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章 替谁报仇
    在满是高阶修士的行律殿里,墨一只四阶灵兽还是很引人注意的。

    想着会涉及到墨,林千蓝没让它回浮音宫。

    墨就趴在林千蓝的肩头。它的个头大了,站在她的肩头要比林千蓝的发顶高出一截去,它喜欢大主人一转脸就看到它的眼睛,现在都是趴在她的肩上而不是站着。

    墨经历的多了,生气也不会一冲动就扑上去了,听林千蓝的,安静地趴着,气得狠了会跟大主人传音,不在人前暴露它会话的事。

    一再被提及,不少的神识又扫向墨。

    不少人认出这不是一只变异火雀,而是一只变异的火鸦。

    这些人看林千蓝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火雀是三阶妖兽,还有朱雀血脉,机缘巧合下变异成一只四阶妖兽不稀奇。

    可火鸦是什么?一阶妖兽,不是神兽后裔,竟能变异成了一只四阶妖兽,其中的章不啊!

    司家的人看林千蓝的眼光中带了更多的审视,因司华烨执意要成为林洛冰的侍君,司家不喜林洛冰,连带着不喜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林洛冰的女儿。

    这也是林千蓝是司华烨女儿的事,只有少数人知道的原因。司家对向外发出的对这件事的信号是不承认林千蓝是司家人,另四家知道司家不想外传,都约束了知情的子弟,不要对外人提及。

    司华煊是司家少数几位愿意让林千蓝回归司家的,他暗中看了眼自家老祖,但没看出老祖的想法。

    秦家人很是气。

    南宫明月这是脆生生的打脸啊!

    南宫明月在东麂岛上抢走了雕简之后,把秦家秘密建造远程传送阵的事揭了个干净,要是传送阵建造成功几座出来,揭出来就揭出来了,多少万年没有人能建造出远程传送阵了,谁会舍得毁了?

    这事要搁在旧九洲会有人舍得,可苍穹九洲不是相连的,岛跟岛之间隔着凶险且变化万端的海域,灵舟遭遇九阶妖兽毁损,是常有的事,远程传送阵建都建了,谁舍得毁?

    再秦家的超品大世家可不是虚的,最多让些利益出去,传送阵还是能保住的。

    可这不是还没建成么?

    秦家被南宫明月单人抢走雕简这事,被其他大世家看了多少笑话了……

    南宫明月还提?

    秦方仁恶目一聚,“南宫明月,你少提无关的事!谁不知尚仪真君有个灵奴?尚仪真君不过是挡下此女修要回灵奴罢了,而此女却是一出手就是杀招,按仙京城的规矩,合该斩杀!”

    南宫明月不让秦家好过,他也不会让南宫明月好过!看此女跟南宫明月关系不浅,杀了此女,先出出两口恶气!

    对一个将死的人的叫嚣,林千蓝一点都不生气,她不担心秦方仁能把毒解了。

    用松妖的话来,冥尘的级别太高,蚩祖空间都限制不了他,随他来去。噬魂的毒同样级别高,除了冥尘,她不认为云琅界有人能解。

    她还能分心注意到,明偃真君每听到有人叫他南宫明月,脸就臭一分。

    明偃真君,嗯,南宫明月帮她是应该的,她好好在呆在东麂岛等灵舟,招谁惹谁了?前有乌七,后有南宫奚算计她。

    秦家人想杀她出气,南宫奚和南宫明月都功不可没。

    南宫明月不他与她的娘亲是至交好友吗,这坑了至交好友女儿一把,怎么也得帮她跳过这个坑不是?

    何况,她与南宫明月还另有一个对南宫家极为有利的交易。

    南宫明月哪里会如秦方仁的意?“哪里是无关的事?分明是有关的很。真是一家人啊,秦光一到就要杀林丫头的灵兽,你一到就要杀林丫头,不为东麂岛的事为的哪?”

    “好你个南宫明月!……”

    秦方仁跟南宫明月两个又你来我往地扯了几个回合。

    行律殿里的诸位修士,五位化神老祖是不会轻易开口的,金丹以下的,如车侯桐薇和六位在现场的守卫,不被点名,不敢开口。

    拉据博弈的事,就由金丹以及元婴期的修士去做。

    不大会,话题还是引到了远程传送阵上。参与争论的不止是南宫明月和秦方仁了,事关家族利益,在场的世家都参与进来了。

    南宫家,“远程传送阵可建,但不能由秦家独占!”

