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一章 替父报仇
    “是啊……也得先替我报……”林千蓝的御雷魔杖半藏在了衣袖中。

    站在一旁的司星澜揽住了林千蓝的肩头,轻声说道,“叔父定是修炼后收到的传讯符,不是因洛启的事才想杀的车侯尚仪。叔父他总是……如此。”

    司华烨怎么想的,林千蓝明白的很!她面无波澜,“我无事。”

    相对于早被揭了面慈皮的车侯尚仪,在场的人更信司华烨的话。

    车侯尚仪纠缠了司华烨几百年的那点事,在场的没有不知道的,车侯尚仪找上门,司华烨从来都是不见。

    怪不得车侯尚仪有灵奴的事弄得这么高调,前几年还带着灵奴在仙京城住了一段时间,原是想让司华烨见她,所以抓了他的弟子当灵奴。

    “啪!”南宫明月拍了下手,挤兑秦方仁道,“此事大明,秦殿主方才说祸首要废修为,秦殿主快动手废了车侯尚仪的!”

    秦方仁驳道,“哼!单凭冰烨真君一句话,怎能定真假?我可没听说冰烨真君什么时候多了个弟子。”

    因怀疑洛启与林洛冰的关系,车侯尚仪调查过洛启,一听司华烨说的话,硬挺着站了起来,甩开车侯桐薇扶她的手,往司华烨方向走了几步,不知是疼的还是气的,脸变了形,“他决不是你的弟子!你竟如此对我!”

    司华烨却不再看她,问陆厚,“行律殿什么时候开始插手私人仇怨了?”

    在司华烨对车侯尚仪说了那句话后陆厚就不想管了,往后退了退以表明立场,“行律殿不会插手私人仇怨。”

    另一个中立的阮殿主跟他一起退回到殿内。

    大世家之所以屹立数千年、万年不倒,就是因为对族中子弟从不温养,有本事结怨,就要有本事自己了结。

    行律殿的职责是维护仙京城内的秩序,管不到私人恩怨上去。

    有司华烨的话在这放着,车侯尚仪死了,车侯家要报仇也是找司华烨或者司家,挨不着行律殿什么事。

    阮家和陆家的人,包括另几个世家的,跟陆厚共了进退,基本都退到了殿内。

    退到殿内是因为外面没多少地方退。行律殿所在的地方是个独峰的峰头,峰顶本就没大地方,一半都被行律殿的大殿占去,殿前那点地方,说实话,都不够打的,哪还有观战的地方?

    这一退,留在殿外的真没多少人了,连司华煊都退回了殿门前,怕是司华烨跟司华煊暗中交流了什么。

    司华烨周边就空了出来。

    “咔!”声势不大却震入人心!

    伴随着声响是一道蓝紫色的雷光!

    数米长的雷刃斩在了车侯尚仪的身上,车侯尚仪怎么说也是个元婴真君,一幢红色罗幛护在了周身,挡下了雷刃。

    哪个大世家的元婴真君都有几样拿得出手的宝物,这件赤罗幛就是一件有名的上品防御灵器,单纯地从防御能力上来论,不下于一件普通的灵宝!

    “嘭!”

    还没等人看清,又一个蓝紫色雷球闪现,落在红色罗幛上,跟上一道雷刃一样被红色罗幛挡住,却没跟雷刃一样消失,而是炸裂开来!

    炸裂声依然不是很响亮,却是让人的心跟着“咚!”的一跳!

    红色罗幛被炸成了几半,红色罗幛里的车侯尚仪当即口中鲜血喷溅!

    更让不少人心一震的,是林千蓝在赤罗幛炸开时说的一句话,“呸!丑女人,敢肖想我父亲,抓我师兄!我要你偿命!”

    雷刃太过出其不意,不少人都没看到发生了什么,主要是林千蓝一个金丹初期,在这里不太够看,还因为众人的关注点都在司华烨那边,没人注意到林千蓝。

    更不没人想到林千蓝一个小小的金丹,敢当着众多元婴真君的面,对一位元婴真君出手。

    等车侯尚仪的赤罗幛挡下了雷刃,神识一扫,才都看到是个什么情况。

    林千蓝不知何时到了车侯尚仪的旁边,手持着一个木杖,木杖一动,一个蓝紫色的雷球就落到车侯尚仪的赤罗幛上。

    待听到林千蓝的话,吃惊之余,都琢磨出味来:林千蓝是司华烨的女儿!

