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 姜太公潜质
    南宫明月两根手指捻了块点心闻了闻,“司家怎么可能会生气,外面有多少世家都在羡慕司家呢。要是司家那个老精明没闭关,早派一队鹤车把你接到司家去了。”

    林千蓝听听就算了,“我自由惯了,不喜欢世家的那些规矩,也没有占司家便宜的念头。”进龙地洞天的情,她只承司星澜的,而不是司家。

    “你不要轻看了自己,不说你的御雷魔杖,就这银曜石的事,就是司家占你的便宜了。嗯,现在是我们南宫家跟着占了便宜。”

    “正好。我也不想让司家占我的便宜。”娘亲当年不想跟司华烨有名义上的牵扯,也是不想跟司家有名义上的牵扯,娘亲为什么会这么做,总是有原因的。

    除了陌生外,林千蓝对司家没什么特别的好恶感,那就跟娘亲一样,不与司家走的过于近好了。

    她可是时时记得她是个修士,想飞升的那种,不是太认同大世家的某些观念,比如为了家族利益应当牺牲小我利益,为了家族的延续多生育后代之类的。

    银曜石的事,虽是她在当时的情形下没多想就做下的决定,事后想想,她这个决定是对的。

    南宫明月说过,远程传送阵是一定会建造的,现有的银曜石掌控在秦家手里,不管怎么制约,用浸染了秦家血脉的银曜石建造出的远程传送阵,都只能由秦家来掌管。

    以后秦家会不会成为另一个孤颛家谁都说不清,孤颛家也是在运营了远程传送阵数千年后才成为了云琅界第一世家的。

    林千蓝是不愿看到秦家壮大的。

    她在炼制出银曜石的时候,只想自己试着布下空间阵法,没想着把银曜石流传出去。远程传送阵建不建,谁建,跟她没多大的关系。

    这是基于她不知道秦家的人想杀她的背景下的想法。

    在得知秦家不想跟南宫家撕个你死我活,却是把丢失雕简帐算到了她的头上,想杀她出气,那她怎么也不能看着秦家变得更强!

    南宫明月手里的点心入口,“唔,唔,这个好吃。林丫头,拿一坛灵蜜酒出来,配这个……噢,绿蕉红美人正好。”

    与她这个起名废相对,在林千蓝心目中已从明偃真君下降为南宫明月的南宫明月,给什么起名字,那是张口就来,还个个起的是那么回事。

    林千蓝做点心,是个只讲味道好不好吃,不讲样子好不好看的,南宫明月吃的这种点心有红有绿,绿的在下方,做成了方块状,托着上方红色的红樱果的果肉,再普通不过,被南宫明月这一起名,立刻雅了几分。

    “没了。”林千蓝舍不得给。

    灵蜜酒里加入了小妖放养的碧玺灵蜂酿出的碧灵浆,味道甘甜,内含的灵力温和。

    只是这样,也不会让喝了不知多少灵浆琼液的南宫明月惦记着。

    在酿制灵酒的过程中,凡是需要提炼的,都是在混沌宝鼎中进行提炼的。

    林千蓝原本是抱着试试看的目的,结果混沌宝鼎没让她失望,灵酒的品质提高的同时,还产生出了一种特殊的香味,灵力也变得温和,让人尝而不忘。

    她前几天把最后一批碧灵浆用光了,酿成的灵蜜酒自然不舍得拿出来了。

    她拿出一小坛其他的灵酒来,“只有这种。”虽说是普通的灵果酿的,但也是在混沌宝鼎里过了一遍的,味道比普通的灵酒要好。

    南宫明月倒是好打发,揭开封印闻了下,“不错。跟泠小子酿的灵酒就是不一样。”

    听出南宫明月意有所指,林千蓝模糊道,“谁酿的灵酒都不会一样。我可不比不得南宫泠有经验,也就会酿四五种。”

    南宫明月笑得有些猥琐,“林丫头,既然你喜欢泠小子会酿酒,什么时候把泠小子领走啊?”

