蓝心里有了底,到时把事情推到昊骁真君身上就是。

    司星澜忙了两天,把积存的事务处理完,便说带她出去采买些东西。

    林千蓝没想买什么,但她乐意出去在仙京城走走看看。

    她跟司星澜出去乘的是兽车。

    庐也养有龙鳞兽和追风鹤。

    司星澜忙了两天,把积存的事务处理完,便说带她出去采买些东西。

    林千蓝没想买什么,但她乐意出去在仙京城走走看看。

    她跟司星澜出去乘的是兽车。

    有各大世家相互间的制约平衡,仙京城虽然大,但秩序井然,没有苍穹九洲其他城池的散漫凌乱。

    仙京城内不允许个人御剑和飞行法宝飞行,出行的话,短途的步行,远点的靠的是鹤车和兽车。

    兽车是在地面上奔跑的,用来拉车的是性情温和的二阶灵马,或者三阶的龙鳞兽,仙京城一般的修士出行,多选择乘坐兽车。

    鹤车的车是件飞行法宝,拉车的是四阶的追风鹤,速度快且稳,租用的价格比兽车贵了好几倍。

    散修或人口少的人家,很少有人很养一个专门用来拉车的灵兽的,多是租用。

    龙鳞兽身形似马,头似驼,一身的鳞片,两米多高,不太好养,一般人家养的都是二阶的灵马。

    而各世家都有自己专门的兽车和鹤车,三流以上的世家还会在兽车鹤车上刻画上自家的标识。

    冰庐也养有龙鳞兽和追风鹤。

    林千蓝和司星澜是逛仙京城的,不是为了赶路,便乘坐了龙鳞兽兽车。

    驾车的是冰庐的一个叫江仓的仆从,他驾车多年,路很熟,人也机灵,知道林千蓝是第一次来仙京城,想到处看看,御使着龙鳞兽走的都是仙京城有特色或热闹的街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