    秦家,“阵石可是我秦家的,传送阵只能由我秦家管理。”

    中间派的阮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让秦家来建传送阵,试问让哪家建?传送阵里的血融阵去除不掉,不是秦家也得是另一家。”

    司家,“血融阵也不是去除不掉,只是需要些时日。”

    秦家同阵营的齐家,“那是多少时日?你们司家的阵法传承是厉害,可上古时代的先辈都没能解决的,你们只需些时日就能解决?”

    中间派的陆家,“血融阵是一个,还有阵石的事亟待解决,就算去除了血融阵,没有新的银曜石,跟不去也没什么区别。”

    秦家,“我秦家收集了千年,才集够六座传送阵的阵石。”

    南宫家阵营的金家,“阵石这事啊,……”

    ……

    南宫明月等各世家议论的差不多了,了件让大殿变得安静的事,“阵石的事,有些眉目了,并非只有孤颛家遗留下的那些。”

    大殿里静了一会,陆家的老祖问道,“南宫家可是确认?”

    南宫明月道,“确认的事,要等上一段时间,时间不会太长。我们南宫家可以保证,不会在阵石上打上南宫家的血脉印记。”

    南宫家的老祖微微颌首,证实了南宫明月的法。

    显然跟司家的老祖也通过气了,司家老祖道,“南宫家若得阵石,必不会打上血脉印记。”

    南宫家不会在这种事上信口开河,秦家人也信了七成,可他们哪里肯认?若是南宫家真有了阵石,那他们秦家在建造远程传送阵一事,哪还有主动权了?

    秦家老祖沉脸道,“有便有,没有便没有,哪里还需要确认。”

    阮家老祖疑问地看向南宫明月,“世侄可有实物?”

    南宫明月手微动,一块银曜石落在了就近的玉案上。

    陆家老祖挥手招到跟前,细看后,道,“的确是银曜石,尚没炼制成阵石。”

    银曜石很易认,殿内的各修士神识一扫都认了个清。

    各世家就是因为听到了这个风声,才会聚到了行律殿来的。单凭一个在仙京城内打斗的事件,因涉及到南宫家秦家以及车侯家的元婴真君,最多是行律殿的四位殿主到齐,不会有现在这个场面出现。

    阮家老祖道,“若如此,由秦家来建造传送阵的事暂时搁议。”

    司家、南宫家、陆家老祖都有此意。

    其他没有老祖到场的各世家,南宫阵营及中立派都赞成搁置,秦家阵营的有动摇的,有反对的,但中立派站到了对方阵营去,秦家显得势弱。

    秦家老祖脸更沉,一甩手,走了。

    南宫明月心中舒畅。

    他好不容易从秦家弄来了记载有远程传送阵的雕简,并把秦家的谋划揭了出来,但最多是让秦家无法独占远程传送阵,传送阵的控制权还是掌握在秦家手里的。

    一旦远程传送阵建造成功,给各世家带的便利不是一星半点,就是经营灵舟的程家也赞成建造远程传送阵。

    秦家建造远程传送阵的日程不仅没有耽误,还给提前的,这段时间不同阵营各世家争论的焦点,多在分得利益上了,而不是暂缓建造上。

    他得到雕简内的原始阵图后,共享给了阵法最强的司家,司家先祖对血融阵、对如何从远程传送中剥离出血融阵来早有研究,只是司家得到的远程传送阵阵图不完整,无法得以实践。

    有了原始阵图,剥离出血融阵就是个时间问题。

    唯一的阻碍是阵石。

    阵石的事解决了,谁还愿意让秦家独控传送阵?

