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八章 都想除了她
    不是元婴就是金丹,一动手,周围的灵气急速流动不止。

    琴月坊市是仙京城最为繁华的四大区域之一,人多,斗舟阁前的兽车和路人来往不息,灵气一有异变无论是附近看到的,还是稍远处感知到的,本能地遁往异变范围外,造成了一场时间不长的小混乱。

    这还是因为无论是车侯尚仪还是林千蓝司星澜,出手时都收敛了,没波及到无辜的人。

    往外遁的那些人,人遁走,灵识神识却都往异变的地方扫的,敢在仙京城当街打斗的不多,金丹以上的修士当街打斗的能算得上十年度大戏了,他们可不会错过。

    以致于,在斗舟阁前的场地空白了一大块,在空白场地外是密集的兽车及人群。

    秦光在空中乍喝时,正是空白场地迅速往外扩充中,等秦光点出司星澜的身份时,空白场地已扩充的差不多了,遁的快的,已占据了有利地形,开始围观了。

    司家的司星澜!

    在金丹遍地走的仙京城,有名的金丹不多,而司星澜是其中一个。

    十三超品大世家之一司家的人,百多年修为就到了金丹中期,仙京城守卫统领之一。

    等司星澜说出秦光的名字时,有人知道有好戏看了。

    秦光是同属十三超品大世家的秦家的人,修为跟司星澜一样,同为守卫统领,重要的是司家跟秦家的关系一向不是多好,没有大的冲突,小的龃龉不断。

    司星澜跟秦光对上,这小龃龉要变大啊!

    有人认出了白衣女子,“那是尚仪真君!”

    车侯尚仪!

    车侯尚仪倾慕司华烨那点事,仙京城的修士多少都听说过,车侯家的主家不在仙京城,见过车侯尚仪的人不多,但也有。

    有人窃窃私语,“这事复杂了,车侯尚仪真君是帮司星澜呢,还是帮秦光。”

    众所周知,车侯家与秦家交好。

    “什么帮司星澜!”他的同伴比他谨慎,传音道,“你没看到我可是看到了,就是车侯尚仪先对司星澜动的手。”

    “这是……因爱生恨了?”

    同伴传音,“慎言!车侯尚仪可是个心狠手辣的!”

    此时,秦光的银丝网被司星澜斩了、秦光斥问司星澜阻其公干,林千蓝唤回了小墨,两只一左一右在紧挨着她。

    秦光扫了眼落在地上残破的银丝网法宝,眼里的阴鸷闪现又快速隐去,却是招手收起,背上抽出一半的刀也收了回去。

    若不是秦光是当值的守卫统领,司星澜哪还有闲情跟秦光理论?早手上见真章了。见秦光没再出手的意思,剑也回了鞘,持在手中。

    秦光在司星澜收回剑后,说道,“司星澜,你违反仙京城内不得当街打斗的规矩,我来阻止,怎会让司家和秦家起争端?”他面无表情,却是端着一副正气凛然的架子。

    司星澜也是面无表情,他的大气凛然是天成的,不似秦光一样是端着的,“仙京城内不得当街当斗,可还有一条,若是有人先出手,还手的人无错。”

    车侯尚仪的动作虽快和突然,可从她用兽车堵道就有人注意到了,看到她先动手的不是一个两个。

    秦光跟没听到一样,“我到来时,只看到你二人连同两个灵兽围攻尚仪真君。”

    不远处的那驾白查查的兽车门打开了,“姑姑!”人没下声先到,车侯桐薇从兽车上跳了下来,恨恨指着林千蓝说道,“是她抢走了姑姑的灵奴!我姑姑怕她逃走才动的手!”