    司华烨的女儿,姓林!事情太明了,车侯尚仪为什么宁愿不守仙京城的规矩,也要在城内对林千蓝出手,原因找到了,因为林千蓝是云洛真君的女儿!

    秦方仁看到赤罗挡下了雷刃时,还没想着出手,车侯尚仪即便受伤了,也不是一个小小的金丹初期能捡便宜的。

    待林千蓝的雷球发出后,他直觉不好,背上的刀随心动,迅速出了鞘!

    却被一个铁木盾挡下,南宫明月嘻笑道,“秦方仁,不是说好了你跟我打一场的吗,来来,现在就打!”

    “南宫明月!”秦方仁不是个能忍的脾气,跟南宫明月交上了手。

    在这当口雷球炸裂,车侯尚仪伤上加伤。

    然后秦方仁听到了林千蓝的那句话,他也明白为什么南宫明月会护着林千蓝了,因为林千蓝是司华烨的女儿!

    好个司家!

    秦光可是最恨林千蓝的,他视秦姝为亲女,因为林千蓝,秦姝在秦家的处境很不好,他哪能不替秦姝出气?

    见南宫明月无暇顾及,听到林千蓝的话,他只愣了下,对另两位秦家的金丹修士一使眼色,三人齐齐朝林千蓝围去。

    林千蓝在出手之前只跟司星澜传音说了声“我有把握”,在她的雷刃斩向车侯尚仪时,司星澜才明白林千蓝所说把握,是指杀了车侯尚仪。

    林千蓝没有隐瞒他腾二的实力,有了林千蓝的这句话,司星澜才没有上前帮忙,只是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秦光三人一动,他随之而动,南宫泠仅比司星澜慢了一半步,两人拦下了秦光三个。

    “林千蓝!”车侯尚仪的防御法宝不会只有一件,一件六面甲盾护在了周身。

    听到林千蓝亲口承认司华烨是她的父亲,车侯尚仪对林洛冰和司华烨所有的恨都集中了林千蓝的身上了。

    林千蓝又啐车侯尚仪一口,“呸!我要替我父亲杀了你!”

    她多好!司华烨不替她报仇,她替司华烨报!今天车侯尚仪她是杀定了!

    司华烨怕是没想杀死车侯尚仪吧?不然怎么没一剑弄死!呵呵,他不杀,她替他杀!

    就看车侯家有没有胆找司家报仇了!

    秦家想杀她?她可是司华烨的女儿,至于秦家会不会把雕简的事算到司家头上,算到司华烨的头上,她乐见其成!

    “林千蓝!!”车侯尚仪一开口血就涌到了喉咙,她真要气疯了,眼里的红意绽开,蛇形剑掷出,化成一道巨蟒虚影朝着林千蓝咬去。

    巨蟒在离林千蓝的五六米的地方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拦了下来,却是腾二的风障。

    其他的人,没想参与进去的,原就在陆厚退回殿内时向外退去,等看到是林千蓝对车侯尚仪动手,更是退出老远,有的飞到了空中。

    原本以为看到的是司华烨跟车侯尚仪的对战,没想到等来的是司华烨女儿跟车侯尚仪的对战,一转眼还成了多人的混战。

    唯有一人,没有走,也没有跟人交战,便是司华烨。

    他本想在陆厚退回行律殿后对车侯尚仪出手,却是林千蓝快了一步,听到林千蓝那句话,他垂下了眼帘,没让自己内心情绪表露出来。

    尽管车侯尚仪被司华烨刺的那剑伤的不轻,但毕竟是位元婴修士,有众多法宝,林千蓝一点都不敢大意,倾尽了全力。

    一个接一个的雷球在车侯尚仪周身炸裂,一个雷球就毁一件灵器。

    “嘭!”又一件法宝被毁!

    数不清车侯尚仪吐了几口血,身上的白衣袍沾了斑斑血迹。

    “住手!”

    林千蓝没去理会是谁在喊,又是喊谁住手,腾二跟她的配合非常默契,趁车侯尚仪的防御法宝毁损的当口,腾二收缩了风障,林千蓝的三道雷刃跟上,车侯尚仪被斩了个正着!

    两人交手的地方就在山峰边缘,腾二的风障撤去,车侯尚仪往峰下倒去!

