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四章 这生意,做得
    “林仙子的道号是?”

    说话的是个着一身华贵的暗红衣袍的男子,男子容貌纤丽,面相在二十岁左右。

    他便是是斗舟阁的阁主,程均南。

    因是**型结丹,林千蓝在结丹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考虑道号的问题,后来想起来,嫌麻烦,没有另起道号,拱了下手,说道,“道号千蓝。程阁主若是有事,还请直说。”

    眼前这位看似纤弱无害的男子,可是位元婴真君,虽然从进来后,程均南对她都是客客气气的,她不会真以为自己是棵了不得的葱了。

    而且,程均南是程家人。

    此时她所在的地方是斗舟阁顶层的房间内。

    斗舟阁本身是个大型的灵舟,舟内的布局跟一般的灵舟不大相同,中间是挑空的,一株铁褐色的妖植几乎占满了整个挑空的空间。

    妖植的树根盘在表皮嶙峋的粗壮树干上,树系四散,铁红色的叶子是从树根的间隙中伸出来的,成了点缀。

    是一株树龄不小的铁疆木。

    斗舟阁被铁疆木分隔成了两部分,靠着大门的那部分是售卖灵舟及其他飞行法宝的区域,分为三层。

    靠里的区域有禁制隔开,不对外。

    林千蓝和颜十四,是跟着带路的管事从售卖法宝区域的第三层绕到后面这个房间里来的,见到了斗舟阁的阁主。

    她不奇怪斗舟阁的阁主认出她来,她来斗舟阁乘坐的是冰庐的扎眼兽车,上面有冰庐的标志,加上冰庐里的金丹女修只有她一个,她的身份不难判断。

    颜十四表现出了一个优秀跟班该有的模样,站在林千蓝的身后,林千蓝没发话她就一言不发,警觉地关注着周围的一切。

    程均南不是坐着的,而是站在雕花的窗前,窗外是那株铁疆木,窗子是空的,一条铁疆木的根须伸进了窗内。

    林千蓝盯着那根手腕粗细的铁疆木根须,总有种下一秒这根根须就会缠上程均南纤长的腰身的错觉。

    程均南显然没有这个担心,他背对着窗子站着,听到林千蓝的话,笑道,“是有一事想请千蓝道友相助。介时无论千蓝道友出没出手,我都将以那艘灵舟做为酬劳。”

    林千蓝在斗舟阁挑选了一会灵舟了,看上了一艘外形跟她的太皓梭略有似的小型灵舟,灵舟不大,但用的都是上好的材料,属上品灵器,价格自然不菲,林千蓝在犹豫间,管事过来说阁主有请。

    程均南所说的应是那艘灵舟。

    能白得一艘灵舟,林千蓝不能不动心,可天下真没有白来的东西,也得看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林千蓝道,“请程阁主明说。”

    程均南侧转了身子,用手抚摸了下伸进窗内的铁疆木的根须,根须扭动了下,似在回应他,“是它要渡劫,因没有十分的把握,我一直用阵法为它压制着,没让它应劫。我想请千蓝道友助它一臂之力,让它能安然渡过。”

    原来是桩助人渡劫的生意啊,这生意,做得。

    林千蓝在御雷魔杖的消息被散布出去后,就预料到了会有这种事发生,只是没想到她做的第一笔交易是为一个妖植护法。

    妖修中妖植妖修较少,不怕火不怕雷的妖植是极少数,绝大多数的妖植本体都抗不过天雷,铁疆木不属于极少数一列,程均南的担忧不是无的放矢。

    “老大!这是白给的啊老大,老大就不用卖那些灵草了!”腾二传音道,“哦哦,是一株生了灵智的变异铁疆木。”

    林千蓝也不太想卖,现在用不着,说不定哪天用得着了,就跟她需要服用太乙丹一样,“可以。但我只保证它不会灰飞烟灭,不保证它能渡劫成功。而且我希望没有其他人旁观。”

