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七章 不是巧合
    兽车的车舆是炼制而成的,有品阶之分,不过兽车的功能单一,基本只在仙京城内代步用,车舆的品阶不分法器灵器,只分上中下三品。

    同一品阶的车舆也不会完全相同,但差别不大,多是在细节和辅助功能上各有不同。

    冰庐出品,必是扎眼品。

    林千蓝乘坐的这辆车舆,是冰庐里相对不扎眼的了,等行在路上,还是受到了不少的侧目。

    淡紫的车身上装扮有各种灵花雕饰,顶着个帝王出巡般的华盖,紫色的轻纱从华盖垂下,给整个车舆增添了神秘美感。

    这是从车外看的。

    车舆是法宝,从外看跟从里看不会一样,车外看是个车舆的外形,车内是个房间的模样。

    这辆车舆的车内炼制成了亭阁的样式,空间也比车外看到的大,再坐上了几个人也不会显得局促。

    只是这车内的装饰……

    白查查的,只几处点缀着的别的颜色。

    白的就代表干净?不白会死啊!

    “嗤!”林千蓝一不留神冷哼出了声,对上司星澜关切的眼神,林千蓝收起了心里看不惯的碎碎念,对他笑了笑。

    “我们先去斗舟阁。”司星澜觉着一回来就忙自己的事务了,亏待了这个妹妹,听林千蓝提了句灵舟,暗中自责都忘了妹妹还没有灵舟这事,恨不得这一刻就把一个灵舟放到林千蓝的手里。

    林千蓝问道,“斗舟阁是专卖灵舟的?”

    “也不尽是,是以卖灵舟为主,兼卖其他的飞行法宝。”

    小墨从林千蓝的怀里钻出头来,“要灵舟。要黑的。”

    林千蓝是施家带口的出来玩的。

    小墨这段时间都很少进浮音宫,它的品阶提升上去了,修炼所需的灵气翻倍涨,所以跟林千蓝一样,尽量不在浮音宫里修炼。

    小墨最近时常打瞌睡,时间有长有短,刚才就打了个短瞌睡,出门时睡的,这会醒了,正接上话茬。

    腾二不在车舆内,跑到龙鳞兽身上客串驯兽师去了。它记得林千蓝的提醒,小心着收敛的气息,省得吓着了龙鳞兽。

    小墨的审美观在它长了红色的尾羽后也没改变,林千蓝没敷衍它,“灵舟要买,但不一定买黑色的。”

    灵舟多数是用海兽骨和铁疆木为主材炼制而成的,颜色因辅材的不同呈现深浅不一的铁木色。

    司华烨的灵舟是用玄晶玉代替了铁疆木,所以是白色的。

    用铁疆木炼制的灵舟在水下行进的速度要快些,林千蓝本着实用主义的原则,倾向于买个铁疆木的。

    司星澜没因小墨是只四阶的灵兽而轻视它,想了下说道,“我有玄铁木……”瞥见林千蓝冲他挤眼,没往下说。

    林千蓝见他懂了自己的意思,再跟他挤挤眼。

    司星澜说的玄铁木是黑色的,来用来炼制灵舟。

    玄铁木比铁疆木要贵重的多,她不想再占司星澜的便宜。而且,她虽对颜色没有特别的偏好,可黑色的东西够多了,不想再黑了。

    小墨站起来,抖抖翅膀,“大主人,我出去找腾二了。”

    “去吧。”

    打开车舆的禁制,小墨飞了出去。

    见小墨落到了龙鳞兽的背上,林千蓝收回视线,问司星澜,“我听明偃真君的意思,五大世家的人还要返回龙地去?”