    腾二一闪不见。

    车侯尚仪的元婴想瞬移,可腾二跟下来为的就是她的元婴,哪能让她逃了?一尾巴打落。元婴初期修士的元婴都很脆弱,腾二这一尾巴,元婴不再有生气。

    而腾二趁机吞了车侯尚仪从元婴逸出的神魂。

    车侯尚仪死了!

    观战的人没猜到开头,也没猜到结局。

    林千蓝还是金丹初期吗?

    她的那个木杖是什么法宝?怎么这么厉害!

    还有她的魂宠,怕是有肉身的泾水灵蛇都没这么强吧?

    喊住手的人是司华煊。

    见林千蓝没听他的,他想出手相救的时候,已是晚了。

    司家不想跟车侯家结仇,也得结了。跟其他人想的一样,他也是没想到林千蓝能杀得了车侯尚仪。

    但也不会让车侯尚仪把林千蓝杀了就是,所以他跟其他人一样,在一旁旁观,没有插手。而且之前司华烨之前给他传音说了,不让他插手,他才会退到行律殿门前。

    “主子!”是车侯尚仪的两位侍君,从峰下赶了上来。

    他们不是大世家的血脉,没资格进入行律殿内,等在了峰下。见车侯尚仪被司华烨刺了一剑,车侯桐薇马上给两人传了讯。

    两人上来正看到车侯尚仪落到峰下时,水意不由得喊了一声。

    他们不仅是车侯尚仪的侍君,还是车侯尚仪的侍卫,车侯尚仪死了,怕是车侯家不会放过他们。

    两人随即对林千蓝出了手。

    两人没能近到林千蓝身前,被人拦下,几合之后,追随他们的主子去了。

    拦下两人的是司华烨和司华煊。

    车侯尚仪死了,林千蓝这边是不打了,可还有两拨人呢。

    “秦方仁,我看我们也不要打了吧?”南宫明月依然是那副笑模样。

    还打什么打?秦方仁凶狠地盯着南宫明月,喊了声,“秦光,都住手!”

    ※※※※

    行律殿前发生的事,很快传遍了仙京城的所有世家那里,都知道了司华烨找到了女儿,他女儿林千蓝杀了车侯尚仪。

    没亲眼见到的,都不怎么相信林千蓝一个金丹初期会杀了车侯尚仪。

    车侯尚仪可不是吃灵丹堆上来的元婴,而是实打实的元婴真君,要不是她沉迷于司华烨,心境跟不上,早就进阶到元婴中期了。

    车侯尚仪的法宝也多,怎么就连元婴都没能逃脱呢?

    而且,司华烨除了一开始刺了车侯尚仪一剑外,并没有出手帮忙,是林千蓝跟她的灵兽一起杀的。

    他们最关心的是,林千蓝手里的木杖是什么法宝?

    虽然旧九洲发生的事,传到苍穹九洲来有滞后效应,而且不是什么事都能传来的,跟道修的普通修士并不关心在魔修地域发生的事一样,苍穹九洲的普通修士对在旧九洲发生的事也不怎么关心。

    非得是有影响的大事才行。

    而林千蓝的御雷魔杖出世的事,正属有影响的大事一列,再加上有心人的查询,林千蓝的出身很快就被各世家知道了。

    御雷魔杖!竟是能抵御雷劫的御雷魔杖!

    有人之前听说过御雷魔杖,但都以为御雷魔杖是一件雷属性的防御法宝,专为渡劫所用,没想到还是件攻击性法宝。

    司家这是捡了个大便宜!

    此时的林千蓝,正在自己的房间里,跟南宫明月进行着又一轮的讨价还价。

    在行律殿时,南宫明月手上的银曜石是她给他的,在秦光和秦方仁都要杀她之后,她就做出了这个决定。

    秦家人对她睚眦必报?那她就釜底抽薪,让他们千年的谋划落空!

    在去行律殿的路上,南宫明月把消息放了出去,便有了不少大世家的人,以及五位老祖亲自到场的事。

    当时她让南宫明月答应,不把银曜石来源于她的事透露给任何人,包括司华烨。

    南宫明月给了林千蓝一个玉简,“给你,我说林丫头,为什么不把这事告诉司家?你真不想回归司家?“

    林千蓝接过玉简,说道,”回归?司家这回没气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