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 祸水颜十四
    这秦家还真是嚣张惯了啊!真当仙京城是秦家的了。

    原本,十三个超品大世家的势力相差不太远,特别是前五大世家,几乎是不分伯仲的,这种状况是各大世家愿意看到的,可以相互制衡。

    但近百年来,不管其他世家愿不愿承认,秦家在十三个超品大世家中隐隐变成了一家独大。

    以林千蓝的性子是不想搭理秦光的,可不搭理倒显得她理亏了,她讥笑道,“秦统领的话真是好笑,没头没尾的,什么解药?我什么时候欠你解药了?”

    秦光憋着怒道,“解我叔父毒的解药!”

    林千蓝不紧不慢地收起了手里的玉瓶,“方仁真君中毒的事我倒是听说了,不过……秦统领,你叔父中毒关我何事!”

    秦方仁是五天前毒发的,是她从司星澜那里得知的,司星澜说秦方仁所中毒甚是棘手,从五脏六腑处开始消融,因秦方仁是秦家下一代族长的人选,秦家把压箱底的解毒圣品都用上了。

    结果嘛,要是解了,秦光就不会拦下她了。

    秦家为了帮秦方仁解毒还真是下了本了,四处寻找解毒的方法,此事传了开去。

    秦光从林千蓝神色中没看出什么来,心道,难道中毒的事真与林千蓝无关?

    秦方仁在毒发在之前没有一点预兆。此毒不是苍穹九洲所知的任何毒,秦家不缺高品阶的解毒灵丹和解毒宝物,但对此毒全然无效。

    秦家人怀疑此毒来自苍穹九洲之外,而林千蓝正来自旧九洲,还与秦方仁结了仇。

    秦光当街拦下林千蓝,是因为不当街拦下见不到她。

    跟秦家其他人一样,并不真的认为是林千蓝下的毒,此前说的话只为试探,看林千蓝是否会露出什么端倪,以证明秦方仁中毒的事跟司家有关。

    可他只从林千蓝神情中看出幸灾乐祸,没有看出心虚。

    要是林千蓝不幸灾乐祸,才不正常。

    不是林千蓝,但司家的嫌疑并没有排除。除了司家,还有南宫家!

    “此事我会查证,若真与你有关,别怪我不客气!”

    颜十四不耐烦道,“打不打?要打就打,不打就别挡道!”她战力再不济,秦光一个金丹中期还唬不了她。

    秦光狠狠盯了颜十四一眼,御剑走了。

    秦家还没独大到在仙京城能一掌遮天的地步,林千蓝又是司家的人,他想找个由头抓了她都不成。

    再者,秦家因远程传送阵的事,自从南宫家拿出了没炼制成阵石的银曜石后,之前各大世家因只能由秦家建造而有多忍耐秦家,之后就有多不能忍耐。

    秦家再强,也比不过各大世家联合起来的势大。

    在没能从林千蓝这里探出什么来的情形下,他什么都不能对林千蓝做。

    即便是在仙京城外遇到林千蓝,秦光也要掂量掂量,虽说车侯尚仪先是被司华烨刺了一剑,受了重伤,被林千蓝捡了个便宜。

    可林千蓝能在短短时间内,连拼命的机会都没给车侯尚仪,不是‘时运’之说能自圆的。

    不仅是他,当时在行律殿外的人都有感觉,车侯尚仪没受伤,在林千蓝的御雷魔杖下都讨不了多少好去,何况她身边还有个不下于元婴实力的魂宠!

    秦光一走,颜十四嫌弃地眼光落到了林千蓝身上,“你比我会惹事多了。”是指她惹上的不过是萧家的一个元婴真君,而林千蓝惹上的是整个秦家。

    林千蓝回敬道,“我敢惹事有敢惹的成算,我可没像你,惹那点小事就只能躲到我这里来。”

    她是惹上了秦家,尽管不是她主动惹上的。

    她惹上秦家是因为远程传送阵,而在这上面受益最大的是司家和南宫家。

    呵呵,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司家得好处,她承担秦家的怒火?