    明偃真君给她透出昊骁真君殒落的消息,是让她心中有数,把自己从龙气消失的事中摘出来,他会全力帮她。

    明偃真君没有明说,话里的意思是他曾欠她娘亲的一个人情,现在还在她身上。

    林千蓝之后反思了好久。她没在世家里呆过,对世家内部、世家之间相互扶持又相互倾轧的复杂关系知之甚少,她所知道的都是当故事一样听来的,真实情况连一斑都没窥到。

    明偃真君说,在大世家的眼里,特别是世家的高阶修士眼里,对一件事的看法和处理讲的不单是证据,重要的是你是谁。

    若是有其他世家的人咬定龙气消失的事跟她有关,在这方面林千蓝是很吃亏的,她是司华烨的女儿,却不是正式被司家承认的司家人,真有人看不顺眼她,她摆出一堆的证据也没用。

    此时,林千蓝对道修魔修的修行理念的迥异处理解更为深刻。

    道修主张克制七情六欲,看不破也要让自己不受七情六欲的左右,亲情多局限在父母与亲生的子孙辈,家族利益放在末位。

    所以道修掌控区域的群体划分以宗门为主,修仙家族和散修为辅。

    道修修行的目的是成仙,是飞升。

    魔修是顺天修行,认为七情六欲是人的本能,修行就是能让自己更好的、更自在的行使这种本能。

    他们认为血缘关系最为牢靠,‘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中的族,被他们固化为家族的族。

    所以苍穹九洲的群体构成以用血缘为纽带的世家为主,门派和散修都属弱势。

    魔修热衷于享受当下,而成仙和飞升放在了享受之后。

    在这种背景下,林千蓝接受了明偃真君的好意,并送给了明偃真君五滴松针精萃。她不想因她而消耗尽娘亲跟明偃真君之间的情谊。

    松针精萃可炼制成延寿丹,一粒灵丹延寿五年,而且能连续服用。能延长寿限的灵药向来都是有价无市,林千蓝给明偃真君的五滴松针精萃能炼制出至少十粒延寿丹,不算小手笔。

    明偃真君调侃道,她若是回归司家,改名司千蓝,就可以省了这五滴松针精萃了。

    林千蓝不置可否。不说司家会不会接纳她,到现在为止,她没有回归司家的想法。

    再说她问松妖要了不少的松针精萃,给的起,不然她也不会加到点心里了。

    明偃真君临走前告诉了她这个消息,说是五大世家要再返回龙地,回去做什么给她留了个悬念。

    她这会想起来,问了一定会告诉她的司星澜。

    果然,司星澜答道,“当日四家的真君返回后,龙灵传给他们龙丹碎片消耗殆尽的讯息。大阵晃动是龙灵在试图从里面破开天罗阵,但没能成功。四位真君当即修补了大阵,虽然少了金家的昊骁真君,大阵修补的不完善,但龙灵想破开大阵也难。

    龙灵见出不去,向四位真君传达了他与五家另行约定的意愿,大体是想用允许五家子弟进入龙地洞天内历练来换取万年后的自由。”

    林千蓝闹明白腾一的意图了,这腾一的智商甩腾二好几里地去。

    腾一试图破开大阵的行为,是个幌子,跟五大世家订立新的约定是他的真实意图。

    腾一要真出来,他早躲在林千蓝的浮音宫里出来了。

    因为他还需在寒泉内修补完整神魂,一万年的时间足够,还足够他炼制出一副灵躯来,而不是之前的冰块傀儡。

    他剥离的是寻弈的记忆,而不是技能,一万年也能让他把龙地洞天祭炼成他的法宝。

    一万年后,他想离开谁也挡不住。

    在这一万年内,看着是困在了龙地洞天内,实际上是受到了五大世家的保护,他可以安心地修炼了,跟以前一样。

    ※※※※

    琴月坊市是仙京城四大繁华区域之一。

    斗舟阁坐落在琴月坊市内,本身就是一个大型的灵舟,在周围的亭台楼阁中很是突出。

    到了斗舟阁,兽车停下,两人下了兽车。

    林千蓝传音给两只,“你们是跟我一起进去,还是呆在外面?”

    “外面。”这回两只意见统一。

    斗舟阁里只卖飞行法宝,腾二没捡漏的机会,小墨没漂亮石头可买,两只对斗舟阁没什么兴趣。

    司星澜吩咐江仓,“看好他们,有事及时传讯给我。”

    江仓应下,“是,少爷。”

    说话间,一驾兽车疾驰而来,堵在了他们的兽车的前头。

    仙京城的路都很宽阔,斗舟阁门前这条路,并行十来驾兽车还显宽松,不会跟人走对头。

    这驾兽车是故意堵在他们的前头的。

    堵道的这驾兽车,是林千蓝最近很不喜欢的白查查的颜色。

    兽车的车舆都有隔绝神识的禁制,看不到白查查兽车里是什么人。

    可司星澜知道,沉脸道,“又是车侯尚仪!”