    林千蓝真不喜欢这个玩笑,缜脸道,“为何?”她不相信南宫明月仅仅是开玩笑。

    “你是死花子的女儿,泠小子叫我叔祖,你要是跟泠小子在一起了,那死花子要叫我一声伯父了!”南宫明月越说越高兴,“哈哈!死花子不想叫也不成,反正按辈份他就得叫我伯父!到时候看死花子那脸得拉长成什么样,哈哈……”

    看南宫明月自我脑补着画面笑得手舞足蹈,林千蓝为南宫泠默哀,摊上这样一个叔祖也是命里一劫。

    等南宫明月笑得差不多了,林千蓝说道,“还跟我娘亲有关?”

    南宫明月啧了一声,“你这脑子转的也快。那事吧,是我当初想多了。”摆手道,“不提了,不提了。”

    林千蓝再追问也不说了。

    南宫明月叹了声,“那天死花子去晚了,是因为他在修炼,等修炼出来看到传讯符马上赶去了行律殿。死花子就是个口不对心的,他刺车侯尚仪那一剑,嘴上说着是为了洛启,其实不尽然。”

    南宫明月这挚友当的太尽职,每次一见面,总要在她跟前为司华烨说上几句好话。

    可司华烨是怎么想的,林千蓝很清楚,“对,他是口不对心。他刺车侯尚仪一剑,说是为了车侯尚仪抓洛启做灵奴,实际是为的是我娘亲。

    车侯尚仪是因为洛启长得像我娘亲才抓的他,折磨污辱他也是因为这个。司华烨容不得车侯尚仪做的这事,当洛启我娘亲的替身侮辱等于侮辱我娘亲,所以才会刺她一剑。”

    “你这个丫头……”南宫明月摇了摇头,“什么都知道,怎么就不想认死花子呢?”

    林千蓝的唇边微微起了点讽刺,又很快消失,“或许人说冰烨真君对云洛真君痴心一片是真的,可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是他跟我娘亲之间的事,我不会因为他痴情于我娘亲,就对他感恩戴德。

    他对我是什么样的,我回他是什么样,他拿我当路人,我只当他是过客。明偃伯父放心,只要他不惹着我,我决不会主动找事。”

    “既然林丫头说得这么明白了,这事……”南宫明月猛一挥手,“我也不管了!到时看死花子会不会后悔!”

    后悔?司华烨活了几百年了,能修炼到元婴中期,其中怎能没心境的打磨历练,不成精也差不远,他的所作所为都不会是一时冲动下做出的。

    加上他因执意要做林洛冰的侍君而落下的执拗性子的名声,他会后悔?

    “我想他现在都后悔了吧,后悔没阻止我住在冰庐,结果给司家带来多大的麻烦啊,这一下子惹了秦家和车侯家两个世家。不过,我可是为了他这个父亲报仇啊。”

    “嗬!嗬!坑司家你就这么高兴?”南宫明月斜眼瞧着林千蓝快意的样子,“你那点心思谁看不出来?不过你不用担心,车侯家还没那个胆,敢公然找司家的麻烦。”

    车侯家在一流世家中属中溜,这也是为什么其他世家的人去行律殿时,至少会是一位元婴带两位金丹修士,而车侯家只去了车侯尚仪一个元婴的原因。车侯家在仙京城内的人手少,仓促间找不来另一个闲着的金丹修士。

    林千蓝嘴角忍不住地弯,“看出来又怎样?我说的都是事实。司华烨难道不是我血缘上的生父?”

    她哪里担心车侯家找司家的麻烦?她担心的是车侯家不找司华烨的麻烦。仙京城没有车侯家的老祖镇场,所以不敢妄动,对于车侯尚仪的死,车侯家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她静待事态发展就是。

    本来就是,车侯尚仪恨上她的娘亲,起因就是司华烨,要真是痴爱她娘亲,早在车侯尚仪第一次找娘亲的麻烦时就该杀了她,还能留她活到现在?

    南宫明月笑了起来,“你这点倒是像你娘亲,她从来都是谁给她气受,她一定会给人气回去。当年车侯尚仪在人前一直是个娴静温柔的仙子形象,是洛冰设计揭了她的温柔皮。”

    腾二吞了车侯尚仪的神魂,林千蓝听腾二说的时候很是解气,“车侯尚仪找我娘亲那么多次麻烦,我娘亲为什么没杀她?”