    现在她司华烨女儿的身份揭出来后,秦家的怒火大部分都转移到了司家那里。

    而在外人眼里,她与秦家结的不是私仇,司家想跟她敝清都不成,还得护她。

    林千蓝叫上小墨,继续逛。

    摆摊的金丹修士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是散修,大世家之间的事传不到他这里,他没听说过林千蓝,也不知道秦家方仁真君中了毒。

    他真心不想知道,更不想因此受到连累。在秦光来了之后,他就尽量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没做任何多余的举动。

    私人仇私人了,那是在各大世家间的规矩,散修包括小世家的人,惹上大世家的子弟,就是个死和灭门,哪管是谁占理,又是怎么惹上的?

    秦光走了,两个女修也都离开,他提着的心才放下。

    颜十四反驳不了林千蓝的话,哼了一声,跟了过去。

    林千蓝回头奇道,“你怎么还跟着我?不回去为你的主人护法去。”

    “我不跟着你跟着谁?”颜十四振振有词,“主人有那么多世家的人看着,不会有事。”

    颜十四还是一如既往的怕死啊!在琥珀界时,为了不老死在那里,主动跟人签约,还同意跟萧尧签订了主仆契约。

    “想跟着我就得听我的,嗯,正好,回去后有件事让你去做。”

    颜十四哼一声算是答应了。

    ※※※※

    回到冰庐,正遇到司星澜从司家主宅回来。

    林千蓝有几天没见到司星澜了,两人回了院子后没有回各自榭阁,而是呆在廊桥上说了会话。

    冰庐内的仆从不经传唤,并不能进到住人的院子里,所以两人说话并无顾忌。

    而颜十四,负责烤肉炖鱼汤。

    别说,颜十四的厨艺真不错,最起码比没了杨英泽的调味料、做出的烤肉只能算能下口的林千蓝的强不少。

    颜十四十二分的不乐意,可她想呆在这里就得干活。

    林千蓝不知道的是,颜十四在来这里之前,先是躲到了仙京城外的,不成想遇到了一众不知哪世家的修士,其中有一位元婴真君,两位金丹修士,见她是一个落单的妖修,就想抓她。

    她趁其不备,施展了幻术,但其中有位金丹修士有只能破幻术的紫睛白泽兽做灵兽,幻术被识破,她全力施展了第二重幻术才得以逃脱。

    所以她又返回了仙京城,找上了林千蓝的门。林千蓝不喜她,但看在萧尧的面子,一定会留下她。

    司星澜看了眼颜十四,微微皱了下眉,“妹妹,她不会对你不利吧?”说话时并没有避着颜十四,有故意让她听到的成分。

    林千蓝笑道,“她不会。她怕死。”

    谁不怕死?她不过是不想无谓的死。颜十四心里认为自己怕死一点错没有,面上只当没听到。

    司星澜道,“萧家这回,要么不破不立,要么就此再也起不来了。”

    “是说萧家的后路?”

    司星澜愣了下,“你听说了?”

    “嗯,我今天去了斗舟阁,是听均南真君说的。”