    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叶怀真人说车侯尚仪面慈心恶,是个颇有心计的,虽说被揭穿了真面目后不装面慈了,但绝不会变成没脑子的人。

    车侯尚仪对她动手怎么看都不是明智的行为,车侯家是一流世家,但在超品大世家、一流世家云集的仙京城,可是不怎么数得着。

    元婴真君的身份更不够看。

    可若是占着理,车侯尚仪的出手就说得过去了。

    林千蓝传音给司星澜,“车侯尚仪是想用洛启的事做文章。”做什么文章,还不太明确。

    林千蓝跟他原本地说过她与洛启从认识到再遇的事,司星澜点了下头,传音给江仓,“传讯给我的叔父和明偃真君。”

    江仓给了他一个惊喜,“回少爷,我已经传过讯给了真君和钟管家。”真君指的是司华烨。

    车侯尚仪并不想当街杀人,对林千蓝另有目的,所以兽车没事,驾御兽车的江仓只被车侯尚仪的元婴威势波及了一点,受了点轻伤。

    他人机灵,也认出了车侯尚仪,知道她的事不是他这个级别的能参与的起的,车侯尚仪一动手,他就御使着龙鳞兽使劲的往后退。

    同时,两个传讯符发了出去。明偃真君是冰庐的常客,钟管家自然有明偃真君的传讯符。

    司星澜回传给林千蓝,说了江仓传讯的事,“洛启拜我叔父为师的事没有传出去。你是我叔父女儿的事传没传出去不清楚。”

    去龙地的五大世家的子弟都知道司华烨找到了女儿,龙地的事是家族秘密,林千蓝的身份可不是。

    林千蓝心里有了计较,“这样看来,车侯尚仪的目标是我,秦光是因为远程传送阵的事,目标也是我。”

    司星澜的传音掷地有声,“我不会让他们伤害到你!”

    车侯尚仪刚才可不是做样子,她是真想出其不意抓走林千蓝,要是她得逞了,这会怕已经瞬移走了,林千蓝定会凶多吉少!

    司星澜跟林千蓝这边暗中交流着,车侯尚仪那边摆出了元婴的谱,抬眼皮望了眼秦光,“秦统领,桐薇所说为真,此女修抢走了我的一个很重要的灵奴。”

    如司星澜所想,车侯尚仪原想着林千蓝不过是金丹初期,难逃她的出其不意,她把人抓走,秦光拦下司星澜善后,林千蓝在她的手上,还是任她定生死?

    可谁知她的白蛇灵兽这么强!还有她的雷属性法术竟能破开她的法衣防御,此女不除,必成大患!

    传音给秦光,鼓动道,“此女成长太快,连我都失手了,不除必是秦家大患。”

    车侯桐薇像是害怕一样半躲在车侯尚仪的身后,“是她从我手里抢走的!我跟姑姑从凌云洲岛追到了这里,一直没找到。刚才是我偶然看到了,姑姑怕她逃了,才会动手。”

    秦光这才从半空落回到地面,对车侯尚仪施礼道,“尚仪真君见谅,职责所在,没能给真君见礼,小侄在此赔罪了。”秦家与车侯家有姻亲关系,秦光小车侯尚仪一辈。

    回传给车侯尚仪道,“我已传讯给堂叔,他即刻就到。”

    车侯尚仪看林千蓝时眼底的凶都收了不少。秦光说的堂叔是方仁真君,仙京城行律殿的四大殿主之一,他来了,别说抓走林千蓝,就是当街杀了,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心里合计着,面上大度道,“没什么赔罪的,职责要紧。我的灵奴一事,还需你来费心。”

    秦光面上的工夫也到位,“此事正是我份内事,自当尽力。”

    说话间,有六人御剑往这边飞来。

    只有当值的守卫才能在仙京城内御剑。

    果然,六人都穿着威武的铠甲式样的战衣,落下飞剑后,对秦光行礼道,“秦统领。”

    秦光摆了下手,对六位手下说道,“你们来的正好,这个女修抢了尚仪真君的东西,还在仙京城内打斗,把她带回去。”

    他没想真拿司星澜怎么样,林千蓝的来历秦家已查清,是乘坐秦家的兽骨灵舟从旧九洲过来的道修,认识司星澜也不会有太深的交情。

    他现在给了司星澜面子,揭过当街打斗的事,司星澜不会为了一个交情不深的女修跟秦家做对。

    若不是此女修,秦家千年的谋划也不会落空!必不能轻饶此女修!

    六人面面相觑,秦光指的林千蓝。他们不认识林千蓝,可司星澜他们都认得。

    司星澜把林千蓝护在身后,两人的关系不浅!

    能在仙京城当一名守卫的,修为不说,至少筑基中期,识人的能力也得有,何况司星澜本身是守卫统领,而且是司家的人,让他们怎么带?