    她不打算把御雷魔杖一出劫云退走的事宣扬出去,众人都知道她杀车侯尚仪用的是御雷魔杖,以为只是御雷魔杖厉害。

    可若是发现劫雷会怕她的御雷魔杖,高阶的人修怀不怀疑尚在两可中,但有传承的妖修一定会怀疑她的雷属性法术有问题。

    所以她只准备在最后一重雷,或渡劫人将要濒死的时候出手,到时劫云没了,可以归结于渡劫失败劫云自散,而不是怀疑她的御雷魔杖有什么蹊跷。

    不让人旁观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程均南略有失望,但沉吟了下还是同意了。对于观劫的事,他本就想找个无人的区域再让铁疆木应劫。

    两人又讨论了些具体的事项,商定了渡劫的大致日期。因铁疆木早有应劫的迹象,是被程均南用阵法压制住了,所以应劫日期较好掌握。

    林千蓝算了算,她最近一段时间都不会闭关,对日期安排没什么异议。

    了却一桩挂心事,程均南神情明快许多,看了眼站在林千蓝身后的颜十四,“这位颜道友是萧家的那位?”

    颜十四没有完全收敛起气息,八阶妖兽相当于元婴期修士,颜十四的气息比程均南的还要强些,进来时,程均南跟颜十四见了礼。

    见颜十四站到林千蓝身后没有跟他说话的意思,程均南便只与林千蓝交谈,没有再相问。

    程均南这样问,是在告诉她们,他知道了颜十四是谁。

    颜十四不带客气的,“是我。有什么事?”以她的实力,她这样说话没什么不妥。

    程均南道,“有个消息与颜道友和萧家的萧尧有关。”

    不会是颜十四切了萧厉的事,这事不值得程均南提,林千蓝想了下,问道,“是萧尧与弘桓真君做了什么交易?”

    从萧尧能让弘桓真君为她说话,林千蓝就猜到萧尧跟弘桓真君做了什么交易,大概有契约的制约,颜十四没有跟她透露什么,全凭她的猜测。

    “此事只为消息的一部分……”

    ※※※※

    除了萧家的事外,程均南还随便提了几句,说是车侯家的老祖已来了仙京城,去了司家,跟司家的一位老祖见面说了什么,没有任何风声传出来,只有人见到车侯家老祖出了司家后,脸色平静。

    现在车侯家老祖没有回去,住在车侯家仙京城的宅子里,没传出要为车侯尚仪报仇的只言片语。

    车侯家老祖来仙京的事,林千蓝听司星澜说了。车侯家这位老祖并不是车侯家主家的人,而是瀛洲西部一个分家的老祖。

    林千蓝跟车侯尚仪两人有仇怨在先,她光明正大的杀了车侯尚仪,按各大世家间的规矩,车侯家不能以家族名义为车侯尚仪报仇。

    而且车侯尚仪一个元婴死在一个金丹手里,死了也是丢了车侯家的脸,车侯家敢公开寻林千蓝的麻烦,脸丢的更多。

    从这方面论,林千蓝觉着大世家间的行事理念规矩等,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南宫明月杀了不少大世家的子弟,还是活得有滋有味的,凭的就是这条规矩——私人仇私人了。

    出了斗舟阁,林千蓝没有回冰庐,而是在琴月坊市逛了逛。

    据程均南说,萧家这会已经开始要自顾不暇了。

    言外之意,只要颜十四不出仙京城,萧家那几位元婴真君没人敢、也没有空来为难颜十四。

    颜十四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仙京城闲逛了。

    林千蓝逛的很有派头,左有腾二挂在手臂上,前有小墨飞着领路,右后侧是颜十四跟着。

    小墨最喜欢逛小摊,因为小摊上总是有许多奇奇怪怪的石头,有些是卖家都不认得的,有存着万一是个宝物的心思的卖家,会标个高价放在一边。

    大多数都是混在杂物堆里,几块灵石任选,因为在修真界,好看的东西不一定值钱,比如凡人界价值连城的羊脂玉,在这里最多值一个灵石。

    修真界的玉都是蕴含灵气的,玉的价值级别是以所含灵力的浓淡来划分的。

    要是一个金丹真人在其他地方逛地摊,会很引人注目,而在仙京城,甚至摆地摊的都有金丹真人。

    仙京城坊市还有一处是其他城池的坊市比不了的,地摊上卖的东西不见得都是便宜货,地摊上摆卖灵器以及高品阶灵草丹药的并不鲜见。

    地摊上卖的灵器比店铺的在便宜不少,但是不是真的那么好,要考验买家的眼力和阅历了。

    腾二没忘它的捡漏职责,帮林千蓝捡了一个小漏,让已经白得了一个灵舟的林千蓝心情更好,虽然以她现在的身家,不缺这点东西,可她要的是捡漏的趣味性。

    未免不是一种休养心性的方式。

    小墨在一位金丹真人的摊子前停住了,传音给林千蓝,“我要那块石头。”