    “洛冰说她好不容易遇到车侯尚仪这样一个恶毒又有心计的人,留着逗趣多有意思。”

    “噗!我娘亲是觉着让车侯尚仪对司华烨求而不得、恨我娘亲也只能恨着的活着,比让她死更解气。”

    “正是正是。”南宫明月抚掌道,“所以洛冰很对我的脾气。车侯尚仪早就是元婴修士了,可在这一百多年里,修为不仅没涨,心境还出了问题,近些年总在闭关。”

    南宫明月又说了些林洛冰往事,林千蓝听得津津有味。娘亲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又丰富了许多。

    可也心中遗憾,若是她娘亲还活着,该多好!但对于娘亲的死,该思该想的都思过了想过了,心中并不纠结。

    ※※※※

    等南宫明月走了后,林千蓝才查看起从南宫明月那里得来的玉简来。

    玉简里是有关阵法的资料,其中有林千蓝最想得到的血融阵以及空间阵法的内容,是南宫明月从司家得来的。

    这是林千蓝用银曜石跟南宫明月所做的交换之一。

    司家以阵法见长,每隔几百年,总能出来一个阵法大宗师,把司家的阵法一项发扬光大。

    空间阵法属最晦涩难学的,一般的阵法宗师能知其然已经难得了,很少有人知其所以然。

    有关空间阵法的资料非常少,坊市里很难买到相关的玉简,就是买到了,也只是浅显的记上几笔,没有更为深入的东西。

    司家历代的阵法大宗师里,就有深谙空间阵法的。

    林千蓝不想到司家认祖,又想得到这些资料,正好借着银曜石的事,让南宫明月帮她弄来。

    大致的浏览了一番,有的内容看一眼就让她茅塞顿开,有的让她越看越是一头雾水,需要慢慢地研磨。

    退出神识,收起了玉简。

    腾二和小墨两个不知道跑哪里玩去了,最有可能是找洛启玩去了,洛启拜师前跟拜师后一个样,对她的态度没发生变化。

    小墨的心思最为灵慧,它能跟腾二一起去找洛启,很能说明问题。

    看外面,阳光灿烂的,林千蓝在房间里坐不住了,倚在两个榭阁间的廊桥上继续钓起鱼来。

    廊桥上的美人靠椅是新添置的,司星澜见她喜欢坐在廊桥上,就着人做了四个美人靠,分别放置在两个廊桥上。

    没钓一会,有人叩动院外的禁制,是钟管家。

    林千蓝掐诀打开禁制,问道,“何事?”

    钟管家施礼道,“有位叫颜十四的仙子来拜见少主人。”

    颜十四?她来做什么?颜十四跟她一向是八字不合的关系,特地找上她的门的事还真新鲜。

    林千蓝道,“有劳钟管家了,带颜十四进来吧。”原本这类传话的事该钟管家手下的仆从做的,可为她传话的都是钟管家。

    司星澜没说,她也能猜出是司星澜吩咐下去让钟管家亲力亲为的。

    司星澜这是要往二十四孝好哥哥的路上奔啊!林千蓝心里暖洋洋的。

    “是,少主了。”

    不多大会,钟管家引着一身红身的颜十四进来了。

    颜十四还是那副高昂着头的傲气走姿。

    进来后,颜十四四下打量着院子,因一直高昂着头,显得脖子都长了一截。

    她打量着上了廊桥,又看了眼下方的溪水。

    林千蓝倚地美人靠上没动地,一手握着钓竿的手柄,让垂下去的鱼钩换了个地方。

    看着给院子增添了些喜庆色彩的颜十四,林千蓝突然觉着自己有做姜太公的潜质,钓了两次鱼,上次刚钓一会南宫明月来了,这次是颜十四来了。

    选好钓竿位置,林千蓝懒散地伸开手臂,随意地搭在廊桥栏杆上,“颜十四,你来不会是想看看我住得怎么样的吧?”

    颜十四看她还是一惯挑剔的眼光,“你怎么不问萧尧怎么样了?”

    林千蓝点头,“萧尧怎么样了?”

    颜十四有想跺脚的嫌疑,“他闭关了!”

    “哦闭关了。”

    颜十四的一只脚挪了挪,还是想跺脚,“你都不问问他为什么闭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