    此一时彼一时,在海里遇到,林千蓝只能使计脱身,但在仙京城,她都不怕被车侯尚仪认出来。

    她只心生厌恶。

    她问过明偃真君有关车侯尚仪的事,明偃真君说车侯尚仪找过林洛冰的麻烦,但每次都没占着便宜。

    林洛冰的突然离开,他头一个想到的是车侯尚仪对林洛冰做了什么,后来查证不是才没对车侯尚仪动手。

    排除林洛冰跟司华烨的这层关系,明偃真君跟林洛冰也是至交好友。

    车侯尚仪因恨她的娘亲,抓了跟她娘亲长得相像的洛启当灵奴,时常折磨,可见她的心里有多扭曲变态。

    白兽车上的门打开,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女子走了下来。

    林千蓝传音问,“她就是车侯尚仪?”她在海上遭遇到车侯尚仪,并没有见到本尊。

    司星澜厌恶地看向白衣女子,回传,“是她。她定是以为叔父在车舆内才赶来。”

    冰庐内外阵法重重,做为拒绝来往户,车侯尚仪是进不去的,靠的是堵出行的司华烨。

    林千蓝不止是厌恶了,平生头回恶心一个人。她从不认为死缠烂打是爱慕一个人的表现,不过是带着‘我不好过也不能让你好过’的占有欲,还非得立个爱慕的牌坊!

    车侯尚仪先看的是司星澜,眼角瞥到林千蓝脸色一变,伸手向她抓来!

    只被这一抓所夹带的元婴威势扫到一个小边,龙鳞兽就吓得直往后踱步。

    车侯尚仪是疯了吗!林千蓝还击时脑子里闪过这样一句话。

    一道剑光、一道雷光、一个风刃,几乎同时朝着车侯尚仪回击过去。

    一个火球跟随其后。

    剑光是司星澜的长剑出鞘,雷光是林千蓝的雷蛇,腾二的风刃速度最快,斩毁了车侯尚仪身上自动护主的防御灵器,剑光和雷光随后跟到。

    车侯尚仪的法衣荡起无形的防护,拦下剑光,拦下雷蛇的同时,也被雷蛇破开了一角防御,小墨后发后至的火球到了,从破开的那角防御穿过去,烧掉了车侯尚仪白色衣裙的一处衣角。

    被一只四阶妖兽伤着了,车侯尚仪脸上哪里挂得住?

    翻手间一柄蛇形剑离手,却突然召了回来,怒道,“你们敢对我出手!”

    与此同时,从空中传来一声盛喝,“我看是谁敢在仙京城撒野!”

    车侯尚仪的蛇形剑收进了储物空间。

    司星澜的长剑却没有回鞘,立在身边,林千蓝的御雷魔杖执在了手里。腾二小墨都从车舆顶下来,围在林千蓝左右。

    一个背着大刀的魁梧男子立在空中,俯看下方的几人,“我当是谁,原来是司家的星澜真人。怎么,仙京城的规矩都忘了?”

    司星澜微抬眼皮了望了眼空中的男子,“秦光,谁先动的手你弄清了再说话。”

    秦光,是超品大世家秦家的人?林千蓝见秦光盯了眼小墨,心想会这么寸吗?这个秦光知道东麂岛上发生的事,从小墨推及到了她?

    司星澜传音给林千蓝,“这人是琴月区域当值的守卫统领。金丹中期。”

    仙京城秩序也是由各大世家共同维护的,负责城内安全事宜的各个统领都是由各大世家的担任的,轮流当值。

    为方便维持秩序,仙京城分成八个统领区域,琴月是其中一个。

    秦光没理会司星澜,眼光转向林千蓝,问道,“这只灵兽是你的?”

    “是我的。”

    一个银丝网朝着小墨罩去,腾二使出风障把小墨护在里面,林千蓝的御雷魔杖出手,还给秦光一个蓝紫色的雷网。

    秦光觉察出了雷网的厉害,瞬移出了雷网的攻击范围。

    司星澜那边也出了手,一剑把银丝网斩开一截来!

    “你敢阻挠我执行公务!”秦光斥道。

    司星澜反斥道,“秦光!你想做什么?想引起秦司两家的交战吗!”

    看着站在一边脸上带着讥笑的车侯尚仪,林千蓝意识到,这不是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