    顺着小墨的翅膀示意的方向,林千蓝看到一块圆形的乌紫乌紫的玉石。

    “这个多少灵石?”

    摆摊的金丹是个削瘦的中年人,面相还好,“不换灵石,要换一粒四品以上的解毒丹。”

    “咦?”林千蓝见这块玉石随意的摆着,以为是件普通的玉石,但四品以上的解毒丹没有低于两万块灵石的,这块玉石不会是一般的紫玉的。

    解毒丹是个笼统的名字,解毒用的灵丹不同品阶的都有,有的能解多种毒,有的只针对一种毒炼制出来的。

    林千蓝拿起乌紫的玉块,问卖玉的,“这是什么东西?”

    颜十四道,“噬金魔虫的妖丹。”

    “噬金魔虫。”林千蓝用神识往玉块上探,还是没有探察到有灵力波动,妖兽的妖丹品阶再低,都会有灵力波动,这是林千蓝没往妖丹上想的原因。

    卖玉的金丹修士点头道,“这位仙子说得对,是噬金魔虫的妖丹。”

    “是一种妖虫?”妖虫个头大的不多,林千蓝从没听说有妖虫名为魔虫的,就跟没有妖兽起个什么什么魔兽一样。这个魔虫的魔字起的非常微妙。

    她记得芷音说过混沌之气包括元气和魔气。云琅界面是没有魔气的存在的,苍穹九洲的修士被称为魔修的确冤枉的很。

    颜十四高冷脸,“噬金魔虫的妖丹除了收藏,没有用。不能炼丹,也不能用来修炼。”

    卖玉的金丹修士没有反驳颜十四的话,为林千蓝答疑道,“噬金魔虫很罕见,没人见过活着的,它名字的由来是从它肚子里结满的金沫石矿石块而来。它的妖丹不能用来炼器炼丹,到底有什么用途,还没人知晓。”

    林千蓝道,“既然这么不寻常,拿来收藏也行。”问道,“你想换的解毒丹是解什么毒的?”

    “便是不知是什么毒,才会淘换些解毒丹来试用。”卖玉的一直锁着的眉头开了些,“仙子可否让我挑选一种?”

    林千蓝四阶的解毒丹有三种,想了下,又把一种五品的解毒丹拿了出来,“若是你选这个五品丹,需再拿这块玄铁木来换。”

    她已选好要炼制什么样的本命法宝了,是从南宫家的一块玉简上得来的灵感,这块玉简上记载是云琅界从古到今最有名的法宝,其中一个名为百变,是用多种金属性的材料炼制而成的。

    她准备炼制一个用多种木属性材料炼制出一个百变来。

    玄铁木是她筛选出的原材料之一,本想着跟司星澜换点,可她那个二十四孝好哥哥的绝对不会跟她换,而会直接给,还会问够不够。

    碰巧了这个摊子上就有一块,不大,当主材炼制其他的法宝不会够,炼制百变却是够用。

    玄铁木虽珍贵,五品的解毒丹价值也不低,做不成主材的玄铁木跟五品的解毒丹相比,说不好哪个卖出的灵石更多,卖玉的修士爽快地答应了。

    他把四种解毒丹都用神识探过了,有两种他试用过,没效,在剩下的四品丹和五品丹之间摇摆不定,跟林千蓝商议后,加上一块相当的矿石把两种解毒丹各换了一粒。

    从空中御剑飞下一人,落在了离林千蓝不远的地方。

    能在仙京城御剑的只有行律殿当值的守卫,还是林千蓝认识的,琴月区域的守卫统领,秦光。

    他一眼扫过两人正在交易的物品,看是解毒丹,端不住他的正气凛然脸,目光阴沉下来,“林千蓝,解药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