    问秦光自己敢带不敢?

    心里怨上了秦光,这是把他们推出去送死的啊!司星澜的冷面杀神名不是虚的,他会顾及到秦家,可不会顾及到他们这些小世家出来的,一个不好,直接杀了,他们找谁说理去?

    可秦光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当面违了他的命令也是要送死啊……

    其中一人对司星澜抱拳道,“司统领,你看……是否让这位仙子跟我们走一趟?”

    司星澜瞟了说话的那人一眼,那人心底一寒,立马噤声。

    司星澜的目光转到秦光身上,“秦光,怎么这回不提当街打斗的事了?尚仪真君可是先动的手。”

    秦光睁着眼说白话,“是此女抢尚仪真君的灵奴在先,又唆使灵兽烧了尚仪真君的衣裙,尚仪真君怎能不出手?”

    有司星澜在,他想强行带走林千蓝不大可能,众目睽睽之下,他想做手脚都不成。

    只能等堂叔方仁真君过来。让六个手下带人,是想拖延点时间。

    “哈哈!”虚空中传来大笑声,接着明偃真君显现在几人上方,“秦家有这样的人才,不愁办不成大事!”

    仙京城禁止御剑飞行,却是不禁止瞬移的。不过,大多数高阶修士出行,还是多乘鹤车兽车。

    车侯尚仪脸顿时难看,她最怕见到的人,莫过于明偃真君。

    秦光也是维持不住正气凛然相,没等来堂叔,却是等来了对方的帮手明偃真君!

    司星澜和林千蓝都唤了声,“明偃伯父。”

    车侯尚仪和秦光两人一惊!林千蓝跟南宫明月是什么关系!

    这声伯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叫的,南宫明月面上看着好说话,其实是最不爱给人面子的,司家与南宫家关系好?可能让他应声伯父的,只有两三个小辈而已。

    车侯尚仪却是多想一层,难道……林千蓝是林洛冰的女儿!虽然都姓林,可她在听车侯桐薇说到林千蓝时,没往这方面联系。

    秦家查证林千蓝来片恶煞海以北,是因为在东麂岛帮了南宫的一个忙,才跟南宫明月有了交情的。

    当她在车侯桐薇的指认下,看到林千蓝时,心里有所怀疑,因为林千蓝跟林洛冰有七分相像。

    可相像的人多了,洛启跟林洛冰还**成像呢,如若不是男女有别,可像到九成五六,她原来以为洛启是林洛冰之子,后来查实不是。

    可看南宫明月对她的态度……车侯尚仪眼底起了疯狂恨意!

    她恨!要是早知道林千蓝是林洛冰的女儿,她刚才就什么都不会顾及,倾尽十成力把林千蓝当场弄死!

    就算是把司星澜一同弄死了,她也不后悔!她对司星澜笑脸呵问,司华烨也没给她一个正眼,弄死了司星澜,说不定还能换得司华烨会多看她几眼!

    得不到他的爱,那就得到他的恨!

    车侯尚仪眼底的红丝越起越多,蛇形剑举了起来。

    从车侯尚仪身上泄出骇人的气息,漫延到车侯桐薇身上,让她恐惧无比,不由叫道,“姑姑!”

    秦光也觉察到了车侯尚仪的不对劲,看是走火入魔的迹象,忙喊道,“尚仪真君!”

    车侯尚仪死死盯着林千蓝,蛇形剑却是缓缓地放了下来。

    车侯尚仪的变化哪能瞒得过明偃真君?车侯尚仪怎么会快要走火入魔的,他最清楚,无非是把林丫头跟林洛冰联系起来。

    车侯尚仪恨了洛云近百年,却是在死花子改了道号之后,才得知洛云的真名叫林洛冰,当年就差点走火入魔。

    他笑眯眯地看着车侯尚仪,只等着她对林千蓝出手时,他好顺便杀了她,让车侯家挑不出错来。哎呀呀,他可是个有原则的人,杀人嘛,还是光明正大的最畅快。

    见车侯尚仪眼底的疯狂退下去了些,遗憾地咂了下嘴。

    继明偃真君后,又一人瞬移到来,气势比明偃真君的出场大多了,声如虎啸,“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对我的人动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