    其他四位老祖为的就是这块银曜石来的,亲眼见过了,相继离去,辈间打斗不打斗的事,是行律殿的职责,他们就不参与了。

    有几位世家的元婴真君跟五位老祖的目的一样,只为亲眼见到银曜石而来,对涉及南宫家、司家、秦家和车侯家四个世家的这个争端没兴趣,随后也走了。

    行律殿里的人走了一半,殿内作主的人换成了四位殿主。

    秦家人窝火的很,半个时辰前秦家在远程传送阵一事上还占据主动,谁知事态急转直下,秦家一千多年的谋划彻底成空,所做的一切都付之了东流。

    他们恨不得吃了南宫明月和林千蓝。

    南宫明月这块骨头太硬,可不是还有林千蓝么?

    秦方仁斜着眼瞄了下林千蓝,对陆厚道,“陆殿主,此事明了,祸首就是林千蓝,按仙京城的规矩,该废了她的修为!”

    这下恨大了,直接杀了不解恨,要废她修为慢慢折磨死了。

    林千蓝无所谓,没有刚才的事,秦家也没打算放过她,多恨她一层少恨她一恨,结果是一样的,都是想杀了她出气。

    腾二传音道,“老大!这个秦方仁反正要死,那个车侯尚仪也想杀你,我们给车侯尚仪也弄个噬毒珠吧?”

    林千蓝也很想让车侯尚仪死,但腾二的方法不怎么可行,“这会不行,容易被人发现,等有机会再动手。不过,要是都中毒死了,会招人怀疑,得想个别的方法。”

    一人一蛇传音,讨论怎么先下手杀了车侯尚仪,车侯尚仪那边也是这样想林千蓝的。

    在猜到林千蓝是林洛冰的女儿后,车侯尚仪比秦家人更想让林千蓝慢慢死,正等推波助澜,却是看到了殿外有一人正往殿内走,话卡在嘴边没出口。

    “华烨!”车侯尚仪不由得站了起来,一闪到就到了殿外。

    这么多年了,她没能见到司华烨一面,让她相思成瘾。

    原以为司华烨还如以前一样不理会她,没想到司华烨停下了,还破天荒地向她看过来。

    “华烨!”车侯尚仪喜不自胜。

    一道剑光划过,车侯尚仪被剑光穿胸而过,她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车侯尚仪身上防御灵品自动护主,她本能地错了下||身,躲开了要害,没被一剑刺死。

    司华烨斩的突然,没人来得及阻止。

    司华烨见车侯尚仪没死,再出剑,陆厚和秦方仁两人一闪到了殿外,皆出了手,救得了车侯尚仪一命。

    修为高,不代表不怕疼,何况司华烨同时是一名剑修,剑气顺着伤口进入她的体内后,在体内乱窜,车侯尚仪没当场疼晕过去,还是她的意志力强。

    不止是陆厚和秦方仁,殿内的其他人先先后后也都出来了。

    腾二高兴地传音,“老大,不用我们杀车侯尚仪了!老大,司华烨是在帮老大报仇!”

    秦方仁那边已给车侯尚仪喂下了疗伤的灵丹。

    “姑姑!”车侯桐薇跑了出来,扶起了车侯尚仪。

    陆厚见车侯尚仪的命保住了,松了口气,脸色不大好,“冰烨真君,此处是行律殿,你如此行事,置我这个正殿主于何地?”

    他不是在乎车侯尚仪的死活,而是因为他是当值正殿主,车侯尚仪死在这里,车侯家或许会连带着记恨上陆家,陆家不惧车侯家,可这怨能不结就不结。

    既然杀不了,司华烨皱眉嫌弃地退后了几步,才答了陆厚的话,“陆殿主,这里是殿外,棋星山可不禁止打斗。”

    棋星山是世家子弟解决争端的地方,各世家都认同这个规则。

    陆厚知道这是殿外,可这离殿内也就几步远,他问司华烨,“你因何出手?”

    车侯尚仪缓过劲来,也咬牙问司华烨,“你为何如此对我!”

    司华烨冷冷道,“你抓了我的弟子当灵奴,让你赔命已是轻的!”

    站在一旁的林千蓝自嘲地笑了下,她还真以为司华烨杀车侯尚仪是为自己出气的,合着不是,是为他的新弟子出气的。

    腾二大叫着传音,“老大,司华烨怎么能这样!洛启又不是他儿子!哦哦,我不是不该替洛启报仇,那要报也得先替老大报!”·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