    司星澜不奇怪,“程家跟陆家交好,知道的更早。”没问她是怎么认识程均南的。

    这位二十四孝哥哥,除了为她着想外,她不主动说的,从不会追问。这会就是。

    这让林千蓝在司星澜面前没有任何压力,涉及到她与程均面的交易条款,实是不方便说出来。

    这件事的起因,跟颜十四还有那么点关系。

    一个大世家的崛起,都是由不同的因素糅合而成的,其中有共通的,也有独有的。

    要是成长为一个一流世家,至少要历经千年以上,要成为一个超品大世家,千年太短,有的甚至要万年。

    有盛就会有衰,大世家在盛极时都会为家族留有后路。

    而清玄宗的萧家,就是萧家在三千多年前为家族留的后路。

    只是让萧家先人没想到的是,清玄宗萧家这个后路比苍穹九洲的萧家还更早的衰落。

    清玄宗的萧家是家族繁衍的后路,而让萧家能再次崛起的后路则是另一宗。

    传言说,萧家最早的发迹,是萧家的先祖得到了大机缘,有幸进入了仙遗战场,从里面得到了不少好处,此后修行一路顺畅,在短短五百年就成就了化神。

    只凭一个人修为高,家族的繁荣只是虚假的景象,此人一旦有事,整个家族会迅速被人吃的渣都不剩。

    萧家从先祖那一代起,优秀子弟倍出,此后萧家同时在世的化神老祖甚少有五位,元婴金丹不可枚举,奠定了萧家发迹基础。

    而成就这一切的,是仙遗战场。

    仙遗战场是个都听说过但谁都没亲自去过的地方。

    传说仙遗战场是仙魔进行大战的场所,里面遗留有众多死去的仙魔遗留下来的宝物,什么芥子空间、吃一粒就能让人飞升的仙丹等等,让每个听过仙遗战场传说的修士都热血沸腾。

    云琅界自有修士以来就没有远程传送阵,直到上古时期,孤颛家族突然就建造了远程传送阵出来。

    同时孤颛家的族人有一个快速修为提升的时期,此后不足一千年,让本就势大的孤颛家成了云琅界的第一家族。

    有人就揣摩孤颛家远程传送阵的阵图是哪里来的,进而想到了仙遗战场,对于明显高出云琅界阵法水平的远程传送阵,来自于仙遗战场的说法最让人信服。

    孤颛家族已消逝十万年,现今都找不到一个姓孤颛的人。

    但还有一个萧家不是?

    萧家是超品大世家,其他的大世家不会因一个传言就跟萧家对立起来。

    而且萧家后来的一位先祖也聪明,与当时还只是二三流世家的南宫家、司家、金家以及古家的先祖成为了至交,后来四家能成为超品大世家,都受到过当时已是超品大世家的萧家的助力。

    这也是为什么萧家突然败落后,四大超品世家都没有舍弃萧家,还出手相助,使得萧家不仅稳站在三流世家之列,还能保住留凤岛的原因。

    先人的荫泽泽被后人。

    南宫、司、金、古家护着萧家,其他超品大世家可不会,没有落井下石还是因为四大世家的干预。

    明的不行,有暗的。

    仙遗战场的诱惑力太大。

    但萧家自败落后,势力回缩到萧家的大本营留凤岛上,岛上都是萧家人,阵法重重,其他世家的人不硬闯,上不到岛上去。

    仙京城的地位太重要,这里有南宫家和司家在,萧家保留了下来,其他世家主要盯的,就是仙京城的萧家。

    在颜十四被萧厉下药后,萧厉一时得意,想到了他采补了颜十四后,增长了修为,就有资格进入了仙遗战场了。

    而萧尧,一旦结了丹就得跟乾阳剑解除契约。没了乾阳剑,萧尧在萧家什么都不是,他就是采补了他萧尧的灵兽,萧尧也奈何不了他。

    萧厉并非不谨慎,深知对修士而言,不是隔墙有耳,而是隔山都有耳,他只在心里想想,没有说出来。

    可他哪曾想到,陆家有位子弟,有只觉醒了谛听血脉的谛听兽,而这只谛听兽,恰好在监视着他,“听”到了他心里所想的东西,告诉了它的主人。

    陆家在获得这个消息后,在萧家有四大世家扶持的状况下,深知光凭陆家一家,是无法挟制萧家的,便告之了与之交好的阮家和程家,稍后时间,其他十家超品大世家都知道了这事。

    林千蓝扑哧笑道,“要是放到俗世,颜十四就成了戏文里的祸水了,还正好她是个狐狸精。”

    颜十四不在意祸水不祸水的,她只听到是林千蓝在嘲笑她,气得指甲伸了出来,冲着林千蓝扬了扬。

    司星澜却是冷了脸,一甩手,剑起剑落,是颜十四收的快,也是司星澜只想给她个警告,剑光从颜十四的指尖擦过。

    林千蓝冲颜十四挤了下眼,颜十四再也不敢伸爪了。

    林千蓝替颜十四说了请,“哥,她只敢比划比划,不敢真对我动手,再说她也打不过我。”

    颜十四战力低跟她的妖丹没能完全修复有关,仙京城的高阶修士太多,让她的危机感增强,所以她才急着修复妖丹,向萧尧提出了双修的提议。

    “千蓝,星澜,有好吃的都不给我传讯。”一身红衣的南宫泠走过来。

    南宫泠南宫明月来冰庐都是无需通报的待遇。

    看到南宫泠,颜十四两眼放了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